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伤感散文

姥姥的孤坟在原平

时间:2012-8-6 21:27:47  作者:  来源:醋都网  查看:31  评论:0
内容摘要:姥姥的孤坟在原平张峰年执笔    武宝生整理     这是一段辛酸的家史,也是一段悲凉的往事。       更是旧中国千百万家庭悲惨生活的缩影。&nb...

姥姥的孤坟在原平
张峰年执笔    武宝生整理
 
    这是一段辛酸的家史,也是一段悲凉的往事。
       更是旧中国千百万家庭悲惨生活的缩影。
 

      1941年初,我的姥爷在贫困交加中害肺痨死了,刚过头七,姥姥抱着刚满5岁的母亲被人卖了,一下子就卖到离清源城三百里远的原平,家里扔下三个未成年的舅舅,这个卖姥姥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姥姥的公公,也就是我母亲的爷爷。他为什么要卖自己的媳妇和孙女?这还得从头说起:
       那是一个残雪未化,春寒料峭的早上,一位头带孝布的中年妇女,怀里抱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坐在一辆小毛驴车上,车后还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毛驴车急匆匆地走向了清源城的北门洞,北门洞上几个日本兵来回巡逻着,刚睡醒的警备队拿着枪站在洞口,检查着过往的行人。毛驴车出了北门洞,向右一拐,沿着北城墙下的土路出城而去,满脸泪痕的中年妇女,紧紧的抱着女儿,用沙哑低微的声音喊着车下的小男孩“三儿,快上来,快上车来”。那倔强的小男孩就是不上车,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车辙里追着毛驴车。车上的这母女俩要上哪儿去?去干什么?那男孩不清楚,就连中年妇女也不知去向。
       毛驴车快要进高家堡村时,从村子里走来一位商人模样的人,他和赶毛驴车的人先嘀咕了几句,然后赶车人走到她们母女身边说:“你们母女下车后就跟他走吧,这是三块大洋,你们娘俩带上两个路上用,剩下的一块我带回去,打点家里的事。”
       中年妇女手捧着这两块银圆,那泪水顿时从愁苦无助的脸上流下来,看着怀里未懂事的女儿,她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这难道就是咱娘三人的卖身钱啊.?..”车下的男孩仿佛听懂了什么似的,看着几个大人的动作,望着含泪的妈妈,还有她手中的银圆,好像明白了什么,拔腿就朝清源北门方向自己的家跑去,头也不回,无论妈妈怎样喊他,他只是喊着“爷爷,爷爷”,顺着庄稼地的小路,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很清楚:爹爹病重后,哥哥和二哥被抓壮丁的警备队逼得不知哪里去了,妈妈和妹妹也被人带走了,她不要我和爷爷了。他哭喊着回到了爷爷的身边,爷孙俩就守着透风漏雨的房子,靠着几分薄田,相依为命的过起了日子。
       母女俩跟着那商人随着逃难的难民,他们顺着汾河往北太原府走去。饥饿了吃点随身带的玉米窝窝和糠面菜团,渴了喝着路边的渠水。
       三个人不知走了多少天?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一直走到小麦返青的季节  ,终于来到了一个村庄,那商人和前来接头的村里的几个汉子说了半天话后,转回头指着一位汉子向中年妇女介绍说:“凤仙,今后你们娘俩就在这里和这位汉子过日子吧,他姓康叫有才,人很老实厚道是个好人,好好的和人家过日子吧,我走了。”
       商人完成了他的交易后就回清源了,中年妇女带着女儿跟着姓康的陌生汉子,来到一家农家小院落,几间窑洞连门窗也没有,只有靠正中的一间窑洞,不知哪年糊的麻纸早已发黄漏风,几捆谷草堆在上面挡着风雨。
       康有才买来媳妇的消息很快被街坊四邻知道,纷纷来到窑里看望有才新娶的媳妇。他们有的送来稀饭、有的送来窝窝头、有的送来红薯,说长道短好不热闹,,虽然家家的日子都过的很艰难,但每一个来看她的人,都会没多有少送来了生活的必需品,看着大伙的真诚和善意,许凤仙那紧张害怕了几个月的心中总算有了些许的温暖和安慰。
       康有才是位三十开外的庄稼汉,靠给人当长工维持着生活,早些年新婚的妻子刚进门没几天,就被日本人糟蹋,羞愤死去。妻子死后多少年来再没有娶。一直打光棍。

       夜已经深了,本家的几位嫂嫂神秘地告诉许凤仙,你们娘俩就放心的在这里过日子吧,现在咱这里有了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咱们的日子可比以前好多了。再没有人敢欺负咱们了。
       许凤仙似懂非懂听她们讲着村里的事,心已平静了很多,看着怀中睡熟的女儿,心里慢慢升起了一丝对未来生活的期望,几个月的赶路精疲力竭,今天总算能睡个囫囵觉了,许凤仙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康有才早早起床,怀里装了几个昨晚乡邻们送来的窝窝头,看了看炕上熟睡的娘俩,也没敢惊动她们,就轻轻地迈出了家门。这时,许凤仙早已醒来,但是,她不敢问康有才要去哪里,就更不敢问他干什么去。她只是早早的起床,开始清扫院落、整理屋子,尽最大的努力去做该做的事。
       慢慢的她在和乡邻的接触交谈中,她知道了自己和女儿来到的这个地方是,崞县周村(即现在的原平县崞阳乡周村)。她含着泪水向乡邻们讲述了她们母女的悲惨身世。她告诉乡亲们,自己是清源县南营留村许姓家的女儿。在她十七岁的那年,经媒人介绍嫁给清源县在城一村的梁铁镘为妻。为她生有三子一女,前年梁铁镘因感冒患上了肺痨病,家中无钱治疗,病情越拖越重,渐渐地体力不支,卧炕不起了,全家人的生机没有了着落,年幼的孩子们只好跟着爷爷上地劳动。一家人的日子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
       梁铁镘这一卧床就再也没起来,死时,用一张破旧的炕席裹了尸,停放在家中,许凤仙带着孩子们哭得没有了泪。白天出丧日本人还要逼着交好处费,只好晚上在邻居、亲友的帮助下,偷偷地送出城门外草草下葬,连个坟头也没有留下。
       送走了儿子后,年迈的公公看着儿媳和怀中的孙女,还有站在一边的三个未成年的孙子,心酸的泪水涌上老人的心头,该如何给她们娘仨找条活路?老公公实在没有想出好法子,在痛苦万分的关口,在一位熟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专做人口买卖的人贩子,恳求人贩子给媳妇孙子寻条活路,娘俩被人贩子带走后,老人和自己的孙子相依为命的过着日子。多少年来老人为了儿女们的脸面,始终未露儿媳和孙女被卖到什么地方,只有少数几个年长的乡亲们私下里知道。常年的饥饿、劳累、愁苦,老人很快也离开了人世。
       崞县周村,是我八路军的主要根据地之一,“这里的天,就是解放区的天,这里的人民,过着艰难却是自由的日子,这里的乡亲们很早就为支前做着这样那样的工作,康有才就是其中之一。当许凤仙带着女儿来到这里后,康有才的工作更加积极,慢慢的把做军鞋、做干粮的活交给了凤仙去做。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许凤仙她渐渐明白了她的苦难、她的悲惨遭遇都是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和吃人旧社会造成的。也渐渐了解了共产党、八路军是为她这样的穷苦人打天下的,他看到,周村的共产党八路军坚持抗战打日寇,一心一意改善老百姓的生活,并且认识到只有共产党八路军才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她对共产党八路军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和认同,于是她带着体弱多病的身子,总是努力地完成每一双军鞋,经常和姐妹们挑灯夜战,加班加点,她所在的支前小组,常常受到上级的表扬,她的名字经常上光荣榜。每年都是支前模范。
       每当白天她和姐妹们围在一起赶做军鞋时,她看着一个个年轻的八路军战士从她的身边走过,就会勾起她思念儿子的心,心里也常常期盼着,要是她自己的儿子能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该多好啊。于是她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了康有才。
       康有才和许凤仙都是苦水泡大的人,他们同病相怜相互关爱。于是康有才就在奔忙的支前路上,逢人便打听有没有清源的兵,见部队就问,一天,终于在路过暂住的一支八路军部队中,打听到了一位清源县的战士,想不到那战士竟然就是清徐南营留村人。
       康有才很快就把消息传回家中,告诉了许凤仙,许凤仙领着女儿,见到了这位老乡战士。从他的嘴里得知了她“你的大儿子已经在吕梁纵队当八路军,现在正准备参加晋中战役,前些天,我们在分手时还聊了不少家乡的事”。
       许凤仙得知儿子的近况后,心里特别高兴,她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硬塞给这位战士一双新鞋,并让他给儿子捎了封信,告诉了她自己现在住的地方。
       从那以后,她更是一心扑在支前的第一线,康有才在她的大力支持下,也更加积极努力,参加了晋中战役,解放太原的支前队。他每次支前回来后,都要给她讲外面的故事,并且告诉她一些有关打听清源的俩个儿子还有老公公消息的进展情况。
       就在晋中战役胜利的那个时候,她积劳成疾倒下了,炕上还有一摞没有做完的的军鞋,临终时,她嘱咐康有才:“女儿交代给你,让女儿改成姓“康”,一定要让自己的女儿嫁一个八路军战士,和她哥哥一样。”带着这样的愿望,许凤仙走了,乡亲们给她举行了最隆重的葬礼,按照支前模范的规格安葬了她。


       1949年冬,许凤仙的长子梁仁明,也就是我的舅舅,穿着一身军装,在组织的帮助下来到周村,康有才老人的热情接待他,见到分别多年的妹妹,也就是我的母亲。康有才老人领着他们给姥姥上了坟。 当天,舅舅接回了已经14岁的母亲,母亲就要离开她的养父,康有才虽然千般的不舍,万般的不愿,但他看到了离散的兄妹终于团聚,自己感到无比的幸福,多年来他和养女保持书信来往。养女走后,康有才的晚年也得到了政府应有的照顾,
       1996年春,我作为许凤仙的外孙子,应母亲的一再要求,在一位同事的帮助带领下,费尽周折,找到了原平县崞阳乡周村,当年的很多人都已不在了,康有才老人早已过世,幸运的是听说是许凤仙的墓还在,康有才老人的后人帮助我们找到许凤仙的墓地,来到地头看时,这空旷荒凉的丘陵地里只有一座寂寞了近半个世纪的孤坟了。
       跪在姥姥的墓前,我默默无语,点燃一捧金铂慢慢的燃烧,算是替母亲尽一点孝心,掬上两把黄土,深情地给老人添上,算是外甥对姥姥的祭奠,磕了三个响头,算是全家人对姥姥的无限思念···我默默地对姥姥说,你的女儿嫁了一个八路军,你的三个儿子也都是八路军,只是你的二儿子当八路军在战场上牺牲了,至今也未找到·····
       回家的路上,我沉重的心情始终不能舒展轻松,我在想,姥姥和她的女儿之所以被她的公公亲手所卖,不仅仅时我们家一个家庭的悲剧,更是旧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百姓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卖儿卖女的真实写照和历史缩影,今天我们重温历史,就是要让我们活着的人懂得,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就是要年轻的一代牢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上一篇:干 娘
下一篇:恋香,醉红尘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