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百味人生

鉆石

時間:2012-8-6 9:01:46  作者:  來源:久久文章網  查看:1044  評論:0
內容摘要:    快點,快,馬車要走了。清末的時候。長黑的辮子有人還沒剪。裹腳的人很少了,下跪的人也沒有了。這幫茶商要開往東北,黑龍江,吆喝這伙計。馬車不大,前后總共也就五量,每架馬車里做兩個人,剩下的地方堆放茶葉。這是路線圖北京——吉林市—&mdash...
  

  快點,快,馬車要走了。清末的時候。長黑的辮子有人還沒剪。裹腳的人很少了,下跪的人也沒有了。這幫茶商要開往東北,黑龍江,吆喝這伙計。馬車不大,前后總共也就五量,每架馬車里做兩個人,剩下的地方堆放茶葉。這是路線圖北京——吉林市——黑龍江——天池
  
  長白山,位于黑龍江吉林省邊界,是東北境內海拔最高、大的火山,長白山的天池碧水藍天,云素雪白,清冷潔凈,天然的空間,潤含無盡的神秘。相傳天池湖深處,流動著光亮明潔,純晶體如水的石頭,鉆代表愛情和財富的石頭。
  
  那是清末民初的事情
  
  從京城到黑龍江的路程很遠,來回大概要三個月。也就是說,到天池要四十五天,還有越往北天氣越冷,棉衣他們也備足了。茶商的少當家的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小伙子。人很健碩俊美。
  
  少當家的父親是有名的大茶商,全國各地來回販賣茶葉,經常跑茶馬古道。和西方人接觸得多,知道西方人喜歡瓷器和茶。也知道西方人在珠寶里頭最喜歡鉆石。所以這次跑茶就親自讓兒子去,一面運茶,一面探尋天池鉆石。
  
  漫長的路途開始了,少當家的年級不大,對什么都有好奇心,一路上停留,玩鬧,耽誤了不少時間,走了七八天,在家客棧的門前不走了。柳榆木卓子,長板椅子。上面擺著青竹雕成的筷簍,豎立著的筷子斜靠在樓邊有。客棧共兩層小樓,二樓是住房,圍著護欄疏密排列得當。整體的感覺舒心淡雅。掌柜和廚師看上去像是父子,店小二像是雇來的。
  
  鉆石,大多數清朝人不懂,很少人但知道可以和西方人換黃金。看著店里的廚師拿著鉆石玩。少當家心里很怪。這里離長白山還遠。怎么會有鉆石,少當家好奇的問你們的鉆石從哪里來的,廚師很隨意的說老爹的后院好看的石頭很多。你想要去他那你討幾個吧,
  
  少當家找到了老板,老板帶著他到了后院,打開布袋,里面晶瑩剔透滿滿的都是鉆石,少當家震驚了。
  
  老板從哪弄的,這么多精美的的石頭
  
  哦,這種好看的的石頭,在后山很過,后山離這兒不遠,也就三四里地。
  
  老板有時間嗎。
  
  午后,就沒活了,
  
  能領令各路嗎
  
  跑路費,你看給幾兩銀子。
  
  這好說
  
  說著,拿著三四兩銀子給了他
  
  午飯簡單的吃了點,少當家顯得急忙。
  
  誒,
  
  老板,說道,走吧
  
  老板店小二,還有少當家的兩個伙計
  
  這是幾座青山,連綿到遠處視線消失的的地方,眼前的兩面大山,很靜,一股綠意迎面而來。兩面青山里有平靜的湖,微風漸起,皺起了些波瀾,里面的魚很多,少當家隱約看見有幾只魚比較異常,也沒留心。
  
  果然湖岸周圍,有些碎鉆。兩個伙計眼都綠了。眼里的欲望之火猛烈釋放。少當家的小聲的說道安定些。不要讓人發現我們隊這種東西很渴望。就當一般的石頭。
  
  小少爺這就是了,今天從湖里沖上的不多。
  
  啊我們也就是看著好看,想玩。,少當家的叫伙計裝了些,然后就跟著老板回來小店。
  
  到了客棧,幾個伙計數著鉆石,
  
  哇,這些個鉆石價值不菲。
  
  店小二好像感覺到了什么。他越來越覺得這個石頭值錢了。
  
  晚上吃完晚飯,準備睡一宿,明天繼續趕路。
  
  他們正在樓下的方桌上吃著晚飯,少當家的筷子已經放到了嘴里。忽然外面一陣馬車的騷亂聲。少當家迅速放下筷子,帶著幾個人趕路出去,沒有發現人,再看看馬車里的茶葉,消減了,少當家很奇怪地上還有幾點鉆石。誰偷得茶葉。難道是客棧里的人,不可能是店伙計,他正在端著菜,那也不可能是廚師他正在做的菜。
  
  老板
  
  少當家馬上跑進客棧,叫出你們的老板
  
  小二結結巴巴,老板,不在店里
  
  那他在那,他在,當鋪,不在。他在商店,
  
  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說著,鋒利的劍指在了店小二的脖子上。
  
  大人饒命,老板打著燈在山湖里找石頭,
  
  聽你們說的那個石頭,叫什么鉆石,很值錢。
  
  所以,去了
  
  呢,為什么晚上去
  
  晚上常常能撿到干凈的大顆的
  
  真的嗎劍鋒壓緊,
  
  是的是的。
  
  那茶葉會是誰偷得呢。
  
  他惦著手里的鉆石。思量著。
  
  他不想了迅速跑到湖邊,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呆了。
  
  一雙圓兒漆黑的大眼。身體流線型,如紡錘,耳朵像兩個蘑菇,趾間有蹼,形如扇葉,有鋒利爪牙齒,觸須長而粗硬,有尾巴,兩只蹼。在岸上奔跑的很快。游進水里又像一條大魚,速度很快。
  
  而后
  
  休息了兩天繼續上路,快出遼寧省境內了。
  
  到了吉林市,了解到,
  
  春天這種動物必須在極其寒冷的水里交配,繁衍后代,這種動物存世不多。在吉林附近,秋天上岸吃點,干的落葉子。游著東北境內的流量長河流松花江,發源于東北屋脊長白山主峰天池,海拔高程兩千四百四十米,以后的路沒有客棧了,要在江邊搭帳篷過夜。
  
  沿著松花江上游走
  
  漫漫的路途才剛剛開始,連車帶馬的一行人,來到了片林子旁,密密麻麻的樹葉,稀稀疏疏的樹干,地下鋪滿了厚厚的落葉。
  
  風忽忽吹得滿地的落葉飛舞。旋轉起來的落葉,龍卷風似的,突然迅速移動的身影,嚇得人大跳,啊一個人喊了出來,然后就見水怪,向馬車猛烈的撲來,馬車撲騰的快四分五裂,露在外面灰黑毛絨絨漸漸暗的尾巴。許多人或迷糊,或驚呆,裂開的馬車和里面的茶葉,茶葉飄得突然四濺。飄落在地和層疊的落葉,混雜消失在底下。葉子還不間斷的往下落。滑過少當家的臉頰。驚醒了他。
  
  快,抓住,把這個價值連城的水怪抓住。
  
  幾個人,顫抖的拿起棍子,心想這水怪來的這么迅猛,會不會傷人,甚至吃人。幾個人躡手躡腳的前行,踩著干薄的落葉吱吱的輕微的響聲嚇著人更怕了。
  
  連同股股襲來的邪惡的氣息驚動了敏銳的水怪,水怪猛然的回頭,嚇暈了一個羸弱膽小的伙計。
  
  猛然回頭,閃光烏黑瞪大的眼珠。愈發的震懾人心。
  
  然后跑向了少當家,少當家向后踉蹌了幾布,后腳跟狠狠踩住了地面。拿起棍子就向前亂掄、閃躲開的水怪。又被其他伙計包圍了。哀求的眼神。簌簌嘩嘩滴滴的淚水瞬間幻化成顆顆晶瑩剔透的鉆石。純凈的讓萬物羞愧。人們欲望的火光熊熊烈火般從眼里燃燒出來。可憐哀怨的眼神,純凈的鉆石。在他們眼里都是欲望。欲望控制的他們手里的棍子,哀鳴的水怪叫聲在寂靜的林間顯得格外凄涼。然后倒下。
  
  哈一幫人得意得笑了,剛才的懦弱與恐懼消失了。只留下無窮無盡的貪婪。
  
  綁的結結實實的水怪像一個熟睡的嬰兒。發出噶噶吱吱的叫聲,然后睜開了眼睛。
  
  哈哈他終于醒了。快讓它哭大哭。
  
  怎么整呀少當家,伙計唯唯諾諾的問著
  
  你可真笨,沒見人哭過呀,上次見人哭什么時候。
  
  啊想想。哦離開家和妻兒道別。妻子哭成了淚人。
  
  還有其他簡單的辦法嗎
  
  還有痛
  
  好就疼,讓他疼打打狠勁打。叫聲飄散寧靜的夜空,就好像打破了清脆的瓷器。
  
  它開始沒哭因為它是個雄性水怪。它要堅強,后來它渴望生命,它慢慢擠出了淚滴。,因為還有妻兒要照料,懷孕的母水怪,還有一幫小水怪,
  
  鉆石鋪了滿地。閃閃的若一層冰寒冷的讓人發抖。他們可惜表情生動的語言已經不能描述了。因為滿地芝麻一樣打的碎鉆對他們來說不值錢也沒用。
  
  傍晚的夕陽也融進了云里,他們撘開來帳篷。
  
  秋夜松花江的水深沉而又靜默。清寒的風吹著水面掀起層層的墨一般的水。沒有人知道水下是什么。沒有人知道水下十幾雙眼睛向上餓、望著,渴望這忘穿了水面,直達少當家的內心然后少當家頭向后樣一震,像是受大了什么驚嚇。亦或是辱罵。然后灰著臉滴下來頭。
  
  雄性水怪,車上掙扎了一陣后無奈繩子太緊,徒勞無功。隨后它發出一震奇妙的交流的語言。向雌水怪
  
  你還好嗎
  
  我沒事
  
  只是你,怎么辦這么逃脫。
  
  你照顧好子女就行,千萬別冒險來救我。
  
  哭聲
  
  還有懷孕的時候多吃些茶葉,別再吃樹葉。
  
  雌水怪還是來救它了
  
  她要生小孩了,漲漲的肚子在鼓動,少當家看著她想現在終于可以把這兩個都逮起來了,他把小的養大,在生小的在養大,無數的鉆石鉆石鉆石。
  
  他笑的渾身抽搐,魚兒沒有生出來,這時山雨已經放下了三天。漲水了終于漲水了。
  
  站在山丘指揮的少當家,當時就暈了周圍的幾個人驚恐的看著滾滾而來的洪水,山林頓時淹沒在水中,只留下茂密的樹頂。
  
  水里的魚兒得救了,幾個伙計拼命的游啊,終于因為水太大淹沒在水中,少當家被圍在水中,山丘頓時像在海里的孤島,
  
  水要在七八天后退去。
  
  七天啊怎么活過去。
  
  滿滿三天過去了,水喝了許多許多。
  
  本來就懦弱的他現在沒辦法生存,他開始嚎啕大哭。他絕望的想直接跳下水淹死算了,可他又怕痛。
  
  水里的雄魚還在結實的籠子里。木質的籠子,被水泡了以后顯得有些濕軟。剛剛生完孩子虛弱的雌魚沖向木質的籠子用身體擊打著。很痛他沒有嚎叫也沒有哀鳴。只是義無反顧的沖向籠子,終于籠子開了。
  
  愛情的力量無限強大。
  
  水面上他們美麗的鰭排列條條搖動的波浪。
  
  第四天奄奄一息2
  
  水面上一個戴著斗笠的老者劃來
  
  你快來,給你五兩銀子帶我過去,窮酸老頭。
  
  年輕人我不缺錢。
  
  你不缺錢劃船來干嘛,
  
  我是來救人的,救淹在水里的人。
  
  救我吧我快淹著了。
  
  我不救沉迷欲望的人。
  
  老者劃過
  
  再見吧,愚蠢的老頭,給錢也不要。
  
  時間過了三天。
  
  他快死了。
  
  這時又有個年輕人劃船過來,
  
  快來救我,給你錢錢。
  
  多少啊,眼鏡冒著火光。
  
  你要多少就多少。
  
  四十,不,五十兩銀子。
  
  好好,就五十兩
  
  于是船上的兩個人慢慢的向前劃。
  
  一向是錢如命的少當家,怎么能把錢給他。
  
  我要給你四十兩,剛剛不說五十兩嗎。
  
  啊,你著人怎么一點信用也沒有。
  
  愛要不要反正我已經在船上了。
  
  好好就五十兩。
  
  一會少當家又開始琢磨給他四十兩。就劃個船。太賠了。給他十兩就夠了。
  
  喂我只有十兩你要不要。
  
  年輕人沒有吭聲,只是淡淡的說你把錢看著這么重,早知道不拉你這個人。
  
  怎么說你不要錢了。高興的少當家睡著了。
  
  原本身上有五十兩的他剛剛在上船的時候掉了五兩。
  
  兩人睡著了。
  
  發現少了五兩,啊,有摸了摸身上發現沒有。想一定是劃船的,搜了半天發現劃船的沒有拿。肯定是他把我的錢扔進了水里。撲通一聲把他推進了水里。
  
  他開始后悔,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還有沒有人性。
  
  可在看看銀子,鉆石,內心的邪惡又戰勝了,懦弱貪婪的他。他劃著船快了起來。
  
  這時魚兒敏銳的聽到了有人落水的聲音,迅速的前去營救,曾經傷害過他的人類。雖然他們不了解人性,不了解友善和邪欲。但他們有一顆寬容的心。他們相信美好,被救的年輕人跪著向兩個魚兒表示了感謝。他開始掙扎,他想反抗體內的惡魔,他抓著自己的衣服,他想把欲望撕裂出,可就像纏在體內的絲,抽不掉還不斷的痛。他咬緊牙關,緊張渾身發抖,然后眼里面的邪念就更深。
  
  他在苦磨中呻吟,渾身沒有力氣。他迷蒙中看見空中兩個人在爭斗,白色的翅膀,和藹的面龐,羽毛細膩锃亮,看上去像是一個可愛的男孩。另一個黑色的衣服,猙獰多表情,風吹黑衣在跳舞。看著像個惡魔,兩人交織在一起仿佛黑白兩蛇的龍卷風。猶若奔跑中的斑馬群。著是要做出抉擇。
  
  漸漸地黑色慢的滲透白色仿佛太極的白色掉落。日食般的時間。
  
  最終他眼前一片漆黑,深夜他掙開了雙眼邪惡的雙眼比夜還要深冰。
  
  繼續趕路快到吉林省境內了
  
  客棧里的人這回多了。
  
  兩個一起跑了。
  
  眼看就要到黑龍江境內了。
  
  長白山的白雪,飄灑在雪山的頂上,積雪很厚很厚。漸漸往下就露出了青色的山脈。天池被幾個雪山包裹著。少當家一路隨著魚兒,來到了這里。衣服,早就破的不堪,像個要飯的。一路上所有的錢都已經揮霍光了,興匆匆的追上了魚兒,凍著瑟瑟發抖牙齒在打顫。毀滅的欲望還在控制他向前,可怕的。他已經被魔鬼的欲望控制住了。滿腦子都是鉆石。長白山
  
  的天池就是魚鉆的巢,他撲通一聲就跳了進去,少當家也跟著跳進,刺骨的寒水冰凍著,眼看就要觸摸到魚鉆,有遠了,潛在水里沒有氧氣,漸變的頭痛,可前方的晶瑩的東西在吸引他,不會回頭的,眼看就要的到,終于他扎愛冰冷的水中凝具停止,突然有醒來,毀滅的力量沒有讓他向上游,而是不斷的沖向湖底,快了,在游一些,就夠到了。絕望的眼。
  
  第二天一具僵凍的軀體飄在雪白凈藍的湖中。


上一篇:[無限同人]莫言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99原創散文網,原創基地,散文基地,原創散文,優秀散文原創基地,焦點時訊,焦點新聞,精美圖文,原創文學,原創文章,散文原創,原創散文詩,抒情散文,愛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創散文網基地

聲明:站內所有資源均由網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聯網,謹給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互動交流平臺。所有文章、圖片版權及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及其授權。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學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99原創散文網

晉ICP備12005891號-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