1. <i id="hvmmi"><sub id="hvmmi"></sub></i>
    <i id="hvmmi"><track id="hvmmi"></track></i>
    <b id="hvmmi"></b>
      <u id="hvmmi"></u>

      •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爱情故事

      相亲记

      时间:2012-8-6 9:01:58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997  评论:0
      内容摘要:    序:2010岁末年终、耗时持续长达两年之久的头痛与失眠,记不起在哪一天骤然而止。佛拜华驼再世、送给我阳历新年最珍贵的礼物、让我圆了上个新年许下的梦!两年来、对生活没有激情、对事业毫无干劲……就这样游离在生与活的边缘。陈年往事随着岁月麻木堆积。老...
        

        序:2010岁末年终、耗时持续长达两年之久的头痛与失眠,记不起在哪一天骤然而止。佛拜华驼再世、送给我阳历新年最珍贵的礼物、让我圆了上个新年许下的梦!两年来、对生活没有激情、对事业毫无干劲……就这样游离在生与活的边缘。陈年往事随着岁月麻木堆积。老了、如今己不能凭记忆勾起记忆!趁近段日子身心渐佳、难得忙闲,出一本全裸日记写真集,留点印记。也是为了让自己的身心在阳光下晒晒、让春风吹吹,以便来年更加健康、更加阳光、更加快乐!全裸日记写真集的名字暂且就叫他:春天里的故事
        
        ————春天里的故事
        
        电话那头、慈母嚷嚷。
        
        说是老家寨里有个姑娘、长得有点模样,哀求着我回家看看。
        
        为了却己过花甲的老母亲心中那份放不下的牵挂,也为了不再孤身一人在人海中漂来漂去,洗逝了青春年华、却依旧长不大。
        
        背上行囊,顾不上持续数日的冻雨封疆,弄了张铁道部自豪了半年的高铁票,奔弛在北回故里的路上,依旧觉得格外地慢。
        
        驶离岭南、终见雪儿飞。只是、此时的雪不如儿时舞得那等快乐、那等美!
        
        镇上芙蓉小站、午后的阳光把父亲佝偻的背影拉得老长,格外耀眼。父亲背影中还叠着一团背影。那绝不是母亲。
        
        听着风中铃儿叮当!猜想那必是对俺家生计作出巨大贡献的那头老黄牛。
        
        走出车站、我问父亲,牛儿咋来了,难不是要把他卖了,家里要不用钱紧张了?
        
        父亲连连捣着脑袋,忙说不是。说是来回的路啊早己冰冻,车儿打滑、人儿也没法行走,所以就骑着他来了,回去也得骑他。
        
        不知是感谢老父亲好,还是感谢老黄牛好。
        
        想哭,但最终没哭。本就挂着两行浊涕,不想一撮鼻涕一把泪,哭得不像个婆娘、声音又不像她们那样饱含情感,毁了自个的男儿形象。连连皆叹爱情这东西把世间凡人折腾得好苦,还拉上了俺家的老黄牛。
        
        白无暇、雪中央,老黄牛驼着我与父亲颠簸在乡间小路上、留下串串足碲、阵阵叮当。美如画、只惜雪无痕!心绪荡漾!
        
        午后、小媳。骤然想起二爷屋后有株腊梅。记得一弄梅花、是在母亲怀中,最终喜得一朵被我吃了、那是母亲摘的;二弄梅花、正逢失意迷离之年,最终是摇得雪梅共舞、泪雨纷飞;想去三弄梅花!
        
        拄着竹节、顶着蓬笠,爬到后山,奇怪梅花不再、枝还在。此时,老父亲放心不下也跟了上来。我问今年的梅花怎么这么早就谢了,山寨己经飘过几次雪了?
        
        父亲叹息道:你扶的那不是腊梅、那是李子树。你二爷去世那年冬天,腊梅就没有再绽开,第二年就着跟你二爷走了。不过,山后的那片桃花今年不知怎的,现在就开了,还引来别寨好多人观看。
        
        “真的?那可是桃花朵朵开、好运来”,得去看看、行去匆匆。把老父亲落下老远。
        
        整个小镇、孤怜怜的一株腊梅、就这样终结凄然一生。
        
        未至桃花林,此时响起了不知哪个晓晓唱的山寨《爱情买卖》:“爱情不是你想买就能买,而是要看我愿卖不愿卖;没钱你还到处欠情债,你还怪我哥骂你是无赖;你没房没车把我骗进来,你还怪我娘把你挡门外;爱情你没钱你就甭进来、进来可别怪我让你受伤害……”,像山歌、又像民歌,音质棒儿好、曲调却别样地怪。
        
        问父亲,这是哪个邻家妹子唱的这等冷漠、锥心刺骨,伤人又伤心!父亲呵呵笑道,明个晚上你就知道了、这妹子不赖!长得好看!还会唱山歌、唱得特好听!我和你母亲都爱听。
        
        父亲此言一出,再无心赏花。一路逛奔、雪花四溅!
        
        晚上、收拾行囊,跟父母说多年不见老友,今晚得去聚聚。隔天下午回来。
        
        连夜出逃!室友家中、趴在床上跟他述忆旧事、聊及此事,屈脆床上双手捧着他的脑袋,让他取下眼镜真诚地回答我:哥这次回来是不是真的很傻?哪会晓得、他连连说我不傻、说他曾比我更傻!结果、我们足足嬉笑了彼此一个彻夜!没有入睡、情深处,两个男人抱头痛哭、稀里哗啦。我哭得像个孩子、他哭得像个婆娘!
        
        后来,电话那头、母亲说、你个兔仔子你永远别回来!
        
        后来,电话那头、母亲又说、你没逮个老婆你就永远别回来!
        
        再后来,听父亲说、母亲总是唠叨娃儿他是不是真的永远不回来!
        
        今年春节、娃儿我会独自回来!
        
        只是
        
        但愿母亲:不要再跟孩儿提起那个晓晓!更不要告知我她的名字。
        
        但愿母亲:明白孩儿绝不会将爱情当作买卖!尽管真爱偶尔也难免伤害。
        
        但愿母亲:理解孩儿苦苦寻找的只不过是一份真爱!迟早也会有个交待。
        
        


      上一篇:擦肩而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