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校园

流魂的另一个空间

时间:2012-8-5 23:41:51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981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百八十度    一百八十度,回头。    如果沉默了好久,会不会想有些爆发。    如果渴望了许久,可不可以相信一下。    如果不相信虚拟,敢不敢放纵一下,开始相信。    天上还有些微光,这种感觉是开始与结束的交接点,我感觉是最美的,也应该是最美的,    因为好多好的...
  一百八十度
  
  一百八十度,回头。
  
  如果沉默了好久,会不会想有些爆发。
  
  如果渴望了许久,可不可以相信一下。
  
  如果不相信虚拟,敢不敢放纵一下,开始相信。
  
  天上还有些微光,这种感觉是开始与结束的交接点,我感觉是最美的,也应该是最美的,
  
  因为好多好的故事都在这个时刻。
  
  这个城市,我不奢望会看到什么美丽的夕阳,余晖,还有归属的感觉,这样一个城市,不只是我,难免会有些单独,苍白的一个人,还有一件衣服,白的。
  
  白少凌。
  
  我的名字。
  
  有绿树,还是梧桐树,有花花绿绿的人,五颜六色的楼,只有一个颜色。
  
  白色。
  
  这个公交车,如果摘下耳机,只有一个声音。
  
  噪音。
  
  混沌的社会,有谁会想过一些本质的东西。但我相信现实。
  
  因为有钱。
  
  钱应该是一切。
  
  繁华似水,尽管马如龙,你不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生活的一种境界,会有想过吗?
  
  因为压力,或许会害怕社会,但必须面对。
  
  那些曾经好的习惯却慢慢蜕变,融入社会生活,但是。
  
  如果现在不想如此,那就热爱自己的生活。仅此而已。
  
  “小白,你过来一下”。王校长,一本正经。阔阔的身子,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眼镜,挡
  
  住不那凸显的大脑门儿。如果第一次见此人,定然会被其鸟巢状的发型给震住。
  
  点点我桌子,扫了我一眼。淡定的说。
  
  我很不情愿,还小白,这..变质了的骚老头,八成没啥好事。刚抬头,看他黏黏的背影
  
  ,更是着实不爽。
  
  无精打采。
  
  校长室。空荡荡。空调的声音。
  
  很热。
  
  “来来来,白老师,坐。”我讨厌他这种一本正经。说着自己先找了个凉爽之地坐了下去
  
  。
  
  我坐下。
  
  整个校长室,只有一个檀木扎编的匾额。一个空调。一个茶几。一个沙发。
  
  “白老师啊,感觉最近工作怎么样啊?呵呵”。他淡淡的笑,我知道这是应承的笑,而我
  
  更是讨厌。
  
  “还行——吧”。我苦笑。抬头瞅了他一眼。
  
  一颗黑色的大痣。好像要动。
  
  “呵呵,行就好,这个..”他看了看我,我已经意识到了那种很二的眼神,既有正式又
  
  很虚伪,莫名形容。
  
  “说吧,校长,什么事?一会儿要下班了,我还赶着回去。”我习惯了这种言辞。因为
  
  不止一次。
  
  “呵呵,小白老师..今”
  
  他没说话,我抢了过来,他的脾气我摸得还是很清的。
  
  “呵呵,校长,我本来没有话,现在有两句话要说”。
  
  一个年轻人,我想把我的想法说出来。
  
  “呵呵,说说看,小白老师”。他还是在笑,不知道他笑给多少人看过。
  
  要了命了。
  
  “第一,校长,请别在白前面加上个小字。小白,小白,真..”下面没说。
  
  他听了之后,又笑了几声。
  
  “第二,校长,每天晚上都加班,你应该考虑考虑员工的..”我没有说完。因为感觉有
  
  些在批评校长,越职之罪说不定会被炒鱿鱼。再者,我的两句话,他可能会还给我一百句。
  
  气氛很热,空调的风也好像很热。檀木匾摇摇欲坠。
  
  出乎意料。
  
  有时候会很讨厌那种短暂的谈判。
  
  “既然小白老师..咳咳..白老师,已经知道今晚要加班,那我就不多说了,一会儿跟团
  
  队去萍野居盖章。带好你的资料。”
  
  我..
  
  他看了看手机,“现在是六点,争取七点到达,咱们抓紧时间,十一点之前应该可以下
  
  班”。
  
  如果要我抱怨,我..
  
  如果要我换工作,我..
  
  我只能如此。
  
  因为全靠我自己。
  
  离开办公室,步履突然感觉变的很憔悴。没有一点力气。那懒懒的西兰花,我想一把把
  
  它抓起。
  
  之后工作一直做到了十点半,没有了公交车,我望着昏黑无月的黑天,那阵阵的阴冷,
  
  还有迷醉的KTV,这一切..
  
  我不想加班,所以如果不加班,我会很高兴。
  
  正像今天,六点下班。
  
  如果时间够充分,放下了一切,即使再难的事,也愿意去做,所以一切都可以是美的。
  
  虽然有风,月色也很淡,但只有在夜晚,才可以释放这种短暂的兴奋,虽然只有我自己
  
  ,但是快乐的。
  
  哪怕我一个人。
  
  今天晚上我决定选择风的感觉。
  
  与风赛跑。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
  
  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
  
  即使再小的帆也能远航。
  
  正像这样的歌,我喜欢去飞翔。
  
  漂的感觉。
  
  漂移板。
  
  我喜欢这样的东西,这是兴趣,我很爱,热爱。
  
  当兴趣可以成为生活。
  
  一切都会丰富起来。
  
  公交车窗外的柏油路,我想不会有人去看,只有我。
  
  尽管有好多风景,高楼淋漓,车水马龙。还有行人情侣。
  
  这一刻,没有看见。
  
  只有音乐的声音。
  
  最炫民族风。
  
  这一排座位很不错,可以看到所有前面的人。也可以看到所有后面的车。
  
  还有余晖流云。
  
  我不相信。
  
  我不想在这样的城市去做归属的感悟,因为这还不是家,不是目的地,只有游离。但感
  
  觉还可以有淡淡的浪漫。
  
  所以,我喜欢这样的美。
  
  淡淡的,轻轻的。
  
  只有一个人。
  
  不想见任何人。
  
  因为我的自由不多。
  
  当音乐停下来,流云开始消逝,余晖渐渐消散。
  
  “顺风——到了”。
  
  我住在这里。
  
  漂移板也在这里。
  
  看了一路的柏油路,只有一路的遐想。
  
  所以眼里只有漂移板。
  
  在这里。
  
  床上。
  
  尽管全是土。
  
  “少凌..”。
  
  这是刘阿姨的声音,我开了房间门。她走了进来。
  
  “刘阿姨”。
  
  “少凌啊,今天早上你刚走,就听到你房里有什么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地上了。然
  
  后..”。
  
  我一颤,感觉有些不对劲。
  
  她顿了顿,看了一下我的锁。又绕到门后面扫了几眼。接着道:“当时我在吃饭,就下
  
  意识来到你门前,发现锁好好的,但是里面还有什么声音,而且声音一直有,那声音就像有
  
  什么东西撞一块,磨墙。我以为是出了小偷。”
  
  她好像有些神神叨叨,颤了一下,抱紧自己,我看她这样,又瞅了瞅房间四周,慨叹一
  
  下:“不会吧”。
  
  “对,然后我就冲着门缝里面去看,你也知道姨这么大岁数有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的,
  
  也许是看错了什么的吧,我模模糊糊好像看到个背影,有长头发披着。”
  
  我立刻打了个冷颤。
  
  “不会吧,姨,你别吓唬人。锁是好的,里面有个人。你讲什么鬼故事呢”。我提醒自
  
  己,也提醒她。
  
  “不对不对,这是真的,锁确实是好的,里面要是没有人的话,声音从哪儿来的,还是
  
  磨墙的声音。你说..”。
  
  她还要说,我却阻止了她。我不想有这种鬼神的乱七八糟,刘阿姨本来也疑神疑鬼的。
  
  我明白。
  
  “行,刘阿姨,我看什么东西也没少,应该是你看错了的,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出去玩
  
  漂移板了。”
  
  “板儿?”她愣了一下。看她表情,我知道她肯定又要继续。然后话也没说,我拿起漂
  
  移板就下了楼梯。
  
  这种诡异带给我的只有无视。我不相信这东西。
  
  垂风。
  
  不是很大,天空开始昏暗,西方只有一线微霞。
  
  最高兴的事情。
  
  漂移板。
  
  而所有一切都显得朦胧,好像一个梦。
  
  也许只是因为习惯。
  
  风来了。我踩上了漂移板。这种开心无法言喻。因为一切都是好的。
  
  也只有这个时刻。
  
  会发现美的东西。
  
  这里是学校最高的地方。
  
  当脚放在踏板上,我开始享受生活。
  
  风的声音,也许只有我能真切地听到。
  
  迎垂暮微霞,享淡淡轻风。
  
  漂在公路上。
  
  泛黄的霓虹灯,车的声音。
  
  我要超越所有车,所有一切因为限制所压制的爆破感。
  
  你只能在公交车里等待时间。
  
  而我,在追着时间。
  
  这是种享受,只有真正渴望自由的人。真正懂得生活的人。
  
  十公里。
  
  沿着柏油路,朝着左进的方向,公路上只有一个人。
  
  一个希望留下生命最美好回忆的人。
  
  他懂得激情。
  
  分不清的白天黑夜。
  
  迷糊。也许太累。双腿已经快要竭尽全力。
  
  迎着风,逆向。
  
  风不大,一切都很安然。当车辆开始减少,我知道现在已经十点半。
  
  我在公路左边。
  
  晃动的身体,推动的前进。
  
  但是。
  
  期望封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
  
  晃晃悠悠,迷迷糊糊。
  
  我太累了。漂移板也开始拍板摩擦,好像在抱怨它的辛酸。
  
  所以。
  
  路变宽了,树变高了,楼也离我远了。
  
  一切朦朦胧胧。
  
  当逆风拂过面颊,我抬起头。
  
  这么远的距离,应该有二百米,我可以看到她。
  
  一个美丽的背影。
  
  意象。
  
  意境。
  
  白色的。淡淡的。
  
  步履缓缓慢慢。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看着前方。
  
  我明白这应该是一个淡雅的姑娘。
  
  也许男人,摆脱不了这些东西。
  
  因为喜欢。
  
  也总有喜欢。
  
  微弱的霓虹灯,淡淡的映射。朦胧的柏油路旁,只有这样一个意象。
  
  没有人。
  
  这个时间。
  
  如果有声音,可能只有风。
  
  逆风。
  
  我在靠近,但速度已经开始变慢。
  
  因为我想看到她的脸。
  
  希望看到我想要的。
  
  习惯。
  
  那种距离的缩短,可能是最美的邂逅。
  
  我在创造。
  
  一百米。
  
  细细的长发,披肩。一直到了臀。引人注目。
  
  腰很细,腿也很长,高挑的样子,但显然她没有穿什么高跟鞋。
  
  我看到了。
  
  白色的连衣裙。
  
  映着微弱的淡淡霓虹灯光,显得尤其性感。
  
  也许渴望。
  
  我继续放慢速度。
  
  眼睛目不转睛盯着她,她的长发。
  
  时间好像要停止,车也少的出奇,零碎的几辆。
  
  “滋———嘭滋——”。
  
  没有车的声音。风也小了。
  
  却是这种声音。
  
  什么东西。
  
  我下意识低下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此刻才感觉脚下的漂移板好像有些不稳。根据先前经验,可能是粘到了什么东西。一会
  
  就没了。但这次却依旧。开始晃荡。
  
  我却没有在意。因为按照我的进程,很快就会到她旁边。
  
  但是。
  
  有些时候,尤其是在晚上。
  
  很诡异。
  
  可能不太相信。
  
  我记着抬起头的时候有一阵很强的风,逆风。很大。
  
  但,我旁边。
  
  没有任何人。
  
  我很奇怪,立刻往后看了看,没有人。向左向右也一样,一个人没有。
  
  这..
  
  我很惊诧,心里颤了一下。怕是今天让我撞到鬼了。刚才明明就看到她了,到眼前一个
  
  人没有。
  
  公路上车已经很零散,偶尔飘过。一样的霓虹灯,一样的柏油路。却唯独少了一个人。
  
  脚下的漂移板也开始变稳。我再次低头看了一下。
  
  这一低头,却看到了另外的东西:两个漂移板之间斜着公路的方向出现了一个长长的东
  
  西。
  
  影子。
  
  不是我的,因为我的影子迎着灯光,分明就在后面。
  
  我看着这个影子,贴着漂移板一直跟着我在向前,没有移开。我下意识地想看我的右边
  
  有没有什么杆子什么东西,刚想回头。突然,这个影子瞬间离开了我的漂移板,但是它还是
  
  有一定的速度在跟着我。
  
  我开始有些恐惧。瞬间转头。想证明我的想法。
  
  但是。
  
  这一转。诡异的至今难忘。
  
  女孩出现了,就在我偏后。而且在走,走的速度也很快,但看不出任何吃力的样子,
  
  没有挥手,没有踏步。
  
  分明在飘。
  
  迎着风,拂着的披肩长发。
  
  在朝我看。
  
  诡异。
  
  惊诧。
  
  恐惧。
  
  疑惑。
  
  惶恐之际,我想立刻下板,但此刻双脚却拿不下来,我清楚地记着那种绑缚的感觉。
  
  想抬起来,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我哽咽地想让自己赶紧清醒,可能这只是一场梦。
  
  这不是梦。
  
  风吹的眼睛很涩,腿也很累,也有些阵阵的疼痛,我清楚地感受的到。
  
  只有我知道。
  
  这样恐惧的情境,好像不会发现美丽。
  
  但她确实美丽。
  
  我的速度不变,很快也很慢。不是我在控制。
  
  而她慢慢快要赶上我。
  
  这时,我看到的却是另一个意象。
  
  大大的眼睛。没有任何装扮。樱桃小嘴,小鼻子,小面颊。
  
  很小巧的样子。
  
  玲珑。
  
  这是一个美人。
  
  但忘了一点。
  
  雪白。
  
  皮肤是白的,而且那种白说不出的感觉,在微光下给人一种不舒服。
  
  雪白的没人。
  
  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很严肃。然后向我飘来。
  
  从来没有这样。当自己不能动,另一面又是难以预料的未知。
  
  恐惧。
  
  极致。
  
  我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路。但自己的感觉这里应该到了学校。
  
  没有到。
  
  只有女人。
  
  就在我身旁。
  
  她的速度显然很快。而且漂过来。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她在我右边,贴着我。跟我齐平。速度一致。
  
  好像不能转头。
  
  这一刻我明白自己的躯体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看着她的脸。也许是她的用意。
  
  这种最近距离的注视,让我看到了她所有一切。
  
  她比我稍矮一些,眼睛很大,小巧的面孔,那么玲珑。
  
  黑色的长头发。
  
  白色的连衣裙。看不到脚。
  
  这是一个美人。
  
  但她给我的却不是美,而是恐惧。
  
  我想挣脱一切。
  
  眼球转了一大圈,四周很静寂,没有任何东西,朦朦胧胧地好像有些建筑,应该还在
  
  市区。
  
  这种内心极度的纠结感和恐惧感,让我看到地只有黑暗。
  
  但是..
  
  有风,有光,有漂移板。
  
  “滋——嘭滋——”。这个声音。刚才的声音。我听到了。
  
  当一切很朦胧,一切很诡异,一切很恐惧。
  
  “不用害怕..”。
  
  一个声音。
  
  我没有说话,心也没有。
  
  正是她。
  
  一个像鬼魅一样的意象。
  
  她说话了。
  
  “我不会伤害你,你不用担心”。她说的很淡,但可以听得很清。
  
  一种通灵的感觉。
  
  空旷,通灵,这种声音阔大了整个空间。
  
  压住内心的恐惧,一身冷汗已经湿透了后背,我颤颤地应声:“你..你是谁?为..为什
  
  么..”。
  
  我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她说。“你可以相信我。我开始也不相信”。好像很无奈,那种
  
  感觉我感到她应该受了什么样的伤害。
  
  我点了点头。
  
  “我不是人。只记得从我躺下的那天开始,我飘了起来,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在地上躺着
  
  ,我明白了我可能成了魂魄。”
  
  她没有表情。
  
  很庄重。
  
  “你是鬼?”我颤颤地觉悟到鬼这个意象。
  
  她没有应声。看着前方,跟我一样漂着。
  
  我知道她默认了鬼的概念。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而今天也没
  
  有做梦,那她应该是个魂魄。”
  
  “我相信。”对她说。虽然还是很恐惧。
  
  她望了我一眼,只是一眼,淡淡地道:“当我开始漂浮,我发现我什么也碰不到,能穿
  
  透任何东西。我说的话没有人能听到。”
  
  “那我跟你..”。我有些诧异。看着她苍白的脸。
  
  “没错,这个我也不清楚。记着你有一天晚上用你的板子在这条路上滑,你穿透了我”
  
  。
  
  “什么?我穿透了你?”我很惊讶。而后一想,她是魂魄。我慢慢有了思绪。“但穿透
  
  了之后我就可以看到你了吗?然后就可以跟你说话了是吗?”
  
  我似有所悟。
  
  “我不知道。”她淡淡地道。
  
  “恩?”
  
  “去年五月二十号,我在这里出了车祸。”
  
  我听她说到了死,立刻产生了一种心底里的同情心。
  
  “就在这里,这条柏油路行人道。”
  
  她说的很重,好像很伤心,也有些气愤。
  
  我慢慢开始适应了她的身份,但当我想问她更多的东西时,我听到了急切的燥鸣声,漂
  
  移板也开始晃动,风变的尤其大,一个侧闪,摔下了漂移板。跌在地上。
  
  穿梭的汽车,燥鸣,高大的建筑,楼房,什么都存在,一切都很清晰。
  
  但唯一少了一样东西。
  
  她。
  
  清晰的东北方,我的学校。
  
  依旧旋转的漂移板。
  
  我的心一百八十度的旋转。
  
  这是梦。这不是。
  
  现在的风很清,北方的天空也好像要透露一点星光。
  
  第二天。
  
  天空变的晴朗,一夜的昏昏沉沉,没有睡好,头疼地厉害。脑子里全是昨晚的一幕。
  
  还有。
  
  房间里莫名的摩擦声。
  
  我很害怕。
  
  但生活需要继续,白天还需要面对一个大叔。
  
  一天下来,工作很累,没有一点精力,全是那个意象。
  
  我的感觉是淡淡的恐惧,里面还有一些美丽。
  
  也许越是美丽的东西,越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追求。尽管有太大的风险。
  
  所以,我决定去寻找这个意象。
  
  还是在那里。
  
  还是在那时。
  
  今晚的风不算大,天也有些想要下雨的样子。
  
  夏天。
  
  夏天的风。
  
  一样的漂移板。
  
  又是一晚。
  
  十点半。
  
  风变大。
  
  没有人。
  
  只有我。
  
  我的目的很明确。证明这份记忆的真实性。
  
  依然这个地方,踩着漂移板。
  
  也许是先前的经历,我镇定了许多。心里有些紧张。
  
  一路向前。
  
  淡淡的微光,只是比之前多了一些雨丝。
  
  还有一些惶恐。
  
  快要湿漉的柏油路,脚下的漂移板,没有了先前的动力。
  
  速度开始减慢。
  
  一切开始变静。也许是雨的关系,公路上没有一辆汽车。
  
  当所有开始朦胧,一切好像又陷入梦境。
  
  “滋——嘭滋——”。
  
  诡异的声音,我的漂移板,昨晚回去检查了明明没有问题。
  
  低头的一瞬间,我意识到影子的出现。
  
  我吸了一口雨气。
  
  镇定。
  
  然后慢慢回头。
  
  白色的玲珑。
  
  大大的眼睛,美丽的意象。飘在我旁边。
  
  出于好奇,我想看到她的腿,但是却意识到躯体同样失去了控制。
  
  没有声音。
  
  雨的声音。
  
  “我需要你帮我办成一件事。”
  
  很平淡,很苍白。
  
  她的声音一点杂质没有。
  
  空灵。
  
  “哦?什么事?”我不再恐惧,看着她的样子反而有一些同情。
  
  “我现在碰不到任何人,说不了任何话,我要你完成我的遗愿。”混着淋漓的雨声,哑
  
  哑的。
  
  “遗愿?这..还..”。
  
  “三日之内你去蔷薇路第二大道大厦后面找到一块古青的汉白玉石,然后打开,下面有
  
  我写给一个人的信。你找到它然后带着它去情柳巷的古柳树下等一个人,他肯定在那儿。”
  
  她说的很急迫。也很紧张,表情很庄重。
  
  显然这件事对她来说很重要。
  
  我没有想。直接答道:“我答应你。”
  
  “谢谢你”。
  
  如果可以在黑色的天空上面加一轮圆月,会很美丽。
  
  她竟然笑了。
  
  朝着我笑。
  
  那是一种动情的微笑,笑得很淡,也有些腼腆。
  
  此刻,我突然感到身体有了知觉,连脚上的那种麻痹感也可以感受地到。
  
  我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看了她一眼,她点了点头。
  
  明白了一切。
  
  “记住一定要晚上。”她叮嘱了我一句。
  
  我很想知道原因,但没有问。
  
  可能精力全在她的身上,我快要失去平衡,就要摔倒。心想可能情况会和昨晚一样。
  
  但是,一只手。
  
  她扶住了我。
  
  胳膊。
  
  从来没有试过一个人的躯体会这样冰冷。
  
  魂魄。
  
  鬼魅。
  
  但很美丽。
  
  我相信了。
  
  而且。
  
  她能碰到我。
  
  “谢——谢”。我看着她。
  
  她没有回答,只是一笑。还在想事情。
  
  “你——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她。
  
  “我?”
  
  她一愣。
  
  “翊夏”。
  
  她回答了我,那种表情,很可爱。
  
  “我叫少凌”。“白少凌。”
  
  她点点头。
  
  我没有想到,我在跟你一个鬼魅魂魄聊天,而且这确确实实存在。
  
  当雨丝开始消停,当一切接近清晰。
  
  白色的魅影。
  
  消逝。
  
  “我会记住的。”我看着她的脸,虽然有些害怕。
  
  而她,却突然陷入了冷漠,两眼盯着前方,表情很浓重。我不知道为什么。
  
  她应该有听到。
  
  这一切来的很突然,正像她的离去。
  
  飘着的垂音在雨中游荡:
  
  “白少凌,答应我,我没时间了..”
  
  回荡了好久。
  
  直到只能听到末雨之声。
  
  摇摆的树。
  
  清晰的树。
  
  诡异的树。
  
  游动的漂移板,这次反而异常平稳。
  
  这一切就这样发生,已经第二次。
  
  我相信。
  
  除非你不相信。
  
  因为所有感情都很细腻,有些现实的离愁,有些社会的悲怨。
  
  那天晚上,我将所有一切发生之事想了一遍。
  
  蔷薇路,第二大道,汉白玉,古青。
  
  有一些复古。
  
  她也有些不同。
  
  一个漂亮女孩,出了车祸,后来一个男人,一封遗留的信,在汉白玉下面,汉白玉竟然
  
  在第二大道大厦之后。
  
  一夜的苦思幂想,没有想清楚。
  
  干涩的眼睛,伴着浓重的困意,头疼的要死,却无法入睡。
  
  所有这一切。
  
  我决定求个究竟。
  
  雨停了。
  
  空气也很新鲜。
  
  只是心情不是。
  
  恰逢周末,却不可以休息。
  
  这个周末需要加班。
  
  恍惚的一上午工作,掩盖不了思绪。
  
  下午四点,我找到了第二大道,一座宏伟的大厦,直冲云天。
  
  灰蒙蒙的云,就在其顶上。
  
  我刻意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沉闷的之地,四周没有什么建筑,却唯独这一座楼显
  
  得异常庞大,树也少得稀奇。
  
  而远远看楼的后面,仿佛有一团雾气,挡住视线,想看清却也看不清。
  
  头顶上分明有太阳。
  
  很亮。
  
  尽管是傍晚。风也不大。好像一切预示着新事件的发生。
  
  昏暗。
  
  只是在这里。
  
  我有些畏惧,轻步走到这个朦胧之地。
  
  一团迷雾。
  
  一片爬山虎。
  
  一片泛了红的古墙。
  
  湿漉漉。红颜色。包扎着厚厚的爬山虎,像裹住一些不可见的东西。
  
  封闭。
  
  闷热无比。
  
  无风。
  
  而墙与地面的链接之处却是断壁残垣,显得尤其破旧。
  
  我有些纳闷,楼的前面如此雄伟,后面却是破壁残垣,而且墙壁显然是旧式建筑。这座
  
  楼应该是这几年刚建造不久,为何这里却..
  
  沉思。
  
  抬头。
  
  仰望。
  
  好像有一阵风,突袭的风,头顶上感觉有东西砸了下来。很微小,不是很疼。
  
  碎石。
  
  竟然是砖头。
  
  难道..
  
  我细细的观视着爬山虎。想要找到一些东西。
  
  突然,细发一阵摆动。
  
  又是一阵狂风。
  
  当我再次抬头。
  
  一切。
  
  就在爬山虎的里面。
  
  用什么颜料,抑或是雕刻。
  
  有什么图画。
  
  画着的莫名之物。
  
  而我看到的不只是一道印痕。
  
  空气很涩。抽打着鼻膜。
  
  有些呼吸困难。
  
  从来没有过的不舒服,胸口至闷,恶心的感觉。
  
  一只眼睛。
  
  用红色颜料勾勒出来的,尤其逼真。
  
  留着红色的鲜血。
  
  成堆。
  
  黑色的瞳孔,偌大无比,细腻的血丝,将白色的眼白衬托的恶心。
  
  十分。
  
  从未见过这样一种眼神,那种神情就像在索命,一种亡命般的求生感,极度的恐惧,渴
  
  望自由,渴望生命。
  
  眼睛流淌着鲜血。
  
  一种怨恨。
  
  一种怒咒。
  
  咒怨。
  
  我尽力克制这种正面的仰视,极度的不舒服我觉得腿也变得松软,一个泄气,坐到地上
  
  。
  
  湿漉漉。
  
  泥。
  
  红色。
  
  红颜色的湿泥。
  
  像在蠕动。
  
  一团,一堆。
  
  一股恶心。
  
  我仿佛闻到了一股腥味。
  
  血腥。
  
  眼神有些迷糊,精神也开始彷徨,一种求生的欲望。
  
  这是种意识与非意识之间的对抗,我突然感觉生命快要到了极点。
  
  我想我看到了一只老虎,一个老人。
  
  如果有一阵风,会不会好一些。
  
  一阵大风。
  
  意识有些清醒。
  
  这时右手的乱触中模模糊糊摸到了什么硬的东西,像是一快凸出的差板,在蠕动的泥土
  
  中感觉异常坚硬。
  
  我立刻意识到了那个鬼魂所言。
  
  汉白玉。
  
  我顺手摸了一下它的表面,很光滑,一点杂凸也没有。
  
  “汉白玉,那下面..”
  
  想法很快,我的决定也很快。
  
  借助少有的力气,我的手立刻转而从石板跟地面的差缝里伸了进去。
  
  一些像胶水一样的东西,黏黏的,好像混着一些沙子,还有树叶,我试图寻找什么算得
  
  上宝贝的东西,但摸到的却好像丝线一样的东西,粘在一起。
  
  我竟然没想到这个意象。
  
  一团头发。
  
  混着的黏黏胶水,难免感觉恶心。
  
  “她让我拿的东西就是这玩意儿?”我很苦恼。那她让我给那个男的东西也是这堆头发
  
  ,什么意思。
  
  我的手还在继续往下摸索。突然,感觉手指一凉,好像触到了什么凉飕飕的东西,而且
  
  那种两很透骨。
  
  这种形式我关注的只是生命。
  
  拿到东西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想到这里,我的手往下一捅,想象着把这个东西抓出来,结果手刚下去,就明白这是一
  
  个匣子,而且质地好像是石头。
  
  好凉的石头。
  
  我摸索什么可以攥出来的方法。
  
  猜测没有错。
  
  一个把手。
  
  匣子往上靠边的位置。
  
  再也没有时间多想,我抓紧把手,用上所有力气,用力一提,也许是体力不支,感觉重
  
  如千斤。
  
  有功夫,有力气。
  
  提了出来。
  
  顺着惯性一下子甩到地上。
  
  “当——”巨响。
  
  立在我双腿之间。
  
  这时,我不得不将希望寄托在风的身上。
  
  没错。
  
  还是一阵狂风。
  
  顿时,心中的那团闷气好像一下子泄了出去,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那种舒服感就像干
  
  渴之后狂饮雪碧。
  
  于是,意识开始变得清晰。
  
  附近的一切慢慢有了些轮廓。
  
  有了力气。
  
  只是胳膊有些微酸。
  
  环顾了四周,没有任何可疑,而背后头顶的那只眼睛我没有勇气再去看。
  
  一切只是因为看了那只血眼。
  
  或许还有一只。
  
  就在爬山虎内。
  
  我很快爬了起来,转身查看那块想象中的汉白玉。
  
  一切很明显。
  
  地上是土,也是红色,只是显眼的有一块凸起。
  
  这块石板有半米左右,青白色,上面零星地可以看到几个亮点,板的一边重重地压进了
  
  土里,而另一边则翘起一大截。
  
  我弓下腰,往缝隙里面瞅。
  
  草杂的一堆东西,偶尔还有几只大蚂蚁。
  
  刚才想到的没错。
  
  一堆头发,扎在一起。
  
  只是。
  
  红色的头发。
  
  被一根白色的绳子绑着。
  
  我搞不明白。
  
  然后转身,盯起了这个匣子。
  
  玉石。
  
  玉盒子。
  
  雪白的美玉,盖子上显眼得雕琢着东西。
  
  一个美女。
  
  裸体。
  
  很精细,我观摩着,不禁对这精细完美的雕琢艺术感到钦佩。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细节
  
  ,从下往上,突然,一种诡异的感觉一下子罩住全身,那双眼睛,那种表情,不正是..
  
  没错。
  
  正是她。
  
  那个叫翊夏的女子。
  
  而那双眼睛..
  
  我惬意地将眼珠子往左上方瞅,打了个冷颤。
  
  这眼睛分明就是..
  
  所有这一切,就像个九连环,乱七八糟,想解解不开。
  
  一环扣一环。
  
  但我心里明白,想弄清楚这一切,必须..
  
  这个匣子。
  
  刚才试了一下,很重,这个玉石匣如此精美,也很宝贵,那里面的东西是不是更宝贵。
  
  我在猜想。
  
  狂风变成了微风,这个时间应该有七点左右,因为西边的天空有些茫然的泛黄。
  
  如果我想弄清楚一切,就必须打开这个箱子。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比这匣子更珍贵。
  
  我意已决,情已至极,没有人能阻止我。
  
  然而。
  
  好像这种冲动和好奇会迷失一个人。于是。
  
  忘了一件事。
  
  我的手有些微颤,呼吸也开始加深,慢慢弯下腰,蹲在石匣旁。
  
  我的眼里只有你。
  
  没有它。
  
  匣子。
  
  当我的手离匣子只有零点零一公分,我的手开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凉意。
  
  好冰。
  
  跟刚才一样。
  
  但手已至此,越大的好奇心,越大的冲动。
  
  直接按了上去,两只手。
  
  凉。
  
  好凉。
  
  确实凉。
  
  因为手的触觉好像没了。
  
  手失去了感觉,而胳膊没有,借助胳膊的力量,我用力向上一推。
  
  这一切,
  
  来的那么快,你都没有时间去多作后备之事。
  
  即使还有什么想法,
  
  来不及。
  
  正像一场车祸。
  
  来的时候很开心,去的时候只是一瞬间。
  
  什么都没了。
  
  眼前的光很明了,这是一瞬间的发射。
  
  光的发射。
  
  好耀眼,好刺眼。
  
  我立刻紧紧遮住强光,希望它赶紧消散,我要看清一切。
  
  不可以。
  
  这种强光持续了一分钟,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光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自己
  
  也看不到自己,所有这一切都只是空的,甚至连空气都没有。
  
  我在哪里,我不知道。
  
  只剩下思维。
  
  我除了可以想象。
  
  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空间。
  
  突然,我听到了喧杂的吵闹,人流马蹄,叫卖滚动。
  
  一种诡异的像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的声音。
  
  这是一种听觉。
  
  从未有过。
  
  从我打开这个盒子。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还在想,但容不得多想。
  
  突然间,身体像是失去了重量,悠悠乎飘了起来。
  
  旋转。
  
  只是一瞬间,开始很温柔。下一时刻,却变成了旋转。
  
  空气挤压着身体,我的头到了下面,又到了上面。
  
  我在动。
  
  旋转地动。
  
  刚才的那种沉闷与恶心再次出现,头晕目眩。
  
  突然间一阵狂风,感觉像是在瞬移,身子像压缩的饼干。揉锁着的躯体,时快时慢,旋
  
  转而进。
  
  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一刻,也许只有几秒钟,却感觉那么漫长。
  
  因为痛苦。
  
  耳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
  
  直到听到有人在说:
  
  “你这人如何这般无礼?”
  
  很清晰,我听的清清楚楚。
  
  仅有的一丝意识,我听到的是这样一句话。
  
  那之后。
  
  什么都没有了。
  
  空。
  
  昏迷。
  
  这一部分是白的。
  
  应该有一段时间。
  
  风是软的。
  
  很轻。
  
  很清。
  
  这是一条甬道,一条还算整齐的甬道,但是尤其的宽。
  
  我睁开眼的那一刹那,我知道这一切都,将改变。
  
  什么都变了。
  
  这里的建筑,复古,琼楼,木制,统一。正对着我的一座宏伟的三层木架房,很精卓,很
  
  雅观。如果看得仔细,可以看到刻着龙凤的棱角向上翻起,每一层都有人。几张桌子,靠着
  
  甬路,向下垂观,必能赏得淋漓尽致。而他们的着装,正是丝绸麻布成群,围绕满身,虽然
  
  看这不是很舒服,但也气派。
  
  我想我明白了。
  
  穿越。
  
  另一个空间。
  
  一个朝代。
  
  只是。
  
  他们在看我。
  
  盯着我看。那种眼神,好奇,异样,不可思议。
  
  我的右边,一条长长的甬路,直通一个方向,成上升趋势,左边是一个木桩子,而我的左
  
  手恰巧按在了上面。
  
  “汪汪——”
  
  还有一条狗。疯狂的狗。
  
  疼。
  
  我尽力摆动身体,想要站起来,可当我转头时,却见一彪形壮汉怒目而视。
  
  “好小子,老子的摊儿你也敢碰,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一双怒目。话还未说话,就
  
  一把攥住了我的衣襟,“瞧你这什么打扮,我管你什么达官贵人,告你小子..今天你要是不
  
  赔我,今天就别想活!!”他的声音很大,吵嚷着,吸引着行人路过,他的手很有力,被他
  
  一抓,顿时感觉肩部像酥松的饼干,一点力气没有。
  
  低头环视,一地的橘子。
  
  形势紧急,我当机立断。
  
  从兜里掏出准备用来吃晚饭的十块钱扔给他。“呢..给你。”朝他一扔,很不屑。
  
  站了起来。
  
  踉跄。
  
  大汉接过那张人民币,一愣,然后顿时暴喝道:“去***个蛋,臭小子,敢玩儿你大爷
  
  ,你不想活了?”说完,将钱朝我狠狠地甩来,砸在我身上。
  
  我这才想起了钱的事情。
  
  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想要让自己醒过来。
  
  那种疼,超疼。
  
  自己扇的。
  
  确确实实。
  
  另一个时空。
  
  看他说的话,四周的建筑,甬路,琼楼,雕琢。
  
  这应该是中国的某一个时代。
  
  看着他的拳头和周围凑热闹的人,我有些惶恐,措手不及,不知所措。
  
  极致。
  
  又是这种恐惧。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这东西可以救人。我现在才发现。
  
  音乐。
  
  听了不下一千遍。
  
  但此时,好像从未有人听过。
  
  静了,包括大汉的速度。
  
  他停住了。
  
  声音是从我身上发出的,一个女孩的声音。
  
  也许本来就很优美。
  
  闹钟响了。
  
  八点。
  
  这个时刻会不会有些奇迹,我在渴望,因为好多诡异的事情让我对未知之事抱有希望。
  
  也许一滴眼泪,也许一阵清风。
  
  一首曲子。
  
  她应该会出现在古青玉石旁的,那个叫翊夏的姑娘。
  
  她也会在那里等我的,这是她说的。
  
  但她好像还说过。
  
  “一定不可以拆”。
  
  她说的。
  
  我想了起来。
  
  而我,在哪里,是在盒子里,还是在另一个世界。
  
  不明白。
  
  惶恐中的闹钟铃声,我赶紧掏出手机。
  
  却不巧掏出了另外一个东西。
  
  紫色透明的石头,长长的,但没有棱角。
  
  琼。
  
  紫琼。
  
  这是我的意识。那一刹那,我的思绪到了易经之上,“上古之玉,炫五色,红,白,紫
  
  ,青,黑,话盘古开天之碎石,尤以紫玉为宝,奇用。”
  
  葬经里面也有这样的解释。
  
  看着停滞的脚步和诧异的面孔,我突生一记。
  
  将计就计。
  
  我大叫一声:“天冥,老君,转世”。稀里糊涂的编了一句,脱口而出,朝着天空。
  
  混着那首老鼠爱大米,还真有感觉。
  
  周围的人一看我的举动,有些诧异,但如果有些东西是从未见过的诡异,那他们会不会
  
  害怕。
  
  他们很害怕。
  
  纷纷往后退了一大步。
  
  包括那壮汉。
  
  看到情势如此,我当即立断,抓紧手机跟琼,一转身,撒腿就跑。
  
  可能是路上行人看到我的亡命摸样,又是一身异样的穿着,都纷纷给我让开了路。我屏
  
  住呼吸一口气冲了好远。
  
  回头看时,见没有人追,我这才放松下来,大喘。
  
  上午。
  
  有风。
  
  落魄的少年。
  
  穿梭的男孩。
  
  垂柳,银杏,这里竟然尤其的多。
  
  城门。
  
  开始变的理性,因为看到了两个字。
  
  很文雅,很清意,有意境,也有美女。
  
  随风拂动的长发,有丁香一样的姑娘,在长长的雨巷漫步,然后垂发,悠然清晰的江南
  
  小桥。
  
  苏州。
  
  城楼很高。
  
  楼下的门也很大,铜门。
  
  门旁阔阔地站着两个士兵。尤其高大。
  
  为什么这么帅。
  
  也许所谓的影视剧里面的士兵都很虚构,这士兵的确很帅。
  
  这个地方也尤其高,怪不得刚才急冲上来感觉如此吃力,所以当我转身。
  
  一览众物小。
  
  这个城市的树很多,水汽很浓,上空浮着一团雾气,在微弱的阳光折射下,显得很壮观,仿若仙居之地。
  
  莫非此乃仙境。
  
  小桥流水,泛湖小船。
  
  游人繁华,一片生机。
  
  未完待续——
  
  

上一篇:樱树下的琉璃草(第一话)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