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愛情小說

一生戎馬,為紅顏!

時間:2012-8-6 9:02:02  作者:  來源:久久文章網  查看:1110  評論:0
內容摘要:“快滾開,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就你也配喜歡小姐。”只見一座極其繁華的樓閣門前圍...

  一生一命,了段愛情,花落情未定!
  
  “快滾開,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就你也配喜歡小姐。”
  
  只見一座極其繁華的樓閣門前圍了一群群的人,閣門匾上三個青色的大字“風月閣”凸顯出來,沒錯,這正是風華鎮的第一府,大將軍韓風的住所,誰都知道大將軍的威嚴是不容侵犯的。但如今卻有人打破了這個禁忌。
  
  “這個人是誰啊?竟然敢再大將軍的府前鬧事!”“這你都不知道啊,這是以前威震四方的木戰之子木云啊”“哦,原來是那個被稱為廢材的人啊。想當年他父親可是無盡輝煌啊,卻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個不爭氣的兒子,哎!”“是啊,當年的輝煌依舊清晰的印在腦海里。快看韓風出來了!”
  
  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緩緩走到門前,但那看似虛弱的身軀下卻透漏著不容侵犯的威嚴。此人正是大將軍韓風。
  
  韓風目光浮過眾人,最終落在了木云身上。“木云,為何在我府前鬧事?”“伯父,我是來找月兒的,可是他們不讓我進。”聞言韓風也是沒有再問,氣氛一下子沉寂了,那若有若無的呼吸都可以聽到。過了一會兒,韓風終于打破了沉寂,“你走吧,以后還是少來吧!”“為什么?”木云大喊出來。“我知道你喜歡月兒,可你們是不可能的?”“為什么不可能,您也知道我和月兒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我們是不可能離開對方的。”“現在的你還配不上月兒,至少你沒有能力給她幸福,我不希望月兒的幸福毀在你的手里,所以你還是走吧。”“我和月兒可是定過親的!”“定過親又如何,那是你父親在時,我說不行就不行。”“好,很好。月兒是我的,誰都無法搶走。”“呵呵,就你。最好不要做傻事,否則不要怪我不念情,滾!”
  
  望著那盛氣凌人的韓風,木云知道今天是很難見到月兒了,但內心又有狂暴的憤怒,不過很快就被平息。被人視為這么多年的廢材,處處受人冷眼,被人說閑話。木云已練就了常人所沒有的心理抗壓能力。如今的他的確是太渺小了,還無力與韓風正面抵抗。沒有過多的話語,沒有絲毫的停留,轉身,落寞離去。
  
  面色憤怒的韓風看著那落寞的背影,沒有過多的話語,那最后的一絲背影漸已消失,韓風回過頭,面向眾人,“都散了吧。”而后眾人才消散。
  
  城中的月光灑在地上,靜謐的美悄然浮現,可是又有多少人會去欣賞這美妙的夜色?只見一處閣樓窗前站著一位女子,那三千煩惱絲披散而下,如削蔥根般的手指托著那精致的下巴,細細的眉,粉紅的小嘴微合,如此美人不知又會引起多少紛爭,她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望著繁星點綴的夜空,那深邃的夜空對她來說好像已經失去了神秘的色彩,眉頭微皺,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木云哥哥,不知此刻你又在干什么。月兒好想你!”
  
  。。。。。。
  
  今夜注定有人無眠。在一個破舊的房屋里,一個落寞的少年靜靜的坐在地上,屋中沒有其他多余的設施,但少年卻毫不放在心上,望著那皎潔的月光,思緒萬千,回想起今天的事情,他怎么也想不到以往對他恩愛有加的伯父會變得這么無情,他想不明白。搖搖頭,不去想那沒有頭緒的事情,現在的他真的很孤單,很無助。忽然間感覺到有家的美好,不知不覺又回想起以前和親人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小少爺,不要跑,小心啊!”“來啊,來啊。看你能不能抓得住我,嘻嘻。”闊大的庭院里一個五六歲模樣的小男孩圍著假山和花園奔跑著,時不時還向身后望去,一身青色衣服,長長的青色絲帶飄動,彰顯著華貴,這便是木府的丫鬟,可見木府的地位。
  
  “云兒,快過來,不要再玩了。”遠處走來一位少婦身后跟著幾位丫鬟,那神情中無不透漏著祥和,“娘,你看,雪兒姐姐都追不上我,呵呵。”“嗯,知道了,我們家云兒最棒了,快休息下,一會兒你爹就該回來了。”
  
  “真的嗎?爹爹要回來了。”“當然了,娘親還會騙你嗎。”“哦,哦,爹爹要回來了。”稚嫩的小臉露出歡快的笑臉。望著孩子的笑臉,婦人也留露出笑臉,那一笑傾城傾國,連天地都失去了顏色!
  
  。。。。。。
  
  “將軍回府!”高大的駿馬上端坐著一位身著鎧甲意氣風發的將軍,此人正是當今鎮國大將軍木戰,身后的木家軍同樣的豪氣沖天,大有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一行人來到府前,駐足,下馬。在眾人的艷羨與稱贊下,木戰下了馬,剛一下馬,便有一道身影飛奔而去,“爹爹,你終于回來了,云兒想死你了!”“哎,來給爹抱抱,看看我家小云子長大沒,”“嘿嘿,當然了,爹爹,你看我都已經這么大了。”“嗯,乖兒子。”抱著木云徑直走到了那一道腦海中的思念已久的身影邊。“回來了。”“嗯,回來了,這幾年又讓你受苦了。”四目相對,周圍的一切仿佛已經不存在,時間好像停住在這一瞬間。
  
  許久,“進去吧,不要再站在門口了。”“嗯,走”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走進那令無數人艷羨的府院——木府。
  
  一家人坐在桌前交談著,嬉笑著,歡聲笑語不斷,這才是家啊!一個完整的家啊!
  
  。。。。。。
  
  “皇上有旨,大將軍木戰明日率軍出戰邊外,”木家大廳前站著一位傳旨太監,面前跪著木戰及其家眷,“臣接旨,公公啊,邊外不是才平定沒多久嗎?”“是啊,可不知為什么最近又有些燥亂啊。”“哦,原來是這樣。”“行了,不說了,大將軍還是做好準備吧,盡早出征,我呢,還要回宮,就先走了。”“哦,公公慢走”
  
  “才回來沒多久,就又要走了,哎”“沒辦法啊,黃命不可違啊。”
  
  翌日,木府門前異常壯觀,軍隊有素,圍觀的百姓人山人海。
  
  “這是我為你求的護身符,記得要早去早回,我和云兒會等你回來的。”“嗯,我知道了,相信我,我一定會盡早回來的。”“來,兒子,讓爹抱抱,爹不在家時,你一定要聽娘親的話,不要惹她生氣,知道嗎?”“嗯,我放心,我會聽話的,我會照顧好娘親的。”“哈哈,哈哈,”
  
  。。。。。。
  
  三年后的一天,木府來了兩個太監,“夫人,我們是受黃命來告訴你一件事,但在我們說之前請先做好心理準備。”“是不是木戰出了什么事?”“夫人。。。。。木將軍在邊外和敵軍交戰時殉職了。”寂靜,漫天寂靜。
  
  終于,夫人承受不住那驚天的打擊,倒下了。
  
  “娘,娘,”“快請大夫,快去啊”
  
  “娘,你一定要好起來啊,快點好起來啊。”在木府眾人的圍觀下,一位大夫走向眾人,“大夫,夫人怎么樣了?”“哎,。。。夫人的情況很不好啊,夫人受了太大的打擊,心病難醫啊!我只能開些靜心藥,希望會有好轉吧”“謝謝大夫了。”
  
  心病難醫,除了心病,再大的病也不算是病。
  
  。。。。。。
  
  幾個月后,風華鎮舉辦了一次大的葬禮,大將軍木戰的妻子在木戰死后的幾個月后也隨之而去。人人都知道,木家的輝煌已經成為歷史,木家將要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墮落甚至滅亡!
  
  窗外透進一縷光,卻依舊照不亮街角的黑暗,漫長的一夜終究過去。
  
  ·····
  
  這一年,木云20,韓月16,終于到了嫁人的年紀。
  
  韓府大門前的張榜處圍了許許多多的人,“原來韓家大小姐要嫁人了”“那又怎么樣,又不會是你,沒看到必須是將軍才達到要求嘛!”
  
  “哎呀,就是啊,大將軍的女兒要嫁給一個大將軍,可大將軍也不是說當就當的啊,”“嗯,就是啊,這不是難為人嘛。”“別說了,韓老爺出來了。”
  
  褪去鎧甲的韓風依舊是那么的豪氣壯人,走起路來絲毫沒有上年紀的模樣。
  
  “各位,請安靜。想必大家都看過這榜文了,小女月兒今年16,已經快到嫁人的年紀,但為了讓小女有一個好的歸宿,過上幸福的生活。并且目前國家正處于征兵期間,所以,老夫便決定誰要是能在三年內當上將軍,便具有迎娶小女的資格,到時只要雙方同意,便可婚配。”
  
  說完,下面便傳來一片騷動,雖然將軍難當,但若是能娶了韓家大小姐,那以后的仕途可謂一步登天。
  
  在不引人注意的街角站著一位躲躲閃閃的男子,臉上還臟兮兮的,若要仔細看,則會此人發現正是木云。“月兒,你是我的,誰都無法將你從我身邊奪走,誰也不能。”
  
  現在當兵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了,必須先經過嚴格的訓練,否則即使再有人際關系,也無法進入軍營,可能也是為了有些人考慮吧。
  
  “現在既然你們加入了軍營,將來可能會成為王者,也可能變為廢人,甚至死人。但現在不論你們是王族之子,還是尋常百姓,都要經過嚴厲的訓練才能做一名真正的士兵--軍人,訓練是刻苦的,所以你們要有準備,做好受打擊,受虐的準備。告訴我,你們有沒有信心戰勝困難,成為一名真正地軍人?”
  
  “有”
  
  “大聲點!”
  
  “有!”
  
  “記住在軍隊里,你們唯一要做的就是服從,記住了嗎?”
  
  “記住了”
  
  “好接下來,開始我們的訓練,我把它成為‘魔鬼訓練’。”
  
  時間的腳步從不停歇,那不存在的遙遠,只可能存在于幻想中,現實中只有一瞬,但這一瞬也足以改變生死!
  
  轉眼間,軍訓已經結束,雖然比起開始人少了很多,但留下的的確是精英,是精華。
  
  “現在軍訓已經結束,但一軍不能無主,所以決定在你們之中挑選一位管理你們,所以有誰有意的,可以報名,憑實力和頭腦啊。”
  
  “我”···“我”····“我"·····
  
  “經過選拔,決定讓木云做這千營長,大家一定要服從指揮,保家衛國!”
  
  ·····
  
  三年了,時間總是沒有一絲憐憫,將無數人的歲月年華無情的掠去。
  
  “看,快看,軍隊回來了,這可是木大副將帶的軍隊啊,”“是啊,木大副將在戰場英勇無畏,在短短的三年里就成為了大副將,這次勝仗估計改升為大將軍了吧。”“是啊,沒想到啊,已經沒落的木家又再次崛起了。”
  
  “皇上有旨,木大副將在此次征戰中打了勝仗,所以升為大將軍。木大將軍,恭喜恭喜!”
  
  “公公,客氣。”
  
  在這個紛爭的年代,沒有戰爭都看似不正常的事,人人都想著霸占領土,擴張領土,只有戰爭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強!
  
  “木大將軍,最近邊境又有些燥亂啊,皇上下令讓將軍你過幾天就出兵,務必要將蠻軍消滅。”
  
  “什么?邊境嗎,當年爹就是在這里戰敗的,這次也正好可以讓我報仇了。”
  
  一行軍隊在百姓的注視下走到韓府門前,當日被人看不起的廢材,如今已沒人看不起,有的只是慚愧與崇拜。
  
  “雖然你現在成為了大將軍,但是現在還不能讓月兒嫁給你,聽說過幾天又要出征,所以,等你回來再談你與月兒的事吧。月兒在后院等你,去吧。”
  
  漫園的花中站著一位驚世女子,那絕美的容顏,令花兒都有幾分慚愧!
  
  駐足,靜待,沒有過多的言語。誰都不愿去打破這一刻的寧靜,轉身,四目相對,那甜美的笑容悄然浮現,天地失色!
  
  “你,終于來了。”一句簡單的話語,道出內心最真的情!有時,不需要太多的語言,短短的幾字,便足以折射出內心的真情。
  
  “嗯。你,還好吧?”
  
  “嗯,聽說你又要出戰了。”
  
  “是的,這次是邊境。”
  
  “我爹爹說邊境的蠻軍驍勇善戰,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啊。”
  
  “放心吧,我一定會回來的。我還要娶你呢!”
  
  “你說什么呢!"
  
  “我說的是實話啊,你忘了,我們小時候的快樂時光嗎?”
  
  “當然了”
  
  又是沉默,兩人臉上洋溢著幸福。
  
  “月兒,等我,等我回來。”
  
  “嗯”
  
  明天就要出戰了,今晚的夜色依舊是那么美!
  
  月色下一位少年站立,望著那深邃的夜空,內心平靜如水。那高閣中絕美的女子亦是如此,月見證這一瞬。
  
  “想我從軍至今,參與無數次沙場戰爭,我本不欲天下人為敵,但為了月兒,也只能如此了,只是希望這無際的戰爭可以盡快結束。”
  
  世事如浮云,我浪跡邊境。
  
  屠戮蒼生非我意,
  
  奈何君要阻我道。
  
  我自沉吟向天傲,
  
  王者歸來浪梟雄。
  
  ······
  
  “你們知道不,木大將軍木云在邊境之戰中犧牲了,全軍覆沒。”“是啊,這么年輕的大將軍就這么死了,哎,真是可惜啊。”“這還不算什么,那韓家大小姐本來可能就嫁給他了,可是現在怎么辦啊,他們可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啊。”“是啊”
  
  木府中,擁有絕美笑容的大小姐一臉愁容,心中的傷又怎么補救呢。“月兒啊,不要再傷心了,爹,知道。你深愛著木云,可如今·····哎”
  
  當初的三年之約成就了一代大將軍,但也給所有人心中留下了最深的傷。
  
  如今,又過去了兩年,當初的青梅竹馬,當初的金童玉女,又有多少人能牢記呢。回憶終究是回憶,是無法改變的過去。
  
  今天風月鎮被歡快所包圍,人人臉上留漏著快樂。今天正是韓家大小姐出嫁的日子,沒有人記得當初的木云,有的只是對這對新人的祝福。
  
  “今天是小女出嫁的日子,多謝各位前來,在此,韓某先敬各位一杯。”
  
  “下面就拜堂吧。”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慢著··”
  
  “誰啊,不知道這是誰的婚禮嗎,膽子不小啊,敢在這里鬧事!"
  
  正當眾人迷惑時,只見一位頭蓋蓬蓋的男子走向正中的臺子,可能眾人已經不記得,但這埋藏心底聲音,又怎會不記得呢。
  
  穿著格外華麗的新娘卻已經滿面淚水,那內心的渴望終于回來了。
  
  無視眾人的赤言,這一刻,他眼中只有她--他內心的可人--永遠的摯愛。
  
  “月兒,我······回來了”
  
  “他是木云,他是木云!”“木云不是死了嗎?“是啊,誰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我不管你是誰,既然你敢擾亂我的婚禮,我就讓你死!”臺子上全身紅裝的新郎發怒了,他不容許別人挑戰他的尊嚴。
  
  “就你,也配!想我木云從家境高貴變為人人唾棄的廢材,從一位千夫長變為大將軍,馳騁戰場無數次,殺敵無數。都未曾怕過誰,就你,還不夠資格。”
  
  “自視高傲,連蠻軍都打不過,還有什么資本大放厥詞。”
  
  “兩年前,在于蠻軍交戰中被敵軍偷襲,導致我全軍覆沒。身受重傷,恰好被一位好心人所救,半年前才慢慢康復,我所受的苦累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月兒,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我說過,月兒是我的,誰都無法搶走。”
  
  “可惜啊,月兒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了,哈哈。”
  
  “月兒,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嗎?”
  
  “云大哥,雖然月兒沒說出來,但月兒的心中只有你一個,永遠都是,我本打算答應爹的要求,和宋青結婚,在新婚之夜月兒就會去陪你的,現在,你來了,又一次出現在我的世界,不管他人如何反對,如何不滿,月兒都要與你在一起,直到永遠。”
  
  “月兒,難道我配不上你嗎,我有哪里配不上你的,我也是大將軍啊,我對你的癡心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宋大哥,你對月兒的好,月兒知道,但月兒的心中只有云大哥一個,我一直把你當哥哥看,所以,宋大哥,對不起!”
  
  “好,很好。····木云,你不是很厲害嗎,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挑戰我尊嚴的后果,我要讓你死!”
  
  說完,整個人像瘋了一般,向木云沖去。
  
  “你很強,但現在的你,不是我的對手。”說完,木云沒有絲毫的退讓,向宋青沖去。
  
  ·····
  
  “你輸了!”沒想到,一位大將軍在木云的手中過不了幾個回合,就敗了。
  
  在眾人呆滯的目光中緩緩走上臺子,拉起月兒的手。
  
  幸福···終于···降臨!
  
  


上一篇:老六和東梅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99原創散文網,原創基地,散文基地,原創散文,優秀散文原創基地,焦點時訊,焦點新聞,精美圖文,原創文學,原創文章,散文原創,原創散文詩,抒情散文,愛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創散文網基地

聲明:站內所有資源均由網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聯網,謹給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互動交流平臺。所有文章、圖片版權及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及其授權。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學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99原創散文網

晉ICP備12005891號-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