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抒情散文

柿子树下的秋

时间:2012-10-2 23:10:24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988  评论:0
内容摘要:    文/布衣粗食    柿子树停止了疯狂的生长,枯黄的叶子开始凋落的时候,那便是秋了。    每到秋天,我总会想起老家的柿子树。老家的柿子树树冠高大,直耸云天地立在村口,傲视着低矮的村庄。枝繁叶茂的时候,重重叠叠的树叶疯了一样伸向天空。但,只要秋天一到,那些疯了的叶子顺着、倒...
  

  文/布衣粗食
  
  柿子树停止了疯狂的生长,枯黄的叶子开始凋落的时候,那便是秋了。
  
  每到秋天,我总会想起老家的柿子树。老家的柿子树树冠高大,直耸云天地立在村口,傲视着低矮的村庄。枝繁叶茂的时候,重重叠叠的树叶疯了一样伸向天空。但,只要秋天一到,那些疯了的叶子顺着、倒着、俯着、仰着,脱离了树枝,很随性、无拘束地坠落了,丝毫也不在意树树枝的挽留。
  
  行走在老家的柿子树下,脚下的落叶踩得沙沙作响。一抬头,整棵柿子树都变了样,往日里被叶子隐藏起来的野柿子都露了出来,你挨着我,我挨着你,挤满了树梢,压弯了褐黄的树枝,也不管样子好不好看,自管一日日汲着秋露,熟透了去。他们活得真自在,既不缺少朋友,也不畏惧秋寒。还可以也秋日的阳光一样慵懒,没心没肺地睡到日上三竿。
  
  树下经常有馋嘴的孩子,嚷嚷着要吃柿子。大点的孩子则早已爬到了树梢,管他三七二十一,抓住树杈,一顿猛摇,熟透的,还未熟透的柿子哗哗地往下落。拾起一个,咬一口,瑟瑟的味道顿时麻了舌头,瑟得人涎水直流。但这碍不着孩子们对柿子的向往,他们也和柿子一样慵懒,苦涩的烦恼只是昙花一现,一转身就忘了,在人生的轨迹里留下的只有斑斑点点的回忆。
  
  村东头的张老太,视柿如命,只要柿子一红,她便天天来,举着竹竿击落柿子的样子,恨不得一下就把柿子树击倒了,把所有的柿子带会家。也难怪,她年纪轻轻死了丈夫,孤苦无依,政府的救济金仅仅可以维持她的生命,腾不出余钱来买一两个水果。幸好,她学了一手整柿子的绝活,把柿子带回家,蒸熟了,放到太阳底下一晒,居然也晒出甜味来。她把晒甜了的柿子,踹在衣兜里,见了孩子就给,好像天底下的孩子都是自己的孙子孙女一样。
  
  张老太晒甜的柿子,我小时候也吃过,甜津津的,一点也不像刚采摘的柿子,有时候竟然可以吃出北方大柿子的味道来。
  
  当然,秋天的柿子树一点也不寂寞。尤其是夜里,你看不到虫子藏在哪个树洞里,却可以听到虫子的嘶鸣,听久了,耳边可听出千军万马的轰鸣声,澎湃,如潮涌。然而,听着听着,那些轰鸣就有了秋天的悲凉之情,感觉是秋后的蚂蚱和禅,在唱响秋天的绝唱,悲凉里还悲壮。难道,藏在树洞的虫子早知天命?要来个大合唱?于是乎,柿子树上的秋更浓了,枯叶散落了一地。
  
  记得那年秋天,柿子红透了半边天,秋虫从早到晚地哭号,张老太就死了。村里的大人认为她是个不祥之人,死后不能摆在祖宗祠堂,于是就在柿子树下设了灵堂。安葬张老太那天,柿子树一夜就抖落了所有的树叶,熟透了的没有熟透的柿子落了一地。那些柿子裂开了皮,有的还流着黄黄的汁液,谁都不敢去捡,就是馋嘴的孩子也离得远远的。
  
  有人谣传,柿子被张老太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去了。果真,来年的春天,柿子树一朵花都没有开,树冠也不再枝繁叶茂,萧瑟得很。
  
  日子像白驹过隙,一转眼我就长成了大人,在县城安了家。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去年夏天,听说修通村公路的时候,村民把那株柿子树砍掉了。柿子树的下的故事终究化成了一抹的记忆,深藏在身体的某个旮旯里。只是,每当秋意正浓的时候,心底就打破了五味瓶,瑟瑟的,像是咬了一口童年的野柿子。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