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校园

是谁在我的心里栽种下葵花

时间:2012-10-10 9:20:50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991  评论:0
内容摘要:  程浅沁失去唐嘉蜜友情的那一刻,唐嘉蜜也狠狠甩开了费伊试图挽留她的手。    唐嘉蜜还是迈着她大大的步子,一惯地抬着高傲的下巴,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小小的程浅沁,蹲在地上的姿势像极了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纤细的右手紧紧捂着右脸,发丝悲伤地垂下来,遮住了她同样低垂的眼神。 ...
  程浅沁失去唐嘉蜜友情的那一刻,唐嘉蜜也狠狠甩开了费伊试图挽留她的手。
  
  唐嘉蜜还是迈着她大大的步子,一惯地抬着高傲的下巴,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小小的程浅沁,蹲在地上的姿势像极了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纤细的右手紧紧捂着右脸,发丝悲伤地垂下来,遮住了她同样低垂的眼神。
  
  过了好久,费伊才把视线从唐嘉蜜早已离开的地方缓缓地收回来,猛然转过身,才发现程浅沁还蹲在那儿。
  
  “噢,该死。”费伊拍了拍脑袋,走到浅沁跟前,也慢慢蹲下来。“浅沁,”费伊在心里骂了一千一万遍自己是个大笨瓜,只因此刻才发现浅沁的泪水在吧嗒吧嗒往下掉。费伊很努力把头低了又低,才勉强正视浅沁的脸,“还疼么?把手拿开,让我看看。”
  
  这个冬天真冷。费伊语调很淡声音很低,但呼吸出的一团团白气还是让浅沁感到了些许难得的温暖。她冰冷的右手被费伊同样冰冷的左手轻轻拿开,他的右手拨开了她垂下来的头发。最终,她抬起了满是泪痕亦冻得通红的小脸。于是,他看到了眼前这个委屈的丫头肿起的右脸,和快要咬破的苍白的嘴唇。
  
  浅沁慢慢站起来,跺了跺麻木的双脚,险些站不住又被费伊及时拉了一把。“谢谢噢。”浅沁依然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费伊听着浅沁浓浓的鼻音,心里又难过又内疚。他沉默了半天,还是淡淡说了句:今天真冷,走吧。
  
  这是个灰蒙蒙的冬日。就在这样一个阴冷的下午,唐嘉蜜给了她最好的朋友程浅沁一记响亮的耳光,然后拼命甩掉了宠爱她很久的费伊挽留的双手。利落帅气的碎发跳跃着,瘦而清决的背影很快走远,只留下她那一句尖锐的话还在不停地搅动着将要凝固的冷空气。
  
  缘分到头,好聚好散。
  
  程浅沁最初遇见唐嘉蜜的时候,就被她像小太阳一样发出的光芒所震慑。她迈着很大很夸张但的确很潇洒的步子几乎是跳上了,发奖的主席台。坐在书法类获奖区的程浅沁清晰完整地看到了她的背影:清爽的短发,咖啡色的紧身上衣,瘦削的肩胛骨线条分明,鲜红色的肥大的休闲裤,一条细细的银白色的晶亮小链子缠绕在腰间。唐嘉蜜帅气地转身,面对着所有人所有镜头微笑,再鞠躬,又在潮水般的掌声中大步走回自己的座位。
  
  散场的喧哗搅得心里不安宁,程浅沁出礼堂大门又左拐,数了三个台阶,坐了下来。“嗨,程浅沁。”猛然抬头,发现眼前站着那个会发光的唐嘉蜜。“找你好久找不到,原来你在这儿,”唐嘉蜜讲话速度很快,声音清亮,“我喜欢你,交个朋友。”伸出左手,动作礼貌又大方,语气中有着不容拒绝的自信,目光里又有着期待。程浅沁站起来,走下三级台阶,握住她的手。
  
  唐嘉蜜不止一次对浅沁说起她对她的喜爱:“你领奖的时候我睁大眼睛看着你,那么好看的小姑娘啊头发那么顺垂在肩上,真是可爱……你浅浅地冲着大伙儿笑的时候我就想冲上去牵你的手,哈哈好不容易忍住了。”
  
  借着所谓校园里的“名人效应”,这一对好朋友便成了很多目光的追随点,意思就是说,几乎无人不晓那个很瘦的短发的是唐嘉蜜,笑起来很爽朗,画画得很棒;那个小小的长发柔顺的是程浅沁,字写得好文章也不错。唐嘉蜜总是用左手牵着程浅沁的右手,两个人一起走路的时候唐嘉蜜也放慢了她一向的大步调而迎合着浅沁。两个人甚至穿过情侣套装,是金黄色的短袖衫,胸前有大朵镶着亮片的葵花图案。浅沁觉得太鲜艳太招摇所以有些抗拒,嘉蜜却哈哈大笑着说姑娘啊我还嫌它太平淡了哩!最终也只穿了一次而作罢,只因那种颜色招来了很多小飞虫停在上面,弄得浅沁手足无措。嘉蜜却在一边笑得肚子痛。浅沁把衣服洗净叠好,说嘉嘉,我觉得葵花是最漂亮的花儿,你能为我画一些葵花么?
  
  嗯,姑娘发话了我一定遵命。可是我觉得向日葵很没出息,总是跟着太阳走,一点个性都没有!
  
  浅沁笑笑,心里并不认同,但也不再多说。嘉嘉素来喜欢张扬有性格的物什,浅沁是知道的。她也曾小心翼翼问过嘉蜜,为什么会选择很平凡的自己做朋友。唐嘉蜜扬起下巴说,谁再敢说我家姑娘普通,我会发怒,会对TA不客气!然后又捏捏浅沁白净的小脸笑眯眯地对她说,小姑娘,你真的好可爱噢!
  
  艺术生唐嘉蜜,有着极高的美术天分。性格奔放感情洒脱,对一切反感的事物总是大声说不,亦强烈占有所有她想要的东西。专业课上她躲在画架后面眯着眼睛打盹,做完小小的美梦又忽而清醒,偷偷从后门跑出去,徒留下雪白的画纸孤寂悲伤。她奔跑,发丝飞扬着笑容盛开在嘴角。她奔跑,张开单薄却有力的臂膀像要高飞的大鸟。她奔跑,穿过长长迂回的楼道一直跑到那个有她最好的朋友程浅沁的教室。她想她的姑娘了,她就要来看看她。唐嘉蜜倚在门边上,偷偷把脑袋探往门里看,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小姑娘。她的长发垂下来遮住脸,她的样子很认真。嘉蜜小小笑了一下,抬起头,就看到讲桌后坐着的那个男生。清爽利落的板刷头,高高的鼻梁抿着的嘴巴,让他的侧脸看起来分外俊朗。唐嘉蜜的心跳好象突然没有了,她嘴边的笑容也挂在那儿不再摇曳。那个男生突然就把脸正了过来,睁着很清澈的眼睛看着门外的唐嘉蜜,然后他放下笔,轻轻站起来,径直朝唐嘉蜜走够来。“我们在上自习,唐嘉蜜,你是来找程的么?”漂亮的男生声音十分低沉,但唐嘉蜜却把每个字都听得很清楚。她突然笑了,笑出了清脆的声音,又急忙点点头。浅沁被叫了出来,见嘉嘉在笑个不停便十分疑惑:“嘉嘉,找我有事么?又开心什么哪?”
  
  “浅沁,他,”嘉嘉又把半个身子探进门去给浅沁指了指端坐在讲台上但分明望着自己这边的男生,“就是他,叫什么名字?”
  
  “噢,我们班长么?他叫费伊。”
  
  “伊人的伊吗?我喜欢他。”
  
  于是唐嘉蜜频繁来浅沁的班里找她,亦无数次假装遇到费伊,然后喊他的名字跟他打招呼。
  
  于是唐嘉蜜渐渐很自然地拉住费伊的衣角说,费伊你刚理了头发么真好看。
  
  于是唐嘉蜜靠在门边上冲着费伊大声喊拿香皂来我要洗脸。
  
  浅沁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分不清是高兴还是失落地想:嘉嘉,貌似全世界都知道你们在恋爱。
  
  唐嘉蜜偶尔和浅沁遇到,还是会用左手拉住她的右手,还是用很快很激昂的语速说着大部分是关于费伊的话。拿出两个人一起拍的大头贴给浅沁看,暂且不去讨论是否有炫耀的成分。小小的格子画隔不开甜蜜的笑容,费伊的下巴抵在嘉嘉的肩上,嘉嘉调皮地揪着费伊的耳朵……浅沁还是浅浅笑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嘉嘉,你忘了浅沁么?”唐嘉蜜飞快地在浅沁的右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大声坚定地说我没有忘记我的姑娘!浅沁大度地笑了笑,又听见她十分信任十分亲密的唐嘉蜜认真地说:“只不过,我现在喜欢他更多。”
  
  每每自习课,浅沁看到自己正前方讲桌旁的费伊认真学习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有太多的话不曾说过,但不代表她没有那些想法和感觉。她怀念起过往的每一个小细节,总会觉得心里生出一股一股的悲凉。她从来不是个主动的人,所以如今,她在被动着退出。
  
  课间的时候,浅沁听到了嘉嘉的笑声,只不过她不再走出教室,因为她明白嘉嘉要找的人已经不是她。半晌,费伊坐到身边,把一卷画纸递给浅沁,说,这是嘉嘉给你的。费伊的声音很低沉,但浅沁把每一个字都听的很清楚。展开画纸,看到一株葵花,一双葵花,一片葵花。纸上那些金黄的笑容,让浅沁的眼泪一下子掉了出来,溅到了层层金黄上,溅透了纸背。费伊略有惊慌,浅沁连忙擦擦泪,用浓浓的鼻音轻描淡写:“没事啦。我很开心。”
  
  唐嘉蜜要去考专业,要走一个月。她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包括费伊和浅沁。费伊仿佛一下子落了单,许是因为之前两个人的热闹和欢乐过于丰盛。而浅沁在过长的失望后有些释然:她已明白自己将要失去这份友情,她明白与嘉嘉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了解高傲的嘉嘉喜欢极端,她清晰记得当初嘉嘉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决绝地说,我自己的事最重要,我决定要什么,一定要得到,我如果放手,就绝不留恋。
  
  费伊同队友一齐穿上了新订的队服,是明亮的黄色。费伊的背后是一个大大的“7”号,是他最喜欢的小贝。浅沁披着费伊脱下的外套坐在看台上,声音不大却很执着地为自己的班级为费伊喊着加油。浅沁不懂足球,却莫名生出许多分的热爱。
  
  中场休息,浅沁跑到场边仰着头看着费伊好看的眼睛,轻轻笑着不说一句话。费伊擦着汗笑着说:“丫头,咱们会赢哦。”语气亦坚定自信但不霸道,浅沁依然点点头,拿回毛巾又跑回座位。
  
  这是唐嘉蜜离开后的第30天,世界依然太平,只是有的伤口在隐隐做痛。唐嘉蜜离开了30天,习惯她的人怀抱着想念,却适应着孤单。不过是唐嘉蜜不在身边30天,她有她的快乐,我们也应该顺其自然。
  
  浅沁在校刊上发表的新文章,叫做《你曾在我的心里栽种下葵花》。有一段,是这么写的:
  
  我说我喜欢葵花,因为她执着,因为她怀抱着梦想不曾放弃。
  
  我说葵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花儿,因为她总是笑脸向人,隐藏悲伤。
  
  你一惯地扬起下巴,开始说着不喜欢葵花的原因。
  
  你一贯地来去自由,不被任何人所束缚。
  
  葵花有颗柔软的心,追随着向往的温暖。
  
  我渴望拥有勇敢争取一切的信心,我渴望拥有坚强面对一切的骄傲。
  
  葵花有不够热烈的灵魂,高于30℃的热度会让它流泪。
  
  你不满足当下的关怀,急于寻找更热闹的天空。
  
  你用彩笔绘出一片烂漫的葵花,但并不珍惜那些天真的笑脸。
  
  我收藏起一同穿过的葵花图案,要自己好好记住那段时光。
  
  你曾在我的心里播下花种,如今它们开出了朵朵葵花。
  
  我用你握过的右手,记录下你给过我的所有感动。
  
  费伊捧着校刊的手微微颤抖,他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只有浅沁才能看得懂的语言。他伸出手拨开她额前的发,说:“丫头,你真让人疼惜。”
  
  很老土的是,唐嘉蜜这时出现在班门口。依旧那么高傲漂亮,依旧把笑容停在了嘴角。浅沁刚刚喊了一声嘉嘉,她就跑开了。两个人追出来,才发现,这个冬天这么冷。
  
  “反正我也有男朋友了,也不怕跟你们说清楚。以后我们各走各的,再无任何联系。”
  
  “嘉嘉,你……”
  
  “你还要说什么?缘分到头,好聚好散。”
  
  “嘉嘉,我……”
  
  唐嘉蜜的左手扬起来,甩过程浅沁的右脸。
  
  那是她画画、写字、吃饭用的左手,是她牵过浅沁右手的左手,是她拽过费伊衣角的左手。
  
  那是她亲过的右脸,是她开玩笑时捏过的右脸,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右脸。
  
  左与右,却是海角与天涯,天与地,你与我永远的距离。
  
  程浅沁在新年的时候送给了费伊一幅她自己写的书法,上面是她书法比赛得第一名时写过的诗。虽然很稚嫩,却是她不曾说出口的感情:
  
  迷途无路出此门,冥草细花亦有心。
  
  鸳鸯乱点镜湖水,驿外子规月夜魂。
  
  五更惊起惧玉簪,两处闲愁知泪音。
  
  此心伊人应识得,幽怨由心自有论。
  
  费伊的脸上写满了开心,他还是用很低沉,但很温暖的声音对浅沁说:
  
  虽然我不可能像她一样很快推开另一扇门去进入新的世界,但我会努力,珍惜当下,珍惜身边的人。
  
  是谁曾在我的心里栽种下葵花,已经不再重要。我得到了你遗弃的30℃的温暖,就可以笑着流泪了。
  
  


       转载声明:

       尊重写作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添加出处链接,感谢!

       99原创散文网是一个纯公益的文学网站,我们倾力于打造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温馨家园,我们希望每一篇文字在这里都可以受到重视,我们真挚的愿意和每一位文学爱好者建立纯洁的友谊,我们也渴望每一位加入我们的成员都能够有所进步。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朝着这一目标奋斗,只要您能够支持,我们付出再多的汗水也无所谓。只要在这里能够让您进步,那么我们的存在才真正的具有价值。 99散文网,您网上的精神家园!所有文章归原作者版权所有,如果您转载了,请注明出处,谢谢!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