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hvmmi"><sub id="hvmmi"></sub></i>
    <i id="hvmmi"><track id="hvmmi"></track></i>
    <b id="hvmmi"></b>
      <u id="hvmmi"></u>

      •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爱情散文

      想在悲伤时喊你的名字

      时间:2012-8-6 15:18:17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1053  评论:0
      内容摘要:    习惯了比肩接踵的徐度,也习惯了茕茕孑立的行旅。    很多电影里都会有这样的场景,下雨天,一个女孩趴在楼上的窗台,呆呆的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我也是个有恋窗情节的人,每每雨天也会趴在窗台上莫名的发发呆,看看朴拙的牌坊,看看曼拂的檐下灯笼。    城,是一个我受伤时来躲藏的躯...
        

        习惯了比肩接踵的徐度,也习惯了茕茕孑立的行旅。
        
        很多电影里都会有这样的场景,下雨天,一个女孩趴在楼上的窗台,呆呆的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我也是个有恋窗情节的人,每每雨天也会趴在窗台上莫名的发发呆,看看朴拙的牌坊,看看曼拂的檐下灯笼。
        
        城,是一个我受伤时来躲藏的躯壳,也一个禁锢囚困我的牢笼。我和眼下的城,似有千丝万缕的羞赧情愫,缘分溯渡前生今世,时间晃过海角天涯,恍然如生的暧昧凝望,抵不过扑面的古意,让我醉梦于七月烟雨的淡雅恬适。
        
        此一时,彼一时,一切纷扰芜杂不过过眼云烟,一切终将消殆于俯仰之间,如若我半百岁未嫁,你也厮守初衷未娶,纵然我朱颜凋却,素容改,你韶华尽逝,青丝已如雪,又何妨?只是我留一身碎影于岁月的幽深细弄,寻君未果,百转千回的奢望蹙眉,却不见纶巾少年,你与年少时留给我一场残局,于是我也裹紧衣服,收敛了肆意的爱慕。
        
        想做次远途旅行,或许陌生地域带给我的恐惧,可以冲淡我的孤单和疏离感。但有时候也怕把自己弄丢了,在这个不大不小的世界,我想我自己不找自己,就再没有人愿意找我了。
        
        但,我想,我注定是只断线风筝,宿命高空。
        
        记得他永远穿着格子衫和牛仔裤,背着帆布环保袋走路,带着iPad听摇滚看韩剧,他常会和朋友一起喝酒,开玩笑,一群爷们儿里数他最三八。
        
        有时候心情不好了,就刻意打扮自己,用平时不舍得用的兰蔻和雅诗兰黛,化很浓的妆,穿很厚大的衣服,我慰藉的想这样别人就看不到真实的我。
        
        恋爱,从一个人到两个人,再到一个人,人生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总会有谁先跟你说失陪。
        
        他不在的日子里,我不想逛街,不想见朋友,不想说话等等,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了自闭症,X君,我会在想你时,在便利签上写着:“我好想在悲伤时喊你的名字。”贴在我窗台的玻璃上。
        
        曾经他说我是只桀骜的抽了风的猫,是个永远都会让平静湖面泛起涟漪的活宝,开始我狡辩,后来我承认了我的不依不饶。很多时候我认为自己很勇敢,但真的面对一些人一些事的时候,还是会害怕,会不知所措,老实到了卖萌的地步。不管怎样,希望自己成熟点,做个宠辱不惊的人,希望自己在经历一些事后能够面带自信的微笑,游刃有余地对待身边的一切。
        
        我从没那么认真的想念过一个人,尽管我口是心非的说自己一点都不在乎他,可心里还是会无比的熟稔,想知道他在做什么,想他过得怎么样,想知道他的一切,有时候觉得我自己是有点犯贱了。
        
        曾经很认真很用心的记过两串数字,一串是他的手机号,另一串是他的QQ号,这两串数字曾让我整个青春动荡不安,有过激动,有过潸然,在深爱的那段时间里,我毫不避讳的承认自己做了爱的奴隶,一个受伤痛苦后还是会欢天喜地傻笑的奴隶,我想象他就是那个我小时候在漫画书里看到的王子,那个关于王子的童话,直到遇到你,才由抽象变成现实,我想象你骑着大白马,手握着宝剑,威风八面的来接我,坐在你的马背上,然后穿街过巷,满足我的小虚荣,我不会害羞,我会不管何时何地紧紧地拥抱着你,你便是我整个世界,我的世界只要有你,又何须在乎芸芸众生相!
        
        哪天,我从咖啡店出来,打开随身听,偶尔听到些熟悉的旋律,然后就想起了你,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卖忘情水的,我也知道想忘记一个人终会忘记,不必刻意,时间就有这种疗效,时间虽不会让你忘记那些影像,但却会让你忘记两个人在一起的所有感觉,没有了感觉,就无所谓痛了。
        
        人生最浪漫的不是我和你白首到老,夕阳西下,而是在我记忆最清晰的时候,记住了你给过我的幸福与快乐。
        
        对于你,我望穿秋水然后望尘莫及,我曾以朋友和知己的名义爱着你,和你走得很近,我认为拥有就是恋爱的开始,曾几何时我幻想着向爱的界线迈过一步的场景,可我真的不够勇敢,我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倘若你也恰巧爱我,我们相恋了,我也怕哪天所有的美好都消失,一切就像我做的一场梦,醒来什么都没有,只是拉开窗帘,阳光刺痛着我的眼,痛的真实感,让我感觉我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所以,很多时候我想长眠不醒,宁愿一辈子默默的守护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永远也不愿看到未来那种悲痛的结局。
        
        假如我是一条会流泪的鱼多好,眼泪不会被人发现,我自由自在的游移,至少在别人眼里,我是快乐的,看到周围的人开心,我也会宽慰些。
        
        失恋的时候不是最痛的,最痛的是,有一天你倏尔想起,自己爱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就不爱了的时候,曾以为可以山盟海誓、海角天涯相守一辈子,最终还是没能抵御时间冲淡的时候,那种不爱了的感觉,会让心比当初两个人刚分开时,感觉更空,更痛,如果说当初分开时,只是恨,那么现在或许已经有些悔意掺杂其中了吧。
        
        他不在的日子里,我不想逛街,不想见朋友,不想说话等等,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了自闭症,X君,我会在想你时,在便利签上写着:“我好想在悲伤时喊你的名字。”贴在我窗台的玻璃上,我知道我的窗子你看不见,我喊你的名字你也听不见。
        
        我可以删除你的短信,你的照片,以及我们所有通话记录,或者干脆换手机号;我可以删除空间里的所有日志,以及你的评论、留言,我可以加密空间,或者弃而不用等待注销,可我心里的某些记忆,就像是我的影子一样,摆脱不掉,每当晴朗的天气里,我满怀惬意的出行,它就会在我背后出现,感觉在嘲笑我一样,尽管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自我忧虑,自欺欺人罢了,我或许有点恍惚了,需要时间适应吃饭时对面没人,适应把右手揣在衣兜里,适应在风雨天里把伞举的很牢。
        
        嗨,X君!X君!X……君…
        
        文/文凉
        
        QQ:925945987
        
        


      上一篇:男人,其实比女人更痴情!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