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愛情小說

曾經那么近,近到可以吻你

時間:2012-8-6 9:02:02  作者:  來源:久久文章網  查看:998  評論:0
內容摘要:    ——夏日里總是能埋藏許多故事,就像夏花之絢爛。    晚風輕拂,月明風清。    夏日的夜晚,給人以享受的感覺,漫步于還微熱的街頭,迎著陣陣輕爽的風,令人身心無不愉快,使得那橙色的路燈,給人一種絲絲浪漫的感覺,車水馬龍的夜市,沒有讓吵雜使人心煩。 ...
  

  ——夏日里總是能埋藏許多故事,就像夏花之絢爛。
  
  晚風輕拂,月明風清。
  
  夏日的夜晚,給人以享受的感覺,漫步于還微熱的街頭,迎著陣陣輕爽的風,令人身心無不愉快,使得那橙色的路燈,給人一種絲絲浪漫的感覺,車水馬龍的夜市,沒有讓吵雜使人心煩。
  
  羽風與嘉曼有個約會,但他們還不是一對,他陪嘉曼出來玩。快高三了,課程是那么繁重,在學校呆了那么久,終于有時間出來走走了,所以他們看到什么都是那么興奮,連腳步都似乎輕了許多,不知疲憊地穿梭于人群里。
  
  嘉曼和羽風是好哥們,看他們兩關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男女朋友呢,雖然說不上是形影不離,臭味卻往一處擱,經常在一起玩。
  
  嘉曼是個可愛而不可多得的三好學生,雖說長樣是人民群眾的臉,但人卻很開朗,很討人喜歡;而羽風相對而言就沒有那么開朗了,但與人很混得來,而對于與一般的女生卻顯得有幾分沉默,他長得略胖,相對于嘉曼而言,真可是“重量級人物”了。
  
  兩人都有一段苦澀的初戀,羽風追一個女孩子追到山窮水盡,終也無果而終;相對于羽風而言,嘉曼可幸運得多了,她以前有個戀人,“蜜月”那時,每天早上都有可口的愛心早餐,什么事情都有人來陪她一起面對,那時的她覺得是世上最快樂、幸福的女孩。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白馬王子轉校之后,她的王子漸漸就失去了音訊,獨留怨女,至今苦苦期盼。
  
  再后來,嘉曼與羽風兩位同病相憐的人惺惺相惜,并立下“山盟海誓”:不再相信戀愛!
  
  他們雖然相識時間不長,卻也算哥們,所以,就出現了他們兩人一起逛街的場面。
  
  一路上,嘉曼表現得特別能吃,幾乎把整條街的大小小吃都吃了個遍,把羽風都晾在了一邊了。
  
  “唉,童小姐,你的吃相怎么這么像豬豬啊?小心肥死你!”羽風一手拿滿了零食,有點兒不爽。
  
  “沒事,我是只養不肥的小豬!”嘉曼仍然吃得津津有味,并沒有注意羽風那個臭臉。
  
  “我說,你的吃相就不能收斂一下啊?”
  
  “管他的呢,又沒有人認識我們,再說了,人生能有幾回吃,這次不吃更待何時!”說完,嘉曼又肥一只雞爪往嘴里塞去。
  
  “沒有一點淑女形像”羽風有點兒無語了。
  
  “在學校我裝得還不夠嗎?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就算是:一吃解千愁吧!”
  
  “那你也用不著買那么多吃的吧,你能吃得下嗎?”羽風向嘉曼搖搖手上的東西,全是吃的。
  
  “放心,本姑娘的肚子能撐船,這一點點,就像是一滴水注入大海啦!”
  
  “切,就會吹牛,每次吃不完還不是要我來吃,害得我減肥老是減不下來,都是你的錯!”
  
  “好,好,好,大哥,為了表示我的歉意,謹以此雞腿作為補嘗…喏,給你!”說著就把一只被她咬過了雞腿給羽風。
  
  “快來扶一下我,我快暈了…”羽風徹底無語了。
  
  “千萬別現在暈哦,我扛不動你的哦,你可不能撲街啊!”說完,嘉曼偷笑著。
  
  “喂,你這妞,怎么都沒有一人情味的?”
  
  “沒有就沒有嘛,有女人味就行啦!”這時嘉曼笑出了聲音。
  
  “妞,你有刀嗎?”
  
  “你要刀干嘛?沒有菜給你切哦!”
  
  “我要砍死你!”
  
  “哈哈……你可不能砍死我哦,把我砍死了,誰來幫你分擔這么多吃的呢,對不?”
  
  “嗯嗯嗯,最能吃的就是你了!”羽風無可奈何。
  
  “能吃是福!”
  
  “真是個魔女,這么能吃身材還是沒有變成水桶……”羽風自言自語著。
  
  “你說什么?”嘉曼的眼神變得警戒起來了。
  
  “沒,沒什么啊,我說你說得對,能吃是福,能吃是福”,羽風腦子一轉,趕緊轉移了話題。“你不是說等會要買什么重要的東西么?”
  
  “嗯,知道啦,著什么急嘛。”
  
  “趕時間,天色不早了啊。”
  
  “嗯,也是,你就站在這里等我好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我不能去么?”
  
  “不能!”嘉曼態度堅決地說。
  
  “為什么呀,買什么東西這么神秘?”羽風感到莫名其妙。
  
  “你啰嗦,就別問那么多了,你就在這里等我就是了。”
  
  “好吧,我等你,快去快回!”
  
  嘉曼把手上的東西塞給羽風就跑去了。
  
  羽風有點兒好奇,想了想,便悄悄地跟了上去……
  
  在人群中左閃右躲,羽風看到嘉曼進入了一家超市。
  
  “又要買零食,還要買呀?……”羽風想著。
  
  幾分鐘后,嘉曼從超市出來了,突然間看到羽風,表情有點兒怪。
  
  “你跑來這里干嘛,不是叫你等我嗎?”
  
  “我?我是不小心走到這里來的。”
  
  “你,你怎么不聽話的,我不理你了……”嘉曼好像有點生氣了。
  
  羽風本想還解釋一下什么的,可他看到嘉曼手上拿的不是零食,而是女生用品,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哦,不好意思啊……”
  
  “哼……”
  
  這時,有幾個人來圍觀了,人家以為男女朋友吵架了呢。
  
  “這個,嘉曼啊……”羽風用眼神暗示了一下旁邊的人。
  
  嘉曼一臉有氣不能放的樣子。
  
  “走啦,還看什么!”說著,羽風拉著嘉曼的手就走出了那幾個路人的視線。
  
  “你這人怎么回事,搞得我們像罪犯一樣滿街跑……”嘉曼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學一下罪犯的本事也好啊,以備不時之需。”羽風壞笑著。
  
  “好不屁,我才不要當罪犯呢,累死人了!”
  
  “誰叫你平時不鍛煉身體啊,瘦得骨頭都出來了!”
  
  “去去,我不要那么強壯,我這身材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著呢。”
  
  “那萬一臺風來了呢?”羽風扮了個壞笑的表情。
  
  “臺風來了關我什么事啊?”嘉曼感到莫名其妙。
  
  “就你這點重量,不怕被雷公擄走了啊?”羽風笑了走來。
  
  “哪有這事,不會發生的……”
  
  ……
  
  夜空很皎潔,純凈得沒能一片烏云,只有繁星閃著,月光溫柔地延伸著,平和而溫馨,街道兩旁的的燈光有意無意地與月光交織在起,使得夜色更朦朧了。
  
  假期總是短暫的。
  
  老師又在課堂上嘰哩呱啦地上著課,講著一大堆一般人聽不懂的理論,這就好像是催眠術一樣,教室里彌漫著深沉欲睡的濃重氣氛。
  
  “同學們,要認真地做好筆記……”班主任,號稱“鐵公雞”老師向大家囑咐著。
  
  嘉曼一只手托著臉,斜著眼睛,很不情愿地做著筆記。
  
  自古都說讀書有多么的神圣,可是放在此時此刻,卻失去了光彩,甚至還有些黯然失色了。
  
  突然間,手機振動了一下,嘉曼一看,是羽風發過來的。
  
  嘉曼努力地把眼睛睜大,終于看清楚了上面似乎跳動著的字:“又發呆了吧???”
  
  嘉曼回復道:“你怎么知道?”
  
  很快,羽風又回信息了:“不用問我怎么知道,因為我也在發呆,我猜的,哈哈……”
  
  嘉曼瞟了一眼正在眉飛色舞講著課的“鐵公雞”老師,手指又動了起來:“你這家伙,又來引誘我這個單純的女孩子違反課堂紀律……”
  
  發送完了之后,嘉曼突然間很想吃棒棒糖,特別是奶油味的那種,里面總是帶有一種幸福的感覺,但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也帶著絲絲的傷感在里在里面了。
  
  自從分手后,嘉曼就再也沒有吃過棒棒糖,因為沒人買給她吃了,而她,卻是很懷念那段日子。
  
  不一會兒,羽風的信息發回來了:“喲,這妞,還是單純的女孩嗎?敢問單純的女孩,接吻的感覺如何啊??”
  
  “下三濫……”嘉曼在暗罵著,渾然不知她憤怒的表情已和同學們深沉欲睡的樣子格格不入了。
  
  “童嘉曼同學,你在干什么?”老師突然站在了嘉曼前面,一臉的嚴肅,快要把人吃掉似的。
  
  “沒,沒什么……”嘉曼腦子一片空白,但是拿手機的手卻在慢慢地移動著,想藏起來。
  
  可是,這一小小的動作卻被發現了,“鐵公雞”老師一把就把嘉曼的手機奪走了。
  
  “好啊,都快高三了,學習任務這么緊,還有心思玩手機。你不好好聽課,怎么對得起你的家人,怎么對得起你自己,怎么對得起老師……”
  
  “鐵公雞”老師說話的分貝越來越高了,關注的人也越來越多了,連準備見周公的同學也來了精神,都高度重視起來了,老師教訓得也越來越有勁了。
  
  “你怎么可以這樣,將來你出社會怎么養活自己啊,社會這么黑暗你怎么混啊,你怎么都不為你的前程想一下啊……”
  
  十幾分鐘后,暴風雨終于過去了,嘉曼也終于稍微松了一口氣了。
  
  “鐵公雞”老師似乎又想起來了什么,又接著說道“所以,同學們要引以為戒,童嘉曼同學,你的手機我暫時沒收了,叫你家人來領回去。”
  
  看著老師拿著她的手機離去的身影,嘉曼心痛不已,終于發出了一句“我的手機”的呻吟,教室里爆發出一陣轟動的笑聲……
  
  “可惡的羽風,我饒不了你!!!”嘉曼轉移了可以發泄的對象,所有郁悶的情緒都化作一團又一團的怒火,撒向了羽風。
  
  嘉曼的情緒是可以理解的,手機是來之不易的,是她省了三個月的時間才買來的,還不到一個月,又要分離。但是可憐的羽風,就這么一不小心地,成為了這次事件的罪魁禍首。
  
  此時的嘉曼,沒有一個人去安慰她,反而還有些人幸災樂禍,這認嘉曼更加難過了。
  
  終于,挨到了放學。
  
  嘉曼心中的那怒火卻平息了些,她像箭一樣沖出了教室。其目標,百分之三百是將要倒霉的羽風了。
  
  “羽風,姜羽風!你快給我滾出來!!!”
  
  未見其人,先聞其河東獅吼。
  
  羽風感到無比的莫名其妙,但是不知道什么情況。
  
  “什么事啊,還是發生什么事情了,讓童大小姐你來興師問罪來了,還動這么大的火?”羽風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害我沒了手機,我的手機沒了!”
  
  “這,又關我什么事啊,你手機怎么啦?”羽風一頭霧水。
  
  “都是你,我手機讓老師沒收了。”
  
  “我?”
  
  “是啊,就是你,都怪你,怪你!”嘉曼火氣又上來了。
  
  “怎么就沒了呢?”羽風還是一頭霧水。
  
  “你,你上課發信息來騷擾我,害我被老師發現了。”
  
  “這怎么能怪我呢?”羽風小聲地說道。
  
  “什么,不能怪你嗎?你這個沒良心的,我不理你了!”嘉曼自知理由有些牽強,但是心中的火氣始終沒有平息。
  
  “好好好,怪我怪我,你別生氣了,好不?”
  
  “本來就是你惹的,我不管!”
  
  “真是活見鬼了……”羽風自言自語道。
  
  “你說什么?還說風涼話,你……”嘉曼火氣又升了。
  
  “我沒有說,絕對沒有,我發誓!”羽風一臉真誠的說。
  
  嘉曼靜靜地看了羽風一會,沒說話。
  
  “好啦,童大小姐,你說說到底什么情況嘛,我好想想辦法啊,對不?”
  
  嘉曼平靜許多了,就開始一五一十地說了起來。
  
  嘉曼帶著罵氣講完后,羽風笑了起來。“完了?你不用大驚小怪嘛,而且,也犯不著發那么大的火氣沖我吧?”
  
  “不沖你沖誰啊,誰叫你這個時候發信息來的,反正,這事你得負責,你賠我!”
  
  “啊?我現在可是窮學生耶,怎么能讓我賠啊!”羽風有點犯難了。
  
  “你不發信息給我,我就不會拿手機出來,我不拿手機出來就不會給你回信息,我不回信息就不會被老師發現,不被老師發現我手機就不會被沒收……”
  
  “停……”羽風聽得有點頭暈了。
  
  “我還沒有說完呢,綜合以上,你有直接和間接的關系,你不罪不可逃,逃的話你就死定了,你知道沒?”
  
  羽風愣愣地看著嘉曼。
  
  “你看我干嘛?色狼!”嘉曼避開羽風的眼光。
  
  “我是色狼,你快跑吧!”羽風還是在看著嘉曼。
  
  “你,哼!今天你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我就讓你含笑九泉!”
  
  “啊,什么?”羽風聽得有點傻了。
  
  “沒什么,反正,你就要賠!”
  
  “童嘉曼同學,談錢傷感情!”
  
  “那我手機怎么辦,你想賴賬嗎,你是不是男人?”
  
  “沒有,哥是個負責任的好男人,妞,你就放心吧!”羽風露出了有些裝酷的笑容。
  
  羽風也知道嘉曼那手機來之不易,而自己卻又偏偏趕上這個節骨眼上了,倒霉!女孩子發起火來就是天皇老子了,是正在發怒的母老虎,要讓一下才行,而且,往往這個時候是她們最不講道理,最野蠻的時候,得哄一下,女孩子的心是柔軟的,得呵護一下。
  
  “你,怎么負責?”嘉曼有些不信。
  
  “我想辦法把你手機要回來,這樣行了吧?”
  
  “要,怎么要啊,你有那本事?”
  
  “我是誰啊,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能力呢?”
  
  “不信,我們班主任是只鐵公雞,你又不是不知道,實在是讓人無法相信啊!”嘉曼輕輕吧了一口氣,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你就相信我這一次,好不好?”羽風很認真地說。
  
  嘉曼看了他那眼神,覺得暖暖的,但沒有表現出來,依然帶著幾分不講道理的口氣說:“那還有額外的損失呢?”
  
  “啊!什么額外損失啊?”羽風再一次一頭的霧水,心想:俗話說的不錯,女人的心,海底的針啊,令人猜不透。
  
  “我跟你算算啊,”說完,嘉曼開始數手指頭了。“擔驚受怕精神損失,神經高度緊張損失,被人家嘲笑尊嚴損失,還有……”
  
  行,行了,你停一下,你就直說,你想干什么,我的童大小姐。“羽風頭上開始冒冷汗,心里暗叫苦,怎么惹上了這家伙!
  
  “棒棒糖,我要棒棒糖!”嘉曼終于露出了笑臉。
  
  “啊?”羽風呆了一下。
  
  “你啊什么啊呀,要奶油味的哦。”
  
  羽風擦了一把汗,低咕道:“什么情況?”
  
  “什么,你說什么?”嘉曼好像聽見了。
  
  “沒,沒什么,我是說,我馬上,馬上給你買去,絕對沒問題的!”
  
  “謝了,就知道你對我好!”這時嘉曼像是完全沒有了怒氣,倒像是個可愛的小女生。
  
  “受不了了……”羽風邊走邊說著……
  
  有時候,女孩子真的就像是變色龍一樣,說變就變,怪不得人們常說:女人的心,海底的鐘。但是大多女孩子都有個特點,就是容易滿足,更多的時候,金山銀山,都比不上一枝棒棒糖。
  
  歡言中,不覺此時陽光正明媚,涼風習習,輕拂窗簾,是那么的柔和,那么輕盈。而陽光也似乎好像也駐進了嘉曼的心里,之前的那些不愉快,早已消失了。
  
  盛夏,給人好多好多美好的東西,風景,心情,陽光,還有那些快樂。
  
  日子平淡地過了幾天。
  
  當羽風拿出了一部手機在嘉曼眼前晃動時,一種熟悉的感覺,和一種驚訝的心情,還有些許感動,在嘉曼心里蕩漾起來了。
  
  “你,你怎么拿回來了?”嘉曼有些不敢相信。
  
  “這是本少爺的能耐,看到了吧!”羽風一臉春風得意的樣子。
  
  “得了吧,你神氣個啥,還有啊,你什么時候變成少爺了?”嘉曼挖苦著,不過心中還是有很大的疑問。“唉,你是怎么能把手機要回來了啊?”
  
  “這個嘛,是不能說的秘密,我的獨門絕招不能隨便外傳的!”羽風裝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
  
  “切,不說算了!本來我看在手機的分上,還想請你吃一頓飯來報答一下你的,但是看你現在你這樣子,我想還是算了吧!”嘉曼淡淡地說。
  
  “等等,你說的是真的嗎?”羽風突然變了個笑臉。
  
  “當然啦,但是看到你這么自戀,這么可惡,我現在已經改變主意了。”
  
  “啊,不會吧?”
  
  “你自作自受,活該!”嘉曼輕輕地翹起了小嘴。
  
  “我可惡嗎?我倒是覺得我很可愛呀!還有啊,我那不叫自戀,這叫自信,你懂嗎?”羽風說完又擺了個酷頭。
  
  “別臭美了,你真以為你很酷呀,這個姿勢好丑啊!”嘉曼又笑了,笑得很燦爛。
  
  “童大小姐,我突然間發現地件很嚴重的事情!”羽風裝出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什么事情啊,不會是你又有什么事情江山如畫搞定吧?”嘉曼有些小擔心。
  
  羽風摸摸肚子。“肚子鬧革命啦!”說完又再一次拉起嘉曼的手,向飯館路去。
  
  羽風沒注意到,嘉曼沒有抗拒,也沒有注意到她的靜默;而嘉曼,也似乎習慣了一樣,跟在羽風后頭。可能,在他們倆心目中,是哥們,沒什么兩樣,這種感覺放在誰的身上也是如此。
  
  誰先動情,誰就先死!
  
  羽風可是記得他們倆之間的那個共識的,有時候,對某些事情失去了信心,便會用一些無所謂的事情來包裹自己,但是同時,也漸漸迷失了自我,摸不透自己的心到底是愛著,還是痛著。
  
  嘉曼有時候的內心也是很矛盾的,她曾經是戀人——詹格木,是她心中的一個結,雖然那個人全無音訊,對別人說他們早已經分了手,但是沒有人知道她心中的脆弱,她真的好寂寞,好像每時每刻都需要有個人來安慰、心疼一樣,哪怕只是默默地陪在她身邊,不用說一句話。
  
  陽光是暖暖的,風是甜甜的。
  
  此手機風波過去一段時間了,但是嘉曼心中始終不解:羽風是怎樣拿回手機的?
  
  要知道,所謂的鐵公雞,那可是一毛不拔,羽風是怎樣從那鐵公雞老師那里拔毛的呢?
  
  嘉曼每次問羽風時,他問題笑呵呵的什么也不說,老是說是他的獨門本事,不可外傳。
  
  隨著日子漸漸地流逝,這件事情也就慢慢地淡出了兩個人的話題,可是,有時候意外問題讓人措手不及。
  
  一天,嘉曼又在課堂上發呆了,而恰好又是鐵公雞老師的課。
  
  “童嘉曼同學,你在干什么呢?”鐵公雞老師一臉的嚴肅。“你不會是又在玩手機吧?”
  
  “沒,沒有,我,我剛才是在思考你剛講的問題啊!”
  
  這時,鐵公雞老師走到了嘉曼跟前。“那你思考得怎樣了?說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還,還沒想好……”嘉曼聲音越來越小了。
  
  “我剛才都沒有提任何問題,童嘉曼同學,你又在開小差了?”
  
  嘉曼把頭低下去了。
  
  “你再這樣子我就告訴你家人去。”鐵公雞老師突然把聲音提高了幾分貝。“上次要不是你家人來給你求情,我可能要處分你,更不會把手機還給你的,你怎么都不好好珍惜一下這樣的機會,你太讓人失望了……”
  
  嘉曼聽得有些糊涂了,但是她很快就聯想到了羽風,其中一定有事兒。
  
  鐵公雞看到嘉曼好像都沒有聽他說話,火氣就更加旺了。“童嘉曼同學,請你站起來,這節課你不許坐!”
  
  嘉曼一臉委屈,很不情愿地站了起來,像個丑小鴨一樣。心中有些氣,卻不敢表露出來,這次的矛頭又對準了一個倒霉的、可憐的人。
  
  “姜羽風,你這個混蛋,你給我滾出來!”聲音甚比廣播,回頭率也頗高。
  
  羽風在教室里的同學正在像看動物園里的動物一樣,看看接下來會有怎樣的事情發生。
  
  羽風一臉尷尬,卻不知道嘉曼又吃了什么火藥。“我的童大小姐,你這又怎么了?”
  
  “你,你……”嘉曼看到羽風轉動著眼珠子,似乎暗示著什么,她這才注意到旁邊那些異樣的目光。“沒,沒什么事……”
  
  “走,出去說!”羽風站了起來,拉起嘉曼的手往外面走了。
  
  他們走到了教室外面的走廊,嘉曼甩了羽風的手。
  
  “什么事情啊,這么大喊大叫的?”羽風不解地問。
  
  “你這個壞蛋,壞蛋,我都知道了!”嘉曼的聲音小些了。
  
  “你,知道什么事情了?”羽風還是沒有猜到。
  
  “我手機的事,我都知道了。”
  
  羽風怔了一下,感到有些不妙。“知道什么呀?”
  
  “裝,你還裝,誰讓你冒充我家人的?”嘉曼有些著急地說。
  
  “這,什么呀?”羽風還不想被揭穿。
  
  “我們班老師都說了,說得我多丟臉啊,弄得我在同學面前多丟人!”
  
  “哦,對不起啊,我……”羽風安慰著。
  
  “好啦,我沒事,我沒生你的氣。”
  
  “那你剛才干嘛那么激動啊?”
  
  “你呀。你這家伙膽子也太大了吧,萬一被發現了怎么辦?”嘉曼擔心著。
  
  “我現在不是好好的么?”羽風得意地說。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懶得跟你說!”
  
  “咱們可是哥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出了事有我頂著,不要害怕。”羽風輕輕地拍拍嘉曼的肩膀。
  
  “要是天塌下來了呢?”
  
  “我照樣能頂著!”
  
  “吹,你就會吹牛,都不怕吹破肚皮。”嘉曼心中增和了許多了。
  
  “沒事的,我的肚皮破了你就用針幫我縫一下,哈哈!”羽風笑了起來。
  
  嘉曼也笑了。“不知道怎么說你好了。”
  
  “嘿嘿,笑了,笑了……”羽風壞笑著。
  
  “你真是討厭,老是這樣,不跟你說了,走了。”
  
  “你也真是的,說變就變,剛剛還是怒火沖天,現在這樣子卻又像撒嬌一樣。”
  
  你說什么呀你,撒什么嬌?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了是吧?嘉曼的聲音又提高了幾分貝。
  
  “行了,行了還有人在教室里頭呢,別發狂啊,會讓人家誤會的!”
  
  “誤會,誤會什么?”
  
  “人家會誤會我們在這里是不是打情罵俏的,哈哈……”說完羽風拔腳就跑。
  
  “羽風,姜羽風,你站住,你給我站住……”嘉曼也追了出去。
  
  日子如流水,無聲無息,不覺已到了夏末,而秋風也慢慢地潛入。
  
  在一個秋風微涼的夜晚,嘉曼正在準備睡覺時,手機響了,有信息來了,嘉曼以為又是羽風在搗鬼,可是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當嘉曼看到信息的開頭時,她有些傻眼了:“寶貝……”誰會這么叫她呢?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是羽風,他從來不跟嘉曼說過一個有關于情調的詞語,也不會開這種玩笑。
  
  “你還好嗎?我是格木,你的手機號碼可真不好找,我問了好多人才問到的……”
  
  嘉曼看了一遍又一遍那個熟悉的名字“格木,詹格木!”淚水不爭氣地在她臉上橫流,記憶深處的那道傷口又隱隱地在作痛,心情似狂潮,怎么也平靜不下來了。
  
  不一會兒,又一條信息發過來了:“我知道,這么久都沒聯系你是我不好,別生我的氣了好不好?”
  
  往事,已經將嘉曼帶回了過去,那些零零碎碎的記憶畫面不斷地浮現,拼成了一個又一個無法讓人忘懷的過往。
  
  初遇那時,是一個天真懵懂的少女,情竇初開時,怯生生的,遇到愛時,卻是那么勇敢地追逐著,執著著,卻也不放棄地奔跑著,當每個男孩與她匆匆而過時,往往就多了一份期待,幻想著她的白馬王子解救她。
  
  但是解救她的不是白馬王子,而是西瓜皮王子,那么糟糕的相遇,讓她摔了個四腳朝天,連門牙也差點被摔沒了。后來,這個開始就一直續寫著,慢慢地有了幾分美麗,真是應了不是冤家不碰頭的說法。
  
  一切似乎進展得是那么順利,日子也因為那小小的愛戀而變得滋潤起來了。有時候,生活就是這么奇妙,而且似乎被美化了一樣,但是好夢總是易碎。
  
  兩人交織到形影不離之時,詹格木卻被家人安排去了另一所更好的學校,而兩人臨近分離的日子時,卻又出現了許多不和諧的事情,兩人面對離別不是相惜,而是經常為一些芝麻大的小事爭吵。
  
  嘉曼的心傷透了,她認為詹格木就是要跟她分手,而找了一大堆理由作為借口,她的初戀竟然會是這樣子的結局,她平日里堅強的形像蕩然無存。
  
  嘉曼曾經以為那些愛,是有多么的深刻,但是再動人的誓言在淚水落下那一刻竟然是這么的不堪一擊,詹格木的諾言就好像是在騙人一樣,他不懂得安慰嘉曼,不懂得女孩子心靈最脆弱的那一刻,他更不懂得嘉曼那張看似堅強的臉的背后,是多么心酸的淚水在飄飛。
  
  果然,詹格木離開后,有好幾個月的時間里一丁點消息都沒有,嘉曼也漸漸對這個人失去了信心,也讓自己慢慢地忘掉這個人。
  
  也許,詹格木一直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對嘉曼的傷害有多深,而現在這么風輕云淡的問候,似乎一切都會變回像從前一樣。
  
  在詹格木走后的日子里,嘉曼的生活色彩都是灰色的,她總是尋找著各種借口來安慰自己,還告訴自己不要為了失去這樣子的一個人而難過、傷心,可是內心脆弱的聲音卻是那么的強烈。
  
  如今,詹格木卻又似故作輕松一樣,嘉曼心中到底是恨還是猶豫呢?她難得平靜的生活此時又蕩起了漣漪。
  
  那晚,詹格木發了很多信息,嘉曼也看了一夜的信息,曾經是那么熟悉,那么溫暖的話語,現在卻像一把把刺刀刺向她的心一樣,而嘉曼卻只回了一條信息: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如果時光倒流回到他們的蜜月那里,不管詹格木犯多大的錯誤,嘉曼一定會原諒他的,可是現在,嘉曼在這個坎上過不去。
  
  有人說,愛情不管長短,它總是美好的,而且,你只能擁有很短的時間去體驗,然后卻是用很長的時間去懷念,因為愛情會在不同的時期出現,而給人帶來的感覺也是不盡相同的。
  
  嘉曼而今站在了這個情字的枝頭,獨自一個人,無人相伴,望著夜空中漸漸稀少變暗的星星,和慢慢走遠的月亮,感覺心里頭空蕩蕩的,真是愁人知夜長啊。
  
  秋風又微微泛起,又有幾片葉落的聲響。
  
  猶如死水般的日子就這樣子過了幾天,轉眼間,周末又來了。
  
  “嘿!童大小姐,你怎么又丟魂了?沒精打彩的,像只病貓似的!”
  
  羽風發現與嘉曼有好幾天不見面了,想明天放假一起去好好玩玩,但是他看到嘉曼像沒牙的老虎一樣,以為她又挨老師的教訓了。
  
  嘉曼沒有理會羽風,她把頭埋進書里,閉上了眼睛。
  
  羽風一時間拿嘉曼沒辦法,突然想哄哄她。“要不要你喜歡的棒棒糖,奶油味的?”
  
  嘉曼還是沒有反應。
  
  羽風開始感覺這樣子有些不對頭了。
  
  “你手機怎么都不開機啊,不會又是被老師沒收了吧?沒事兒,我替你拿回來!”羽風有些關切地問著。
  
  嘉曼還是一聲不吭的。
  
  羽風終于沉不住氣了。“喂,到底怎么了嘛?就算木頭也該吭一聲吧?”
  
  嘉曼輕聲地哭了起來,淚水藏不住辛酸與委屈,慢慢地爬上臉龐。
  
  這時,羽風發覺有些大事不妙了,肯定有事,而且是不一般的,要不然也不會像這樣子。
  
  這場景不禁讓羽風想起了他與嘉曼剛認識那樣。
  
  那時嘉曼剛與詹格木分別不久,嘉曼的日子里有些神志不清,為此經常被別人捉弄。有次,羽風和幾個男同胞無聊得很,也打起了捉弄嘉曼的想法,于是他們找來西瓜皮作為作案工具,讓嘉曼狠狠地摔了一跤,而摔了跤的嘉曼竟坐在地上有起來了,呆呆地,一言不發。
  
  正在與同伴們偷笑的羽風看到嘉曼沒有起來,大家以為出事了,都跑了,只有羽風趕緊把嘉曼背到校醫室去了,就這樣慢慢地,與嘉曼熟悉起來了。
  
  后來,羽風知道嘉曼的故事后,后悔自己的行為,向嘉曼道歉,嘉曼也原諒了他,并為他的真誠所動,結交成為了哥們,再后來,兩人越混越熟,嘉曼也漸漸開朗起來了。
  
  所以,對于嘉曼的性格與行為,羽風是很了解的。
  
  經歷告訴羽風,此時的嘉曼應該讓她一個人安靜一下為好,想到這里,羽風悄悄轉身,準備離開。
  
  這時,嘉曼卻突然坐了起來。
  
  “你別走,能陪我一下嗎?”聲音無比柔弱,怎么不叫人愛憐,這個要求令羽風無法拒絕。
  
  “好,我不走。”看著嘉曼那布著幾縷血絲的眼,嬌聲似水,羽風的聲音里充滿了關愛,就像對待自己的小妹妹一樣。
  
  羽風靜靜地坐在嘉曼身邊,大氣也不敢多出一點,就這樣子一直坐著。
  
  到了傍晚,夕陽撒余暉,血色染紅了半邊天,秋風又輕輕吹起,而落葉依然未止。
  
  此時的羽風早已是饑腸漉漉,但他卻未吭一聲,兄弟有事,豈能茍且安生?
  
  “你要是煩了,可以先走的,不用再理我了,我沒事的。”嘉曼終于又開口了,但是極冷淡的樣子,冷光似乎就在她眼中打轉。
  
  “不,我不煩,我正好也沒事做。”羽風故作輕松地笑了。
  
  “你別勉強了,你騙不了我的。”嘉曼正對著羽風說。
  
  羽風看著這雙憂郁的雙眼,突然有種難以言狀的感覺。“沒,沒事,我愿意!”
  
  “謝謝你,有你這個哥們真好。”
  
  “晦,看你說的,你都說咱們是哥們了!”
  
  嘉曼沉默了一會兒,看了看羽風,似乎是充滿了信任。“你想知道爭生了什么事情了嗎?”
  
  “想,你說出來吧,說出來心里也許會好受些。”羽風心中的擔心消去了不少。
  
  嘉曼開始訴說了,極平靜的,沒有特別傷心的感覺,似乎看破紅塵一樣,但語氣里充滿了絲絲的怨恨與惘然。
  
  羽風靜靜地聽著她與詹格木之間的故事,竟然忘記了饑餓。
  
  月亮漸漸升了起來,又是秋風輕掠,寒星現孤單,怎么奈都無情,訴不盡心底事。
  
  過了好久,嘉曼終于說累了,看著夜空不語,但是羽風可以感覺到,此時的嘉曼已經放開了心中的石頭,只是不知道如何解開當前的這個結。
  
  此時,羽風突然發現自己與嘉曼的距離是這么近,似乎能感覺到她絲絲的體溫溫暖了周圍的空氣,她那縷縷體香隱隱約約,而月光下的嘉曼讓羽風感覺到她真的很美麗,就好像是羽風第一次發現一樣,他覺得對嘉曼,他曾經忽略了許多,許多……
  
  嘉曼別致宿舍時,打開了手機,突然間冒出了上百條短信來,都是詹格木發來的。
  
  嘉曼冷冷地看了看,一條都沒有看,很想全部都刪掉,但她卻有些怕,但是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怕些什么。
  
  嘉曼不想想這些問題了,把手機丟在了一邊,任憑千百個思緒在她心頭晃蕩,她閉上了兩眼,想讓黑暗吞噬這眼前的一切,但是一閉上眼,心中那股害怕感更加強烈了,折磨人似的在她腦海中飄動著……
  
  這時,她卻想到了羽風,忍不住地給他發了條信息:“羽風,好煩哦……”
  
  “睡覺去,醒來什么都好了。”羽風的信息很快發回來了。
  
  “可是上閉上眼,滿腦子都是詹格木,我怎么睡啊?”
  
  “去買幾瓶酒把自己灌醉就什么都不想啦……”
  
  說到這,嘉曼真的突然很想買醉,醉了,就什么也不想了。
  
  于是,嘉曼直接就打電話給羽風了。“喂,羽風,給我買酒回來。”
  
  “什么,你真想買醉?”
  
  “是啊!”嘉曼堅決地說。
  
  “小心把你這小命賠了,小姑娘家,喝什么酒啊。”
  
  “我心煩,你不幫我誰來幫我啊。”嘉曼有些依戀地說。
  
  “可是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你叫我上哪去買啊?”羽風還是不情愿。
  
  接著,話筒兩邊的人都沉默了一會兒。
  
  “你可不可以先忍耐一下?明天,明天就有時間啦,那時我陪你喝到昏天暗地都行,好不好?”
  
  嘉曼還是沉默,似乎還是不滿意。
  
  “好啦,就這樣吧,乖乖地睡覺去,明天一覺醒來就什么都忘記啦!”羽風安慰著。
  
  “可現我在心煩得都睡不著,怎么挨到明天啊!”
  
  “唉,真是受不了你,可是誰叫我們是兄弟呢!”羽風還是不忍心。
  
  “那么說,你答應?”
  
  “嗯!”
  
  “謝謝了,我在教室頂樓等你,注意安全哦!”嘉曼有些小高興。
  
  “知道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夜,死一樣的沉寂。
  
  嘉曼猶有對酒當歌、舉杯邀明月之勢,一瓶酒還未喝完,她就醉相十足了,開始像個瘋婆子一樣狂笑著,嚇得在一旁陪酒的羽風打了個寒顫。
  
  “別喝那么多了,我的童大小姐。”羽風有些擔心,怕嘉曼受不了。
  
  “你,你管得著嗎!”說完嘉曼又是一大口酒下肚,眼里似乎有淚水在打轉。
  
  “唉,真是有點后悔答應給你買酒,還冒了那么大的風險,還差點……”看到嘉曼這般傷心,羽風也喝起了悶酒。
  
  “說什么呀你,不理你,繼續喝我的酒……”嘉曼不知道神志是否還清醒,不一會兒的工夫,就開始口吐不清了。
  
  “好啦,有你這么喝的嗎?不會喝就別喝那么多嘛!”羽風搶走了嘉曼手中的酒,然后他自己一個人卻也喝起了悶酒來。
  
  “酒,酒……”嘉曼輕叫著。
  
  “我知道你傷心、你難過,可是,你也不看看我,我還不是一個人走過來了。”
  
  嘉曼終于倒在了地上,嘴巴里不知道叨念著什么。
  
  “你怎么就為了這么一個不懂你的人這么傷心呢,死腦筋啊,他又不是你的誰,值得你這樣子嗎?不喜歡就直接跟他說去,喜歡他就……”
  
  羽風突然打住了嘴,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這樣說,他心中似乎也有理不清的事兒,他看著在地上呻吟的嘉曼,自己獨自又狠狠地喝了一口。
  
  喜歡不個人,到底要對這個人怎么樣才算是喜歡呢?澀澀青春,幾許尋覓,幾度徘徊,還有幾多傷感?在幽暗的夜色里找不到答案,唯秋風不止,月影還輕移。
  
  月亮已經升得老高了,這夜里靜得讓人心慌。
  
  酒,終于喝完了,地上懶散地躺著橫七豎八的酒瓶子,像是戰死沙場的勇士。
  
  羽風也略有些醉意了,他踉踉蹌蹌地走到嘉曼身邊,發現她竟然睡著了,羽風想扶嘉曼下樓去,畢竟樓上的風大。
  
  羽風吃力地把嘉曼扶了起來,可是他喝了也蠻多酒的,使不上勁來,一不留神,沒把嘉曼扶住,想往地上摔下去了,羽風趕緊把嘉曼一摟,抱在了懷里。
  
  羽風似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
  
  “童嘉曼,還真沒想到你還有點重的。”羽風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但是他卻想在此刻停留,最好永遠的停留。
  
  羽風從來都沒有和任何一個女孩子這么親近過,他能感覺得到嘉曼的體溫,心跳,呼吸,還有淡淡的味道……羽風感覺閉著眼的嘉曼是多么的迷人。
  
  月色突然收起了冷光,變得柔和起來。
  
  羽風腦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由自主地慢慢靠近嘉曼,心里卻狂跳著。
  
  “你……你要干什么?”就差十萬分之一厘米就吻到嘉曼的嘴時,嘉曼卻突然間醒了,但醉意十足,聲音很輕柔。
  
  羽風微微睜開了眼睛,嘉曼也微微地睜開了眼睛,兩人就這么對視著。
  
  “你,童嘉曼,閉上眼睛!”
  
  “我……不閉,為什么要,要閉……閉眼?”
  
  “我要,做壞事!”羽風輕輕地笑了。
  
  “你喜不……喜歡我?”
  
  羽風不語。
  
  “不喜歡我,就……就別做壞事!”
  
  “我——喜­——歡——你!”
  
  語畢,羽風又閉上了雙眼……
  
  第二天日出,陽光和照,霧氣還未消去,遠處朦朧一片。
  
  平靜的校園里卻爆發出一條不平靜的消息:……×××班的×××與×××班的×××于×月×日,在××教學樓樓頂幽會,現場還發現酒瓶數只,據有關人員證實,二人似有不正常關系……
  
  “童嘉曼,這是怎么回事?”鐵公雞老師正在辦公室審問著她。
  
  “我也不知道啊!”此時嘉曼還是感覺頭重腳輕的,似乎是什么也不記得了一樣。
  
  “你聞聞你身上的酒味,別跟我裝蒜,還不快點承認,要不然我就處分你!”鐵公雞老師差點罵了起來。
  
  “我承認什么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嘉曼有些委屈地說。
  
  “童嘉曼!”鐵公雞老師有些發火了。“你什么態度,告訴你,上次要不是你家人來求情,我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就放過你,這次,就算你老爸來了也一樣要跟你算賬!”
  
  “家人,誰來過嗎?”嘉曼似乎一下子沒有想起來。
  
  “你哥哥!唉,就你這樣子,非得氣死你家人不可,你這樣子怎么對得起他們……”鐵公雞老師又開始了他的長篇大論。
  
  我哥?我沒有哥哥啊……會不會是羽風?那家伙去哪里了?昨晚,是我跟他……發生什么事了?……嘉曼好像就是想不起來昨晚發生過什么事情了。
  
  接下來的時間簡直就像是度日如年一樣漫長,嘉曼也想不到為什么會這樣子,而此后,她背后總是有著許多異樣的目光注視著她,讓她感覺到渾身都不自在。
  
  嘉曼很努力很努力地回想那晚的事,她也很想很想去找羽風,但是她又莫名在感到害怕。
  
  日子不再風輕云淡了,似乎流水落花般已逝般。
  
  恰君去兮頭不回,時不來兮春已傷,兩處閑愁無處可寄,問情幾多?直叫人尋尋覓覓,古常常有曰:“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來路總是匆匆,繁花漸迷亂人眼,去處兩茫茫,似苦尋前世緣無覓處;又似無懷,欲語還休!
  
  不愛無傷,為什么會感到心痛?嘉曼越發地感到徨恐:難難道我真的與羽風發生了什么事?不是說不相信愛情了嗎?……
  
  嘉曼拿起手機,撥打那個熟悉的號碼,心里猜測著要發生的種種情況,昔日兄弟之情竟然變成了現在這種不信任的地步,嘉曼不禁感到有些悵然,不知道該如何與羽風開口,她在未接通的電話前又按了掛機鍵。
  
  嘉曼強忍著淚水,我們的友誼會是這么的不堪一擊?為什么他不打電話來,為什么他不跟我解釋一下,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子,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就在這時,嘉曼的手機響了,羽風發了一條短信過來,嘉曼猶豫了一下,然后把手機關掉了,心想:“有本事當著我的面跟我說清楚,要不然我決不理你,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干了什么壞事!”
  
  時光,像個遲到的赴約者,氣喘著趕來,但是好像錯過了某個時刻,追不上正在遠去的夕陽。
  
  學校放了個小小的假日,還是個浪漫之夜,燈光還是那般的柔和,只是在秋風中多了幾分蕭瑟。
  
  在某條街的角落,嘉曼正在張望,好像是在人群里找人一樣,但是這次沒有以往那興奮的心情了,反倒多了幾分憂慮。
  
  不知道過了多久,嘉曼終于在人群中發現了羽風的身影,遠遠地就看見了,是那樣的熟悉,嘉曼就這樣一動不動地看著。
  
  慢慢地,羽風走近了,也一直看著嘉曼。
  
  人來人去,瞬間,人們的腳步好像走慢了許多一樣,兩人一直看著,相互久久地看著,世界的呼吸似乎就此屏息了一樣。
  
  “晦!”羽風的語氣有些底沉。
  
  “晦……”嘉曼也不知道說什么了。
  
  “怎么了,咱們像兩個陌生一樣,不認識啦?”羽風突然笑了。
  
  嘉曼有些莫名地看著羽風。
  
  “你好,小姐,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說完羽風伸出了手。
  
  嘉曼也笑了,也伸出了手,緊緊地握了起來,似乎這一握手,使她之前所有不快樂的情緒都一掃而空。
  
  “等很久了吧?”
  
  嘉曼微微點點頭。
  
  “走,咱們先找個地方坐下來吧!”
  
  “羽風……”嘉曼低下了頭。
  
  “怎么?我有個事想和你談呢,走吧!”羽風又拉起了嘉曼的手。
  
  “羽風,那天晚上我們喝酒后,發生了什么事了嗎?”嘉曼沒有動。
  
  “那晚……怎么,你,不記得了?還是……”羽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不知道嘉曼是不是不喜歡他,還是在躲避著他。
  
  “我不記得了,一點也不記得了。”
  
  “是真的不記得了嗎?還是你……不想記起來?”
  
  “不是我不想記起來,只是好像所有的人都用異樣的目光注視著我,這些我都不知該如何面對,你說,我一個女孩子怎么能忍受這些流言蜚語啊?”嘉曼吧了一口氣。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事情會弄成這樣……”
  
  “還有啊,你這家伙這些天到底跑哪里去了?”嘉曼打斷了羽風的話。
  
  “我……我沒空!”羽風還想說點什么的,但是始終沒有說出來。
  
  “好啊!你怎么在這時候老是沒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班那個鐵公雞,不就是那點事,發那么大的火,小題大做,害得我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在班里面抬頭做人了,你知道嗎?我們班那些家伙像看動物園里的動物一樣看著我,還經常偷偷地笑我!”
  
  “那你怎么看待我們之間感情?”羽風的聲音有些失落。
  
  “啊?”嘉曼像是沒聽明白。“我感覺我們本來可以是好朋友的,但是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要知道這個小小的誤會引發了這么大波動,我真的是無法忍受,我寧愿什么事也沒有發生……”嘉曼還是不知道那晚她和羽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而她也好像沒發現羽風臉上的憔悴。
  
  “是啊,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羽風愣了一下,似乎意料之外。“可是,我們也可以這樣開始的呀!”
  
  “開始?”嘉曼有些不明白。
  
  “難道你一點感覺也沒有嗎?”羽風有些激動地說。
  
  “我……”嘉曼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看著羽風,可是好半天了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來,看著目光灼灼的羽風,嘉曼突然間感到有種特別的感覺,可是她不敢再往下去想了。
  
  羽風的心里似乎也很矛盾,但是最終還是堅定了這份難以言表的感情,但似乎,只有他一個人默默地承受,他心中有種莫大的悲傷。
  
  這時,不知黑了多久的天不逢時地竟然下起了雨,像極了傷心的淚水,沒有預料地下著。
  
  “下雨了,快走吧,這事咱們還是都別說了,免得大家都鬧不愉快。”嘉曼說完,便有幾滴冰冷的雨水打在了她臉上,她頭也不回地轉身便走了。
  
  羽風看著漸漸消失在夜雨中的嘉曼,突然間大聲地喊:“我喜歡你!”
  
  但是雨水似乎很快地就把他的聲音吞噬了,空曠的街,守不完了寂寞,正在無情地淹沒這城市。
  
  學校要上課了,但是嘉曼卻沒有去學校。
  
  嘉曼在那天淋到雨了,病了。
  
  但她似乎是在逃避,但是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抑或者說,她不明白整個事的前因后果,也不明白羽風的心思。
  
  而嘉曼好像不明白羽風為什么會那樣子,一點也不像她以前那哥們的作風,覺得羽風像是變了個人似的。而嘉曼也似乎沒能聽到羽風要雨中那哭喊,這段情,似乎是瞬間擦起的火花,讓人心海起伏,但卻始終在愛的門口躊躇著,沒能燃起照亮彼岸的烈火。
  
  有些感情,猶如北極星的淚水,在夜空中一閃即逝,不給人駐足與觀望的時間。
  
  嘉曼躲在被窩,鼻涕還欲流三千尺,地上全上擦過鼻涕的紙巾,看這樣子,嘉曼真的是病了,但是她心中卻仍未平靜下來,她面對這些時間難以預料的事,她一想到這些理不清的頭緒心情就開始煩燥起來。
  
  這時,手機又響了,有短信發來了,但卻不是羽風發來的,突然間嘉曼多希望是羽風發過來的。嘉曼又關掉了手機,然后再次沉睡過去了,在夢中,她看到羽風了,對著她微笑,慢慢地離去,然后慢慢地消失,任憑她怎么叫喊,羽風就是好像沒聽到一樣,始終都沒有回頭。
  
  幾天后,嘉曼回到學校時,感覺對這個校園有些陌生,感到心里變得很空虛。
  
  而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嘉曼沒有聽到任何關于她的流言蜚語,也沒有發現羽風的身影。
  
  此后的每個夜里,嘉曼都無數次地回想她喝醉的那個晚上,那個不該發生任何事情的晚上,但是她卻總是忍不住地猜測,而這時,她也很想念羽風。
  
  思念似一陣風,吹過每個寂寞的夜晚。
  
  直到嘉曼真的感覺羽風似人間蒸發了以后,嘉曼感覺聽見了心底有種心碎的聲音,那么清脆:“他去哪了,為什么一聲不吭就走了?……”
  
  嘉曼終于感覺到羽風的存在是她多么在乎在事了,也突然發現那個曾經為自己抹去憂傷,陪自己一起難過的人,一直在被自己忽視著。
  
  清秋時節,輕風里總是帶著些許令人莫名的悲傷,似有意無意地吹動著誰的心,拂動著寂寞瘋長的思念。
  
  嘉曼在床上翻來翻去,卻怎么也睡不著,還不時發出了輕輕的抽泣的聲音,不知道是因為感冒,還是因為誰。
  
  “嘉曼,你怎么還沒睡呀?”突然睡在嘉曼旁邊的宿友雨桐似乎也沒有睡意問道,漆黑的一片,看不出來是什么表情。
  
  “不舒服,睡不著,雨桐,你怎么也沒睡啊?”
  
  “我也是睡不著,嘉曼,近段時間我看見你老是愁眉苦臉的,為什么都不開心呢,能告訴我嗎?”雨桐似乎很想知道。
  
  嘉曼嘆了一口氣,她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心中的矛盾說出來給雨桐聽,希望心情會好一些。而雨桐好像一直都在靜靜地聽嘉曼訴說著,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表什么意見。
  
  雨桐是嘉曼視為知己的好姐妹,她們倆個人也算上是無話不說的人,所以嘉曼一直對雨桐很信任,把自己很多鮮為人知的故事都愿意拿出來說給雨桐聽,而雨桐則像是個忠實的聽眾一樣,只要嘉曼說話沒停下來,她決不打斷。
  
  最后,嘉曼再嘆息道:“想不到這么短的時間內就發生了這么多的事,那么匆忙,沒讓人留一點時間去追悔。也許有些緣分注定是要錯過,有些人是無法挽留的,而有些傷痛也是無法避免的!”
  
  這時,嘉曼的淚水又在無聲地劃落了,曾經那些無意的逃避此時好像竟成了刻意的傷害,曾經最容易忽略的人,現在卻成了最思念的人。
  
  “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失去后才懂得珍惜。”雨桐突然開始說話了,好像她也被感動了一樣,她抱過哭泣的嘉曼,她竟然也流,淚水竟濕了嘉曼的衣襟。
  
  嘉曼感到自己的肩膀上也有種滾燙的感覺,她發現雨桐也哭了。
  
  “雨桐,你怎么也哭了?”
  
  “我?我是太感動了。”雨桐有些突然不知所措的樣子。
  
  “雨桐,我就知道,你永遠是我的好姐妹。”嘉曼停止的哭泣,好像是為有這個朋友而感到高興。
  
  “嘉曼,我……”雨桐哭得更兇了。
  
  “怎么了雨桐?我沒事了,都過去了,我不會再想這些了。”
  
  “不是,嘉曼!”雨桐有種說不出來的樣子。
  
  “什么?”嘉曼感到有些不解。
  
  “嘉曼,我對不起你!”
  
  “你?雨桐,你干嘛這樣子說啊?”嘉曼更加不解了。
  
  “嘉曼,其實我認識詹格木,也認識姜羽風!”雨桐沒哭那么兇了,反倒顯得有幾分平靜。
  
  “什么!”嘉曼真的是呆住了。
  
  “你不知道,我和詹格木是朋友,是我給了他你的手機號碼,而他,我一直都在暗戀著他,所以,我一直都妒忌著你。”
  
  “啊……”嘉曼有些懵了。
  
  “而且,姜羽風追的那個女孩,就是我!”雨桐沒有哭泣,似乎有種釋然的感覺,也許,她終于把心中藏了許久的秘密說了出來,感到心里的壓力沒那么大了。
  
  “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嘉曼整個人似乎傻了一樣,心中有種被欺騙的氣憤。
  
  “你跟姜羽風去喝酒那晚的事,也是我說出去的,那晚上,我跟蹤了你們,并發現了你們在……”雨桐突然停了下來。
  
  “在干什么?”嘉曼注意力再次集中在這個問題上來了。
  
  “你們倆嘴對嘴的還能干什么呀,你不會是喝醉了吧?”雨桐看到嘉曼好像不知道一樣。
  
  “啊、、、這……”嘉曼愣住了。
  
  ……
  
  嘉曼終于明白了羽風的眼里為什么會有那么一絲失望,而自己給了羽風一個多么大的傷害,羽風那眼神現在突然變得如此清晰,嘉曼感覺腦子一下子都空白了。
  
  “嘉曼,我也好后悔,都怪我……”
  
  “羽風去哪里了?”嘉曼木然地問。
  
  “我,我也不知道,他好像是為了你,為了平息這次的風波,而選擇了離開……”雨桐滿懷愧疚地說著,淚水里面充滿了不盡的歉意。
  
  嘉曼再沒有聽到雨桐說什么了,她不恨雨桐,她只感覺自己為什么就這樣子錯過了,留下了一堆遺憾,而來不及細數時,又已經被歲月的風沙淹沒。
  
  嘉曼心中的好多疑惑都解開了,但是她不明白,羽風的離開怎么能平息這風波,也不明白羽風為什么要這樣做,她現在只想找到羽風,但是想到找到羽風后她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這一夜,似為誰哭干了淚水。
  
  黑色六月,又是一個清涼的夏季,只是多是幾分離的傷感的氣氛。
  
  嘉曼似乎已經習慣了單身,感覺日子淡淡的,在這個時候總是有許多人是令人牽掛著的,好像三年光陰只是一瞬間就沒了,只留下許多許多回憶。
  
  有時候,嘉曼看著窗外飄過的白云時,她偶爾會深深地思念起一個人,一個讓她明白了什么叫真與純的人;同時,她也明白了有些人,有些事如果不好好珍惜的話,錯過了,就算哭干了淚水,時光也不會回頭。
  
  戀愛,如火!如一個時間段里的甜蜜素,只有在對的時間,遇見了對的人,才會結出甜蜜而芬芳的花兒,而過后,也可能只是甜蜜之后的一杯苦澀的清茶。
  
  而時間,就是沖淡這苦茶的清水,但是不管時間怎樣的流逝,那段苦澀之味,也只是沖淡,味道,是永遠不會變的。
  
  畢業晚會那晚,每個人都喝酒了,為了這個堆積著許多珍貴青春歲月的終結,為了昨夜的悲歡哀愁,大家都如有一種與爾同銷萬古愁的感慨。
  
  而嘉曼則是第二次喝酒,臉紅著的她頭暈暈的,這不禁讓她想到了一個如此熟悉的感覺,很近,很近的感覺。
  
  恍惚間,嘉曼收到了一條信息:
  
  “也許,曾經與你是陌生人
  
  在人海中與你慢慢地接近
  
  也許已經和你擦肩而過上百萬次了
  
  但始終有一條淺淺的河
  
  把你我輕輕地分開了
  
  后來——
  
  那條河不經意地消失了
  
  我才突然發現
  
  曾經與你那么近
  
  近到可以親吻你的臉!”
  
  注:本文寫于2009年11月,手稿已丟失,有刪改。
  
  首發于819333011QQ空間。
  
  2012年6月峰
  
  


上一篇:老六和東梅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99原創散文網,原創基地,散文基地,原創散文,優秀散文原創基地,焦點時訊,焦點新聞,精美圖文,原創文學,原創文章,散文原創,原創散文詩,抒情散文,愛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創散文網基地

聲明:站內所有資源均由網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聯網,謹給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互動交流平臺。所有文章、圖片版權及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及其授權。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學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99原創散文網

晉ICP備12005891號-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