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愛情小說

蓮池戀

時間:2012-8-6 9:02:02  作者:  來源:久久文章網  查看:1003  評論:0
內容摘要:    (一)    幽幽空靈中,漫天的雪花如天堂中的白色精靈,它們飛舞著、旋轉著、自由自在的飄飄然落地,整個山谷被這些白色精靈所覆蓋。    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無憂無慮的降落,那輕柔的身姿,如漫著輕盈腳步的舞者,面帶著和煦嫵媚的笑容,輕輕的邁著腳步。    清亮優雅的笛聲...
  

  (一)
  
  幽幽空靈中,漫天的雪花如天堂中的白色精靈,它們飛舞著、旋轉著、自由自在的飄飄然落地,整個山谷被這些白色精靈所覆蓋。
  
  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無憂無慮的降落,那輕柔的身姿,如漫著輕盈腳步的舞者,面帶著和煦嫵媚的笑容,輕輕的邁著腳步。
  
  清亮優雅的笛聲在空靈的谷中,如蒸騰的霧氣般彌漫在整個山谷中,與身姿優美的雪花一起飛揚著。谷中的一切被白雪覆蓋,四處一片雪白。蓮花池中的水被凍結了厚厚的冰層,蓮花也都收身臧于水中。池中央,一個少女模樣的冰雕靜立在厚厚的冰層上,冰美人般優美動人。
  
  一切靜靜的,沒有聲響,靜的有點恐慌,有點落漠。一身藍色綢絲的白若奕靜靜的站在蓮花池邊,玉質的雕花笛放在紅潤如玫瑰花瓣的唇邊,清脆優雅的笛聲猶如花香般沁人心脾,繚繞在整個山谷中。
  
  白色的雪花一層一層的覆在他藍色的絲質衣服上,藍色的束帶隨風輕輕飄揚,衣角優雅自在的隨風輕揚,長袖如浪,一浪一浪的向前涌動。白若奕閉著雙眼,纖長幽黑的睫毛上染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白色如雪般的肌膚,清秀俊美的臉頰,亞麻色的長發輕柔飄逸,隨風飄揚。一曲曲恬淡優美略帶憂傷的樂曲從他唇邊的笛子飄出,如薄霧,如輕煙。如此安靜的世界里,唯有優美動聽的笛聲環繞,在空靈中與朵朵嬌柔的雪花盈繞交纏。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曲子不知吹了多少,他藍色的衣服被厚厚的積雪覆蓋,高大挺拔的身軀,如雕塑般默立著。手中的玉笛也被一層白雪覆蓋。
    
  一年雪落,一年雪融。
  
  白若奕在蓮花池邊已站了好幾個年頭,他無休止的吹著一曲曲優美動聽的旋律。池中央的雕塑也一層層的開始消融。
  
  (二)
  
  盛夏,明媚耀眼的光普照整個山谷。谷中花香四溢,無數彩色的蝴蝶翩翩起舞,池中的蓮花如仙女般,開出一朵朵嬌艷粉嫩的花朵,伴著微風輕柔的搖擺身姿。池中央,無數翠綠色的蓮葉重疊,晶瑩的雕像如踩著蓮葉輕舞的舞者。她如蓮花般淡紅色的衣袂日漸清晰,身體偶爾動動,仿佛一個睡了很長很長時間的人,就要在此刻醒來。
  
  無數紅色、白色、黑色、金色的金魚搖擺著柔軟如柳的身子,緩緩的、自由自在的從她腳底劃過。她偶爾低頭,清澈如水的眼眸,靜靜的看著那些會動的精靈,一抹微笑從她唇角輕柔的漾開。
  
  藍色絲衣的白若奕微笑著,吹出一曲曲優美的旋律。無數的蝴蝶、小鳥盈繞在他的身邊,歡快的撲閃著翅膀,伴著那一曲曲的旋律輕身起舞。
  
  萬道陽光傾泄在一身藍色絲衣的白若奕身上。他一雙藍色晶瑩的瞳眸一動不動的盯著眼前池中的少女。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纖長白細的手指高低起伏,亞麻色的長發隨風飛揚。他靜靜的吹著,一抹強光自從天降,池中粉色霓賞的少女猶如新生兒,脫去了一層冰封千年厚重的衣賞,清新眷秀。
  
  白若奕嘴角微微上揚,藍色眼眸清新透明。他緩緩將玉笛握在手心,俊美的面頰如谷中嬌艷的花朵,微笑如此刻炫爛的陽光。他微笑著,深情的望著眼前的粉衣少女。少女踏著蓮葉,輕輕的跳著,像是一只束縛已久的精靈。粉色衣賞與翠綠色的蓮葉相映襯。站在蓮葉上,她彎腰,與一只只金魚說著什么,像是認識已久的老朋友。白若奕一雙藍色瞳眸滿臉愛憐的望著眼前開心的少女。
  
  少女優雅起身,一雙清澈如水的眸靜靜的瞅著眼前這個美麗的有點近乎似妖的男子,被他的容顏深深的吸引。他們就這樣彼此看著。良久,她從失神中回過神,害羞的朝著他傻傻的笑笑。白若奕藍色的瞳眸也望著她,唇角微微上揚。
  
  “語兒…”白若奕微笑,柔聲喊道。望著男子清秀俊美的容顏,聽到男子充滿磁性的叫喊。少女微怔,抬腳,一不小心踩空蓮葉,身子微微墜落,就在她覺得要跌入水中時,一個藍色身影閃現,一抹淡淡的清香刺激她的嗅覺,這個淡淡的香味那么的熟悉,她還沒有來得及思考,便和男子一同輕輕旋轉著落在了池邊。
  
  “你剛才叫我什么?”少女再次失神的望著他,一雙水靈靈的清澈大眼。半響,才開口問道。
  
  “語兒!”白若奕語氣肯定,帶著點濃濃的霸道,他緊緊的盯著少女,看著她眼底的慌亂與害羞。
  
  “你怎么會知道我名字?為什么我又會在這里?為什么我什么都不記得了?…”她一連開口就問了好多個為什么,讓她不自覺的有點不好意思。望著眼前這個美麗妖艷的男子,她面頰微紅,低頭。盛夏的陽光明媚刺目,萬道光芒如灑落的黃金碎片,波光粼粼,灑落在靜靜站立的白若奕和丁語萱身上。
  
  (三)
  
  池塘里的蓮花開的如火如荼,粉色的花瓣,翠綠色的蓮葉,水嫩嬌艷,在微風中輕柔的搖擺著身姿。池邊,兩個靜默的人,一雙藍色深邃的眼眸,一雙清澈如水般的瞳,他緊緊的瞅著她,像是在欣賞一件珍品。低著頭的丁語萱不自覺的搖晃身子。良久,微微抬頭,和盯著她看的白若奕對視。
  
  微風輕柔細膩的撫過,輕輕的吹起了他們長長的衣袂,淡淡的紅色與清新的藍色,搖相輝映,妖嬈交纏,兩人的身影在太陽光下重疊。白若奕緊握著笛子,恍惚間,白細俊俏的臉上神情淡然,藍色瞳孔緊收,微微上揚的唇緩緩的抿成一條線。有無數無數的片斷從他腦海閃現。
    
  蓮花池邊。“白若奕,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你。”那冷漠的聲音,刺骨般的疼痛,他臉色蒼白,玫瑰花般紅潤的唇一點點失去血色,緊緊的抿著,他表情僵硬,秀眉緊鎖,一雙藍色的瞳眸空洞、憂傷,一動不動的凝視著眼前淡粉色絲衣的少女。少女眼神黯淡、冰冷,如萬丈的寒冰,仿佛只要她一個眼神便可將對面的男子永遠的冰凍。
  
  “就算沒有煜我也不可能會喜歡你!所以從此以后我們毫無瓜葛!”如寒冰般的冰冷語氣,他像是被一道閃電劈中,即使知道結局是這樣,但仍會心痛的無法呼吸。粉色絲衣的少女留下了這幾句話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留下神情恍惚的男子。陽光落漠的灑在男子身上,他冰冷的心卻無法溫暖。他望著少女離去的身影,一雙藍色幽深的瞳如大海般黯淡,黯淡的沒有光亮,沒有色彩。他身體僵直,無法動彈。心仿佛在此刻碎掉一般,痛的無法呼吸。
  
  望著表情憂傷,微微發怔的白若奕,丁語萱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水靈靈的,用奇怪的眼神瞅著眼前這個奇怪的男子。“喂!”丁語萱淘氣的用手捏了一下他尖挺的鼻子,睜著大眼睛好奇的盯著他看。
  
  白若奕回過神,眼里有無數的憂傷,他定定的注視著丁語萱。丁語萱被他的眼神所嚇到,臉色微變。白若奕看著她,緩緩的,僵硬的表情放松,緊鎖的眉也舒展而開,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你…沒事吧?”丁語萱皺著眉頭,如水般清澈的眸緊緊的盯著白若奕。“對不起,剛剛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白若奕一臉抱歉,微笑著說道。“哦!看來那不是件好事!”丁語萱一手插腰,一手捏著秀美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白若奕望著這個說話、動作一成不變的丁語萱,心底猛的抽緊,卻依然保持著甜甜的微笑。
  
  “喂,你叫什么啊?我為什么會在這?為什么我沒有一思印象呢?”丁語萱撓撓如黑絲般的頭發,一臉的疑問。望著動作表情可愛的丁語萱,白若奕微笑,低沉的聲音答道“你叫丁語萱,你已經睡了五百年了。所以你忘了以前所有的事情,不過你放心,我會慢慢讓你想起一切。”白若奕深邃幽深的眸凝視著她,他想開口說些什么,唇微微翕動了一下,又抿上。聽完白若奕的話,丁語萱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置信,清秀的臉頰變的有點扭曲,這對她來說太過奇異,無法去相信,更不敢相信。看著滿臉質疑的丁語萱,白若奕心微微刺痛,握著玉笛的手不自覺的攥緊。
  
  (四)
  
  谷中一片綠色,潺潺的流水,淡淡的花香,翩飛的彩蝶。盛夏清晨的陽光溫馨怡人,微光普照著整個山谷,整個山谷被淡淡的花香和清脆優雅的笛聲所籠罩。繁花錦簇的大樹下,白若奕一席墨色綢衣,無數的光灑落在他英挺俊朗的身上,那完美的畫面,仿佛他是從畫中走出的仙人。他藍色幽深的眼微微瞇起,白玉般的肌膚,玉笛在他唇邊發出優雅動聽的旋律。不時有朵朵花瓣落下,落到他白玉般的肌膚上,落到他亞麻色的秀發上。
  
  丁語萱端著一杯蜂蜜野菊茶,淡淡的茶香與空氣中的花香混合著,一陣陣的清香撲鼻而來。她忘情的聽著既熟悉又陌生的旋律,忘情的看著眼前完美似仙的白若奕,眼神溫柔,撫媚。她定定的忘乎所以的站著,清澈如水般的眸,一動不動的注視著白若奕。微風輕柔似柳般劃過,吹起了丁語萱黑絲如綢的秀發,她注視著白若奕,神情幽雅,紅潤水嫩的嘴角微微上揚。
  
  不知何時,白若奕的笛聲已經完畢,他轉身,藍色幽深的雙眼凝視著傻傻發呆的丁語萱,望著眼前發怔的丁語萱,白若奕微微一笑,那微笑淡的如清水微波一般,僅僅一抹,又恢復平靜。
  
  良久,他緊盯著丁語萱的眸幽深的如秋日的黑夜,蒼涼、冰冷、凄楚。微笑又一次被回憶的片段所凝固。
    
  “你決定好了嗎?”一身白色長衫,頭發胡須花白的老人,他眼神黯淡無光,聲音蒼涼無力的問道。眼前是位年僅十八歲的少年,一身白色絲衣,一頭亞麻色的秀發,一雙藍色幽深如大海般的瞳眸,目光堅定,表情凝重。少年望著緊緊盯著他看的老人,然后微微點頭。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么我就會尊重你的選擇,可是你將會。。。!”老人深深的長嘆一聲,眼里滿是哀傷與不舍,望著俊美眷秀的少年,幽幽嘆口氣。老人伸手交給了少年一只玉質的笛子,然后轉身離去。少年望著老人離去的背影,心像是被什么東西狠狠的撞擊了一下,痛的臉色蒼白。“…我不后悔,即使是…我也無愿無悔!”少年唇色蒼白,劍眉微蹙,他轉身,離去,身影孤單落漠。……
  
  半晌,丁語萱微覺有人在盯著自己看,她恍惚回過神,看到藍色如大海般的眼眸幽暗哀愁的白若奕,她身子微晃,全身冰涼。“這眼神我從哪見過,可為什么就是想不起來了?”丁語萱如水清澈的眼眸注視著眼前有點熟悉又很陌生的白若奕,心突然像被尖銳的東西狠狠刺過一般疼痛,不自覺的眉頭微皺。
  
  “想到什么了嗎?”白若奕看著身子僵直,表情僵硬的丁語萱,低聲問道。“沒。。。沒有。”丁語萱緊盯著白若奕的眼神閃過,不再看他。她將蜂蜜野菊茶放到了石桌上,剛要準備轉身離去,卻被白若奕喊住。“語兒,陪我聊會天吧,這么長時間了,我們都沒有好好聊過了。”白若奕優雅的走來,丁語萱突然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她不敢看白若奕的眼,只是靜靜的站著。那幾句話說的更是像多年未見的好友續舊一般。
  
  “語兒,來,坐。”白若奕溫柔的撫丁語萱坐到石凳上,然后在她身邊坐下。丁語萱臉頰微紅,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她低頭,一言不發。“語兒…”白若奕低聲說道,那語氣里有著無數的憂傷與無奈。丁語萱微微抬頭,看著眼神憂傷脆弱的白若奕,這個白若奕這么的陌生,是她從認識以來從來沒有見過的。“語兒,認識這個嗎?”白若奕說著從身后拿出一塊晶瑩剔透略帶淡紅色的玉佩,玉佩雕工精細完美,上面是一朵淡紅色的蓮花,翠綠色的蓮葉,葉脈清晰可見,雕刻者利用這塊天然的淡紅色玉石雕刻了這朵栩栩如生的蓮花。
  
  丁語萱仔細的看著那塊紅色玉佩,她緊緊的盯著,玉般白皙的雙手不自覺的伸手接過玉佩,仔細的看著,她輕輕的撫摸著,這么熟悉的感覺,這么熟悉的玉佩,可是怎么就是想不起來呢?丁語萱眉頭緊緊的鎖在一起,眼睛緊緊的鎖在玉佩上。
  
  白若奕看著丁語萱的眼,微微一笑,那笑里帶著濃濃的憂傷,又帶著一絲淡淡的自嘲。“想到些什么了嗎?”白若奕盯著眼神黯淡的丁語萱問道。“記不清了。”丁語萱眼里充滿抱歉,黑白分明的眸看著白若奕答道。白若奕微微一笑,伸手輕輕撫摸一下她柔順的長發,動作溫柔,眼里滿是愛憐,無論他怎樣掩飾,眼里卻總有一絲失望掠過。
  
  “沒事,慢慢來。”他輕聲說道。然后起身,向茅屋走去。看著白若奕離去的背影,丁語萱心微微疼痛,她回神,蹙眉,緊緊的盯著手里的玉佩,仿佛有點滴往事劃過,卻又風輕云淡的沒有痕跡。
  
  (五)
  
  明媚的陽光從天際傾斜而下,落在紅色亭身的涼亭上,落在丁語萱單薄嬌柔的身上,她身影孤單,落漠。丁語萱緩緩的輕輕的撫摸著紅色玉佩,眉毛微微皺起,心痛的有種窒息感,她收起玉佩,清澈如水的眸緩緩閉上,深深的嘆口氣。良久,她睜開雙眼,忘向茅屋,她緩緩起身,向茅屋走去。
  
  她腳步有點沉重,踩在青石板下,兩旁是無數的翠綠色的青草,小草被炙熱的太陽烤的微微低頭,如含羞草般靦腆動人,彩蝶從丁語萱頭頂身邊飛過,她卻沒有查覺到,她只想要從白若奕那問回所有的事情的來朧去脈。
  
  茅屋旁是白若奕栽種的大片牡丹,這些牡丹卻和別的牡丹不同,它們的花期很長,長的一直可以開到九月份,曾經丁語萱問白若奕為什么會這樣。白若奕只是微笑,沒有回答她。她看著茅屋前的大片紅色粉色白色…的牡丹,平日里的喜悅和愉快消失怠盡。她黑白分明清澈的瞳眸看著它們,然后走向茅屋的門口。
  
  門微微閉著,看不清里邊是什么模樣,并不是丁語萱不知道里邊是什么模樣,因為這也是她的‘閨房’,可是此刻她的腳步卻如灌注滿了鉛般沉重,無法踏入。
  
  太陽慵懶的照著,所有谷中的一切也都被太陽的強光照的有些慵懶。陽光灑落在她的身上,像無數的光環所籠罩著她,襯的她像是從天堂而來的仙子。
  
  “嘎吱…”門被推開了,一道耀眼的光隨之而直射進茅屋里,身影綽約的丁語萱靜靜的站在門口,耀眼的光芒環顧著她,刺的人睜不開眼。此刻的她看上去像是全身披著金色光芒的仙女。丁語萱神情恍惚,強烈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坐在木凳上的白若奕,那堅挺的身軀,妖艷的容顏,藍色的瞳眸,雙眸緊鎖在眼前的一塊白玉鏡上,他白皙如玉般的容顏從鏡中映出來,他紅潤的唇緊緊抿著,眼神空洞、黯淡無光。
  
  緩緩的,才像是發現站在門口的丁語萱。白若奕抬頭,幽深如溝壑的眸緊緊的盯著丁語萱。丁語萱抬起沉重的腳步,緩緩向白若奕走來,她可以肯定,而且很肯定他們之間一定發生過一些事情,而今天,她就要問清楚一切。
  
  “……”丁語萱想要開口,看著白若奕沉重的表示和僵直的身體,她翕動的唇欲將合上。一切很靜,靜的有點出奇,翩飛的蝴蝶不見了,暢開喉嚨清唱的鳥兒也沒有了聲音,世界里靜的只剩下他和她。白若奕神情黯淡,臉上沒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丁語萱眉頭深鎖,雙手緊緊的握著。
  
  “知道我那么恨你為什么又要費盡心思讓我想起一切?”看著面無表情,神色坦然的白若奕,丁語萱打破沉默,低聲問道,聲音微顫。……白若奕沒有回答她,只是靜靜的盯著她看,這樣的眼神她已經不知道見了多少次了,眼里的痛苦和憂傷無奈,即便他掩飾的很好,卻依然逃不過她如水般的眸。“告訴我為什么?”丁語萱厲聲喝道,白若奕依然顯的那么平靜,嘴角處卻漾開一朵如海浪般的微笑。
  
  “語兒,你…”“不要叫我語兒!”丁語萱眼里滿是恨意,她睜大雙眼瞪著白若奕,白若奕身子微怔,一會,卻又微笑,那笑容很淡很淡,淡的沒有痕跡,淡的沒有味道。這是無奈的略帶點嘲諷的微笑。“你都想起了嗎?”白若奕眼里閃過一絲歡快,“你想讓我永遠都不要想起對不對?”丁語萱語氣冰冷,陽光灑在她身上,卻仿佛被她的恨意和冰冷所融化,剩下的還是冰冷。就在她看到靜靜坐在椅子上的白若奕時,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了。
  
  (六)
  
  白若奕望著臉色蒼白的丁語萱,心像是被無數支有毒的利箭射中,痛的快要窒息,他臉色變的慘白失去血色,身子越來越僵硬。良久,白若奕開口道,“既然這么恨我就殺了我吧。”他緊閉雙眼,那雙眼幽深的仿佛秋夜,那樣的黯淡,那樣的憂傷。
  
  丁語萱腳步沉重的向白若奕走來。一步,一步,白若奕雙眼閉著,臉上卻露著不著痕跡的微笑。驟然,放在白若奕眼前的玉鏡顫抖起來,鏡身雕刻著兩條栩栩如生的龍,口含玉珠,騰空而起。鏡身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耀眼的強光刺的兩人無法睜眼。白若奕試圖用雙手穩住玉鏡,卻被一束強光所砰擊,無法靠近。只見玉鏡搖身升起,全身被光環盈繞,緩緩的落到了滿臉震驚的丁語萱眼前。
  
  玉鏡像個淘氣的孩子抖了抖身子,一些畫面清晰的閃現出來。畫面中,一位身著青色絲衣的男子手握玉質清笛,他靜靜的站著,對面是一身黑衣的男子,男子面目清秀,身體俊朗,他手握柳葉長劍。兩人就那樣對視著,一雙藍色幽深的眼,一雙墨色如夜的眼。“喝……!”一聲喝起,黑色霓賞的男子騰空而起,閃閃發光的利劍向對面一身青衣的男子刺去,速度快如閃電,只見青衣男子一個轉身,長長的柳葉利劍深深的刺進了黑衣男子的身體,殷紅的血液一滴滴順著劍身劃落。
  
  黑衣男子卻微微一笑,說道,“語兒不會放過你,她會給我報仇的!哈哈…”掙扎著說完便向后倒去,青衣男子望著他向后倒去的身子,臉色甚變,面色蒼白。他閉眼幽幽嘆氣,然后轉身頭也不回的走掉。
  
  丁語萱惡狠狠的看向白若奕,白若奕靜靜的看著玉鏡中的畫面,微笑。鏡中畫面一閃。一身白色衣服,頭發胡須花白的老人,看著一雙藍色幽深眼眸的男子,沉聲說道,“你還有一次機會了。”老人盯著臉色微變的男子,男子輕輕搖頭,“既然這樣那好吧!”說著變轉身離去。
  
  丁語萱回頭看了一眼白若奕,白若奕面色蒼白,表情凝重。玉鏡中的畫面再一次呼閃而過。雕花玉砌的庭堂里,白若奕手握玉笛站著,丁振契坐在庭堂的雕著虎頭的坐椅上,臉色慘淡,面無表情,“奕兒,從小到大我視你為親身兒子,如今也只有你能幫我了,我知道這樣語兒會永遠的恨你,可是…”丁振契眼睛微紅,聲音哽噎,他看著臉色蒼白如雪的白若奕,心痛不已。
  
  “我會幫您辦成的!”白若奕定定的望著高高在上的丁振契,沉聲答道。“難為你了!是我對不起你們!”丁振契流淚,顫聲說到,聲音里滿是歉意和愧疚。白若奕緩緩走到丁振契身旁,雙手握緊。
  
  “嚓…!”一聲尖銳刺耳聲傳入兩人的耳朵,玉鏡‘砰’一聲落地上摔的粉碎。丁語萱早已是淚流滿面。她目光兇狠的瞪著白若奕。“你怎么這么殘忍,你怎么下的了手?既然這樣又為什么救我?為什么又讓我想起這一切?”丁語萱怒吼道。白若奕看著痛苦不堪的丁語萱,他表情憂傷痛苦,身子如注了冰般冰冷僵硬。
  
  “我不想見到你,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丁語萱發瘋般跑了出去,白若奕心痛的跌坐在椅子上,他明明知道是這樣的結局,我明明知道自己輸定了,可是為什么還要那樣的執著,其實他知道,原因很簡單,只因為他愛她。從他十歲那年第一次見到她,他就發誓要永遠的讓這個女孩幸福,即使代價是讓他死!
  
  他久久的坐著,右手緊捏著心臟處,那里不時的傳來刺痛,痛的無法呼吸,痛的無法仿佛下一秒便會死去。?門里走進一位白衣老人,他目光黯淡,緊緊盯著白若奕,向他走去。白若奕手握心臟處,緩緩抬頭,臉色慘白嚇人。老人看到如此痛苦不堪的白若奕,微微嘆氣。“回去吧!這里不屬于你,你已經嘗到后果了,否則你會永遠消失,那時連我也救不了你。”老人低聲說道。“我答應你的我一定會做到。”白若奕臉色蒼白,心痛的無法呼吸,他緩聲答道。“好。”老人微微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七)
  
  丁語萱發瘋般的跑出去之后便不知去向。白若奕答應了老人在尋到丁語萱之后便回去。他找了三天三夜,沒有找到。他失魂落魄的回到谷中!剛才這個鏡子里有人在表演,嚓…嚓…他就死了,嗚嗚嗚嗚嗚嗚…”丁語萱水靈靈的眼望著白若奕,白若奕表情痛苦,心里仿佛有萬只蟲豸在痛咬著,他輕輕的撫起丁語萱,將她撫到椅子上,眼里平靜無波,他們兩個就那樣對視著,久久的注視著彼此。
  
  “你長的真好看,好像我一個朋友哦,可惜他是個壞人,不像你。”丁語萱撅著嘴,眼睛微皺。白若奕看著眼前的丁語萱,他微微一笑,輕輕的撫摸一下她的頭,“那我們就讓壞人永遠消失好不好?”白若奕溫柔的說道。“好啊好啊!”丁語萱高興的手舞足蹈,白若奕眉頭微皺,又淡淡一笑。
  
  他雙手緊緊的握著丁語萱的手,緩緩的,丁語萱閉上雙眼,一股白色霧氣升起。白若奕松開丁語萱的手,他面色慘白,身子晃動,站起的瞬間差點跌倒,他輕輕的在丁語萱的額頭上淺淺一吻,搖晃著身體向門口走去。陡然間,谷中的蝴蝶和鳥兒們紛紛圍到白若奕的身邊,他面色蒼白,伸手,一只粉色蝴蝶落到他纖長的手指上,他將蝴蝶緩緩的湊近,蒼白沒有血色的唇輕輕吻吻蝴蝶,萬道光芒傾斜而下,普照在他的周身,他像薄霧般消失在谷中。陽光晃眼,強烈。
  
  “不要…不要離開我…”丁語萱渾身冷汗,她驚顫著從夢中驚醒。她剛剛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夢里她和他緊緊相擁,她知道了一切的真相,求他不要離開她,而他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然后消失在了空氣里。可是她卻看不清他的臉,不記得他是誰。
  
  她跑到門口,無數的彩蝶,無數的鳥兒,它們一圈圈的圍著飛著。丁語萱渾身無力,跌坐在了門口。晶瑩的淚滴沿著她蒼白的臉頰而下。陽光無力的灑落在她的身上。
    
  蓮花池邊,一席白色長衫的老人靜默著,他望著池里開的如火如荼的嬌蓮,眼神幽深,目光犀利。“如果你真的決定了嗎?她不會愛上你的。那樣你終有一天會煙消云散,永遠的消失。”老人眼睛緊抽,側頭看看站在他身邊的白若奕。白若奕望著朵朵蓮花,眼底的光像是無底無淵的大海。“師傅,我已經決定了,哪怕是從此消失,求求你救救語兒!”白若奕抬頭注視著老人,老人輕輕搖頭,微微嘆氣。
  
  “好吧,可是所有的痛楚都要你自己來承受,而且…你會為她而死。”老人說的很輕很慢,“最后五年你要不眠不休的在池邊吹笛來喚醒她,她醒不醒就看你和她的造化了,她不醒最好,否則…。”老人沒有說完,只是暗暗嘆氣。白若奕聽完輕輕一笑,他感謝的望著老人,微笑。
  
  池里的蓮花嬌艷欲滴,那淡淡的粉色,如少女害羞的面頰,清秀俊麗。老人輕輕旋轉起身,無數的冰層散發而出,老人用一層厚厚的冰將躺在蓮花池中的丁語萱層層包裹,如蠶繭般的緊緊包裹著。老人用完功,輕輕落地,拍了拍白若奕的肩膀,搖頭離去。
  
  白若奕望著蓮花池中被冰層包裹,卻又婷婷玉立的丁語萱,一抹淡淡的笑從他臉上劃過。從此以后,只要沒事白若奕就會來到池邊,吹一曲曲悠揚的笛。
    
  谷中,一身白衣的丁語萱站在牡丹旁,她靜靜的站著,看著一朵朵鮮艷的牡丹。
    
  “奕兒,動手吧!”丁振契望著男子說道。男子輕輕揮手,丁振契微笑著閉上雙眼。
    
  “你以為我真的是喜歡丁語萱那個傻子嗎?”一席黑衣的男子嘲笑的望著一身青色絲衣的男子。“不防告訴你,我只是為了得到丁振契的家產而已,哈哈…”青衣男子面色凝重,眼神兇狠的看著黑衣男子,他手里的玉笛不自覺的握緊。在黑衣男子拿利劍刺向他時,他閃都沒有閃,一滴滴的鮮血流下,兩人四目相對,“語兒會幫我報仇的。”黑衣男子說完向后倒去。
    
  男子雙手緊握著她的雙手,一片霧氣蒸騰,他緩緩的松開,在她額前輕輕一吻,跌跌撞撞向門口走去,無數的蝴蝶小鳥環繞著他,他伸手,一只蝴蝶飛到他手上,他輕輕一吻,消失在了空氣里。
  
  他是誰?他為什么要救我兩次?他到底是誰?為什么我只有這么點關于他的記憶?丁語萱想著這些,一路走到了蓮花池邊。池里,蓮花開的鮮艷柔美,一只全身翠綠色的小鳥站在最中間她曾站過的蓮葉的蓮花上,淡紅色的花,翠綠色的鳥,鳥兒扭頭望望她,撲閃著翅膀向天空飛去。
    
  “我只能幫你這么多了。”老人望著眼前渾身翠綠的小鳥,眼神黯淡,憂傷,小鳥站在老人的肩頭,輕輕啄了啄老人的面頰,在老人的脖頸里扭動著身子。
  
  “我們回去吧!”老人看著池邊靜靜站立的丁語萱,輕聲說道。小鳥看看池邊的丁語萱,輕輕點點頭。老人一轉身,揮揮長袖,和小鳥一起消失。
  
  池邊,丁語萱靜靜的站著,如水般的眸子看著蓮花。夕陽拉長了她的身影,她緩緩轉身,長長的衣袂在風中翩翩翻飛著,一路走去,朵朵落花飄落,落在她秀麗眷美的身上。黃昏下,她身影單薄,修長…
  
  每一個人一生中都無愿無悔的愛過那么一個人。即使愛的很累很痛。本來打算小說的結局是白若奕為了救丁語萱而死亡的,可是不忍心讓那么完美的一個人就此消失,所以就有了現在的結局。
  
  此小說獻給所有用心愛過的每一個人。
  


上一篇:老六和東梅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99原創散文網,原創基地,散文基地,原創散文,優秀散文原創基地,焦點時訊,焦點新聞,精美圖文,原創文學,原創文章,散文原創,原創散文詩,抒情散文,愛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創散文網基地

聲明:站內所有資源均由網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聯網,謹給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互動交流平臺。所有文章、圖片版權及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及其授權。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學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99原創散文網

晉ICP備12005891號-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