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青春校園

黑白配

時間:2012-8-5 23:41:51  作者:  來源:久久文章網  查看:999  評論:0
內容摘要:  微風。燥熱。一個沉郁的男人匆匆地從玻璃中穿過。    思益的思緒在風中搖曳。教授粗重的嗓音在教室中振動。今天上課的人很少,空曠的屋子好像一個干癟的蟬蛻。教授的聲音緩緩地在角落里匍匐著,悄悄地潛入到思益的骨髓中,空洞,一如他藍色的血液。    思益將視線轉移到窗外的碎石小路上。...
  微風。燥熱。一個沉郁的男人匆匆地從玻璃中穿過。
  
  思益的思緒在風中搖曳。教授粗重的嗓音在教室中振動。今天上課的人很少,空曠的屋子好像一個干癟的蟬蛻。教授的聲音緩緩地在角落里匍匐著,悄悄地潛入到思益的骨髓中,空洞,一如他藍色的血液。
  
  思益將視線轉移到窗外的碎石小路上。一個男人光著腳,穿著一雙球鞋從窗子的右側向左走過。目光伴隨著男人的腳步在移動。兩棵高大的法國梧桐。一束干凈的陽光默默地蒸發了纖塵。思益將目光定格在對面的小樓上。這是一座巴洛克式的小樓,但是其中又蘊藏著中式的風格。在三樓的側窗前,思益的視線忽然停止了移動。正對著自己的是一個美麗的女孩。潔白的吊帶背心將她的皮膚映襯得更加細膩,海藻般的頭發遮住了她的眼睛。她低著頭,忘我地在品一本書。
  
  思益的目光凝固了整整一刻鐘。左耳的MP3在播放著王菲的《流年》:遇見一場煙火的表演,用一朵花開的時間。思益的眼神將自己和女孩翻轉其中,像磁鐵的兩極一樣,總是在遙望,卻又仿佛彼此吸引——當然這是思益的感覺。女孩什么都沒有,甚至是抬起頭,轉過臉。
  
  清脆的鈴聲送走了教授。思益也緩緩地走出蟬蛻般的教室。關上電燈,教室如永夜一樣的死寂。白色背心的女孩像棵散發著詭異香味的植物,在風中綻放著自己的暗香,沁入思益的肺腑。法國梧桐開始瘋狂地掉葉子,如煙花一般寂寞。
  
  思益今天上課到得很早。這不是他習慣的風格。三年的大學生活已經將他的棱角全部磨平了。他漸漸地發現自己正在一點一點丟失自己的靈魂:像一棵空心的古木,繁茂的枝葉下是生命在掙扎。他現在每天都是準時上課,絕不早到一分鐘。可是今天不知道為什么他居然這么早來到教室:仿似一種莫名的沖動在驅使著她。他仍然坐在上次的那個座位上,眼神在空氣中游蕩著,心緒像法國梧桐一樣班駁,而又透著蒼白。
  
  思益在等待,時間在等待中漫長。
  
  思益特意準備了望遠鏡:這個望遠鏡承載著思益年少的夢想。小時候,思益總是在夏日的夜晚仰望星空,仰望牛郎織女。那時候,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擁有一臺望遠鏡,做一個天文學家。只是當他在大二的時候省吃儉用實現了愿望之后,他的生活就失去了精神寄托,望遠鏡躺在柜子的最底層,掃描著柜子的一個角落。今天他拿出來的時候,還擦拭了很久。他本不想擦拭,只是它太臟了。
  
  思益再次抬頭的時候多看了一眼。就是這一眼,就足夠了。他看見了對面的白色吊帶。她來了。思益的神經忽然興奮起來,他用唇角的微笑掃除了一個下午的陰霾。
  
  他斜側著身子,目光沿著水平線穿越了眼光,停留在她的臉上。她的頭發是烏黑而明亮的,像一道黑色的瀑布,遮住了她潔白的臉。黑和白兩個冷暖完全不同的色調在她的臉上是那么的和諧和自然,仿若出水芙蓉,干凈而恬美。
  
  思益沒有看見她的臉。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那本牛津詞典的橫截面上。馬方方,他反復地玩味這這幾個字。當天晚上,他的室友在他的囈語中也聽見了這個名字。
  
  今天的氣溫很高。思益穿著拖鞋跟從在螞蟻般的人群中涌動。
  
  他本不想上課的。只是多日來,他仿佛了養成了習慣。這門課是一定要上的。走到教室外的走廊時,他恰好遇見了教授。他硬著頭皮走過去。最近表現不錯嗎,思益。老教授的嗓音中流露出激動的成分,上課來得挺早的,以后要再接再厲啊。老教授的話還沒有落下,思益早已經坐在窗前的位置上。他一坐下,心里塌實多了:好像有人在和他爭奪什么。
  
  他又開始琢磨法國梧桐。只是他琢磨了許久,那個白色吊帶依然沒有出現。他開始有點慌亂了。他開始在筆記本上瘋狂的寫著“馬方方”三個字。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復著,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夠表達自己的心事。他開始想象著她的摸樣。他把她用自己的筆勾勒出了輪廓。雖然不夠美麗:那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學過繪畫。
  
  天色不知道在什么時候暗了下來。呼嘯的狂風拼命地搖晃著梧桐。大片大片的烏云向地面壓過來。思益的心空蕩蕩地,好像被風席卷過一樣。他不知道自己丟失了什么。心十分狂燥。他有些懊惱自己不該又把望遠鏡打發到柜子的角落里,要不這時候還可以看看對面到底有沒有一個白色吊帶,有沒有一個叫馬方方的人在讀牛津詞典。
  
  放學的時候,下雨了。醞釀了一天的暴雨像是發瘋了一樣鋪天蓋地。思益一邊慶幸著自己帶了雨傘,一邊詛咒著上天,這時一道閃電從天而降,巨大的雷聲淹沒了所有人世間聲響。思益下意識的后退幾步。就在這一瞬間,他從另一個窗子間看見了久違了的白色吊帶:閃電映著她蒼白的臉和顫抖的身體,還有那本沒有打開的牛津詞典,上面赫然寫著“馬方方”,朱紅色的字跡是那么的醒目,那么的刺眼。
  
  思益的心忽然有了活力:他走出了教室。雨,仿佛更大了,只是思益的眼中全部都是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雨。鋪天蓋地的雨。上帝像一個熟睡的孩子,任憑這苦澀的雨水肆虐。思益單薄的身體的在雨中顯得異常高大。法國梧桐深深地俯下身子,每一道閃電都像是一把鋒利的匕首,直入人的心臟,思益的腳步變得蹣跚,卻始終不曾停下來。
  
  思益的腳步在教室前停了下來,他在黑暗中準確地捕捉到了女孩的氣息。他徑直走向女孩,她的臉上寫滿了恐懼和不安,她發出了某種海洋動物特有的聲音。思益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他不知道該怎樣表達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他顯然被眼前的情形嚇壞了,他用手拂去臉上的雨水,理了理混亂的頭發,在女孩的對面坐了下來。
  
  思益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該怎樣表達自己的內心,馬方方,思益說出了她的名字。女孩從驚愕中醒過來,她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孩,靜靜地。閃電不時地劃破天空,刺痛了思益的雙眼。就在這一瞬間,思益看到了馬方方的臉。失望和遺憾像浮游生物一樣從心底翻上來——馬方方并不美麗,思益的彷佛無法相信自己的雙眼,多少次夢中出現的那張笑臉在現實面前被撞得粉碎,四目相對,時間在眼波流轉之間流逝。思益努力平復著自己激動的心情,他甚至不知道該怎樣安放自己。思益的喉嚨寂寞地失去了聲音,他停頓了很久,這才說了一句話,同學,我看見你沒帶傘,跟我一起下樓吧。
  
  女孩婉言拒絕了思益,思益好像得到了解脫,他逃一樣地沖出了教室,留下女孩一人。女孩從思益的視線中看到了答案,雖然她從很多人的眼中都看到過驚訝,但是他也這樣,她真的受不了。因為她知道,過去的每一天幾乎都有一雙眼睛透過層層的陽光停留在她的臉上。她曾經以為自己是幻想,可是那熱辣的眼神彷佛要把她融化,她開始享受這近乎奢侈的幸福,雖然她也曾懷疑過,可是當他聽到“馬方方”三個字時,她就像中了彩票一樣的激動,直到——他的眼神澆滅了她的幻想。她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眼淚,上帝也和她一起傷悲,她低沉的哭聲在黑夜里顯得那樣的渺小。
  
  命運用黑色幽默涮了思益一把。白色吊帶從此從思益眼中消失了,望遠鏡回到了最初的角落,思益再也沒有坐過那個座位。
  
  夏日的午后,空氣中懸浮著燥熱,“知了、知了。”好像在嘲笑著思益的幼稚。今天,思益上課又遲到了。自從那個雨夜之后,思益再也沒有按時上過課。白色吊帶在那一瞬間被漫天的雨水稀釋成一片茫然的空白,像風濕一樣總在某個剎那觸碰著思益脆弱的傷口。
  
  命運再次和思益開了一個玩笑。偌大的教室只剩下窗前的一個位置。思益不情愿地坐了下來。陽光照耀在思益的臉上,倒映著思益的悲傷。思益完全沒有心思聽課,他只是為了上課而上課。身后兩個同學嘰嘰喳喳地說著什么,思益總感覺背后有人在指指點點。思益回頭的瞬間,有一個同學拉住了他。思益,看那個白色吊帶,那是藝術系的美女,聽說她現在還沒有男朋友呢。
  
  白色吊帶像一把劍深深地刺痛了思益的心。他又想起了那個可笑的雨夜,思益忙轉過頭去,同學還在背后說著,那女孩聽說叫駱施施。思益的心忽然疼痛起來,窗外的蟬繼續唱著“知了、知了。”思益的風濕在一瞬間得到了治療,他的嘴角泛出了微笑。
  
  思益的天空又變得晴朗了。望遠鏡在短暫的失業之后重新煥發生機。沒錯,駱施施。思益依舊每天早早地到教室,早早地坐到那個位置上,早早地架起望遠鏡,早早地等待著白色吊帶的出現。命運在這一刻向思益張開了懷抱。
  
  思益現在迫不及待地需要一場雨,最好是晚上。雨夜,在思益的眼中變得多情和浪漫起來。鮮花,蠟燭,蛋糕,思益的眼前異常明亮。現在,一切都是那么的剛剛好,只需要一場雨,種子就會發芽,然后就是繁盛的枝葉、嬌艷的鮮花和飽滿的果實。
  
  夏日的天氣果然善變。天空在不知不覺間暗了下來,白色吊帶隨著天色一起暗淡。雨,不期而至。開始后悔自己忘了帶傘,還有蠟燭、鮮花。肆虐的暴雨沒有留給思益太多幻想的時間。遠方傳來了歌聲,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和你避雨的那個屋檐。思益覺得,一切是這樣的完美。思益的心忽然有了活力:他走出了教室。雨,仿佛更大了,只是思益的眼中全部都是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思益沒有雨傘。
  
  思益摸索著來到教室前,漫天的雨水澆滅不了思益內心的火焰。駱施施,思益想著上次那尷尬的遭遇暗自竊喜。雨水早就打濕了思益的全身,他感覺這就是所謂的浪漫。白色吊帶在這一瞬間照亮了思益眼前所有的道路。
  
  教室里面依然是那樣的安靜。白色吊帶顯得異樣的獨特,像黑夜里綻放的花朵,散發出詭異的香味。思益躡手躡腳地走近駱施施,每一步都通向那充滿未知的未來。思益甚至聽到了女孩在驚恐之下不由自主發出的聲音。
  
  思益加快了腳步。就在這一瞬間,一道炫目的閃電推開窗,無邊的光明流淌著。思益看到了駱施施驚恐的臉,還有——兩個陌生的男人。思益的眼神定格在兩張糾纏的嘴唇之間,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出教室的,神經病是駱施施送給他的歡送詞。
  
  思益失魂落魄地走出教室,雨,更大了,思益似乎忘記了回家的路,他獨自一人走在雨中。今天把快樂都給了我,明天會不會有不幸降落。不知何處傳來的歌聲飄蕩在夜空中。思益走著走著,良久,良久。
  
  雨忽然停了,思益轉身想回家,卻看到了馬方方撐著傘站在自己的背后。
  
  文:末世煙花QQ:413361727(轉載請注明出處,歡迎交流)
 

上一篇:櫻樹下的琉璃草(第一話)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99原創散文網,原創基地,散文基地,原創散文,優秀散文原創基地,焦點時訊,焦點新聞,精美圖文,原創文學,原創文章,散文原創,原創散文詩,抒情散文,愛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創散文網基地

聲明:站內所有資源均由網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聯網,謹給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互動交流平臺。所有文章、圖片版權及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及其授權。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學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99原創散文網

晉ICP備12005891號-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