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情感故事

你是上天最好的饋贈

時間:2012-8-6 15:41:45  作者:  來源:久久文章網  查看:995  評論:0
內容摘要:    一    她第一次去孤兒院看到寧小邪的照片時,就不可避免地喜歡上了寧小邪。她向院長再三懇求,希望能領養寧小邪。院長起初并不同意,耐心地帶著她四處觀望,與其他更為優秀的孩子交談,但不論院里的領導如何勸說,她硬是固執地要寧小邪。    她說,寧小邪給了她從未有過的親切。她是一...
  

  一
  
  她第一次去孤兒院看到寧小邪的照片時,就不可避免地喜歡上了寧小邪。她向院長再三懇求,希望能領養寧小邪。院長起初并不同意,耐心地帶著她四處觀望,與其他更為優秀的孩子交談,但不論院里的領導如何勸說,她硬是固執地要寧小邪。
  
  她說,寧小邪給了她從未有過的親切。她是一個被丈夫拋棄的女人,沒有孩子,沒有工作,甚至沒有房子。
  
  當她主動要求見見寧小邪,并聽聽他的意見時,領導們為難了。她不知道,寧小邪是個多么孤僻搗蛋的孩子,他不但不和院里的同學們說話,還經常翻墻出去偷東西。
  
  一個小時后,她在城南的派出所里見到了一臉倔強的寧小邪。他坐在黃色的木椅上,高傲地抱著雙手,一動不動,那眼神里透出的不屑,終于使她明白,小邪是這里的常客。
  
  她始終沒有放棄領養寧小邪的念頭。她微笑著在他旁邊坐下,剛伸手撫摸他的腦袋,就被他一掌拍開了。這個孤獨而又不領他人情義的寧小邪,在頃刻間給了她一種同命相憐的安慰。
  
  低頭時,她看見寧小邪藍布短褲上的補丁,心疼不已。在這個車水馬龍的城市里,還有多少孩子穿著打補丁的短褲?
  
  她向警方出示了領養證明,并在保單上簽了字。出門后,她溫和地對寧小邪說:“孩子,你以后就和我一起生活吧,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豈料,她這句樸質的話,竟把寧小邪嚇得掉頭就跑。她拖著臃腫的身體,一直拼命跟在寧小邪身后。最后,路旁的一位巡警把寧小邪攔下了。寧小邪抬頭看看她汗濕且微笑的臉,忽然有了妥協的意念。
  
  二
  
  寧小邪從不叫她阿姨,更不會叫她媽媽。每次有所需求的時候,總是漫不經心地朝她喊一聲“喂”。
  
  “喂,明天要交學費。”“喂,我的那條短褲上哪兒去了?”“喂,你翻我的書包有沒有經過我同意?”
  
  寧小邪上學沒多久,就開始厭學了。他說班里的同學都不喜歡他,說他是小偷。她慢慢地勸慰他,拉著他烏黑的小手,如慈母一般,苦口婆心地告訴他諸多的人生道理。寧小邪靜靜地看著她微白的發,粗糙的手,忽然有種想哭的沖動。從來沒有那么一個人,像她這樣,不厭其煩不離不棄地開導他。
  
  清晨,寧小邪坐在她的三輪車上,心里溢滿了歡喜。不知何時,她開始了這樣的生活,每天騎著三輪車把寧小邪送到學校門口,而后又急急趕往農貿市場批一些新鮮的蔬菜水果,沿途叫賣。
  
  她喜歡這樣的生活,有事可做,有飯可吃,有人可等。
  
  寧小邪喜歡吃糖醋排骨,他只在無意間說了一次,她就記住了。后來,不論刮風下雨,桌上總有一小碟鮮嫩的糖醋排骨。寧小邪從不問原由,更不會朝她的碗里夾一筷子,但她仍舊開心,因為每次寧小邪都會大快朵頤地將她親手做的小菜吃得一干二凈。
  
  一個漾漾細雨的下午,寧小邪逃了體育課,打著花傘提早回家。半路,遇上了渾身濕透的她,站在雨中,和一位年紀相仿的中年婦女討價還價。因為一毛錢,她和別人爭執了很長時間。
  
  寧小邪忽然想起她清早說過的話。“沒事兒,這傘你拿著,我在市場里還有好幾把,過去就能取。待會兒放學肯定也在下雨,別淋壞了,記得早點回家。”
  
  寧小邪終于明白,家里其實只有一把傘。他換了另外一條路回家,繞很大的圈子。路上,他一直在盤算,一碟糖醋排骨究竟需要多少個一毛錢?
  
  臨睡的時候,寧小邪說:“喂,以后別做糖醋排骨了,換點青菜吧,我都吃膩了。”她笑笑:“行,你想吃什么,我都給你做。”
  
  當她掖好被角轉身出門后,寧小邪到底忍不住,嚶嚶地哭開了。她一個箭步飛奔過來,一把抱起床上的寧小邪,又是摸頭又是撫胸,一遍又一遍地問:“孩子,是這里疼嗎?還是這里疼?”
  
  寧小邪說不出話,躺在她溫熱的懷里,一直哭到沉沉睡去。
  
  三
  
  寧小邪從她的身份證上知道了她的生日,于是整天謀算著上哪兒弄一筆錢給她買點禮物。
  
  寧小邪見隔壁的房子不錯,看似很有錢,于是動了入室的念頭。
  
  當天,寧小邪沒去上課,他悄悄爬上墻頭,準備伺機而動。當他從枝葉里站起身子,預備爬樹下去時,一個威武的男人從里屋跳了出來。他的一聲威嚇,讓心虛的寧小邪從爬滿青苔的墻頭上摔了下來。
  
  寧小邪被抓的時候,她正在烈陽下蹬車叫賣。
  
  當她在隔壁看到寧小邪的樣子,并得知寧小邪已經骨折時,一向溫和明理的她,忽然面目猙獰,暴跳如雷。
  
  她忘了,寧小邪是因為偷東西才變成這樣的。
  
  她把寧小邪送進了醫院。寧小邪一次次哭著問她:“我是不是會變成瘸子?我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走路了?”她一次又一次堅定地告訴他:“不會的,只是輕微骨折,打了鋼釘之后就會好起來的。”
  
  為了湊夠寧小邪所需的費用,她每天早出晚歸,蹬幾十公里的路,喊啞了嗓子,只為將那車滿滿的蔬果賣出去。
  
  恢復期間的寧小邪脾氣壞得不行,他經常說:“與其這樣沒用地躺在床上,倒不如死了算了。”
  
  她生怕寧小邪憋出毛病,背著他,去了附近的足球場。寧小邪看著那些一路狂奔的孩子,沮喪地說:“帶我來這里做什么?我又玩不了。”
  
  她把寧小邪送到了守門員的位置,朝他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嘭!”寧小邪穩穩地抱住了飛來的足球。她在旁邊又蹦又跳,歡呼不已。寧小邪終于笑了。他不知道,這些孩子之所以愿意和他玩耍,不過是因為事先收到了她送的一大提桃子。
  
  回家的路上,寧小邪一路笑個不停。她又一次告訴他人生的道理:“其實每一種人都有價值。不管他是瘸子,聾子,還是傻子,只要他不放棄,就有活著的價值。”
  
  寧小邪伏在她寬闊的后背上,第一次向她許諾,以后再不偷盜。
  
  四
  
  寧小邪第一次因為成績拿了獎狀。他想為她做一頓飯,給她一個驚喜,但買菜需要錢,而他曾答應過她,以后再不偷盜。
  
  經過深思熟慮,寧小邪最終還是決定,從母親的衣柜里拿十五塊錢出來,買一點新鮮的排骨。他從未見她好好吃一頓肉。
  
  寧小邪學著她的樣子,把新鮮的排骨洗凈,丟到滾燙的油鍋炸一炸,而后又用事先準備好的糖醋調料潑上。雖然程序是對了,但畢竟掌握不好火候,結果,一大鍋脆生生排骨硬是讓寧小邪弄成了面目全非的焦炭。
  
  寧小邪守著那盤焦炭等了許久許久。當她蹬著三輪車回來的時候,寧小邪早已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她把今天賺到的錢盡數放進衣柜里,而后好好細算一遍,看到底還需要存多少錢才夠寧小邪以后念大學。
  
  十五塊人民幣不翼而飛,讓她心痛不己,她斷定,這就是寧小邪的舊病復發,倘若家里遭了賊的話,絕對不可能只拿走那么點錢。
  
  那是她第一次打寧小邪。細長的皮條在寧小邪的身上抽出了一條又一條的火線。她一面狠狠地打,一面哽咽著說:“你說,你答應過我什么?!你說!你到底答應過我什么?!我供你念書,教你做人,看來,全是白費了!”
  
  寧小邪在狹窄的臥室里哭得喊天搶地:“你聽我說,你聽我說,我不是偷錢,我真的不是偷錢……”
  
  后來,寧小邪的一句話,使她再也使不出半點氣力。寧小邪捂著通紅的雙手說:“媽,今天是你生日!”
  
  她忍住熱淚,悄悄地走出房間,終于看清了木桌上的糖醋排骨。寧小邪萎縮著,跟在她的身后,喃喃地說:“媽,我沒有偷錢,我真的沒有偷錢,我只是想在你生日的時候給你做一盤糖醋排骨,讓你也好好吃一回肉……”
  
  頃刻,在她內心積壓的情感和生活的委屈,如同山洪一般噴薄而來。她緊緊地抱住寧小邪,禁不住大聲嚎啕。
  
  那盤面目全非的糖醋排骨是她生平吃過的最好吃的菜。從來沒有一種菜,可以讓她吃到淚眼潸潸。
  
  期末考試如期而至。語文試卷的最后是一道命題作文《我的母親》。
  
  她笑問寧小邪:“你都把我寫成什么樣子呢?”
  
  寧小邪說:“媽媽,我寫你是上天最好的饋贈。”
 


上一篇:愛看廣告的女兒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99原創散文網,原創基地,散文基地,原創散文,優秀散文原創基地,焦點時訊,焦點新聞,精美圖文,原創文學,原創文章,散文原創,原創散文詩,抒情散文,愛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創散文網基地

聲明:站內所有資源均由網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聯網,謹給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互動交流平臺。所有文章、圖片版權及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及其授權。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學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99原創散文網

晉ICP備12005891號-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