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hvmmi"><sub id="hvmmi"></sub></i>
    <i id="hvmmi"><track id="hvmmi"></track></i>
    <b id="hvmmi"></b>
      <u id="hvmmi"></u>

      •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生哲理

      心自知

      时间:2012-10-2 20:20:44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980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向来不喜欢去写任何有关亲情的东西,因为我总觉得那样太矫情,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总能在空间和网站里看到许多别人发表或转载的心情来表达对父母的爱,可是我总觉得他们就像是在作秀一样,因为我觉得能在网络中看到这些东西的人,只是他们的朋友同学同事或者其他的交际圈,而并非他们的父母...
        

        我向来不喜欢去写任何有关亲情的东西,因为我总觉得那样太矫情,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总能在空间和网站里看到许多别人发表或转载的心情来表达对父母的爱,可是我总觉得他们就像是在作秀一样,因为我觉得能在网络中看到这些东西的人,只是他们的朋友同学同事或者其他的交际圈,而并非他们的父母,他们这么做,只不过是在向世界宣告,“我是爱父母的”,他只是想让世界知道,除了他的父母。
        
        而我素来不敢轻易的去诉说自己对于亲人们的感情,因为我怕我笨拙的笔尖会亵渎了那份神圣的情感。几千个日日夜夜的辛勤付出,我怎么能用言语来表达呢?这个假期本来计划好了不回家的生活,可是世事总是人难料,计划也总是赶不上变化,小代完全相信我,所以跑到了西安,而我在感到无奈和无助的时候,牵引着小代和我一起,被职介骗了近三百元钱后无路可退,为了让他少一分遗憾,我们举债上了华山,之后便回了家。
        
        回家之后的生活是寂寞的,两个哥哥都不在家,而我,总在隐隐约约中有一种负罪感,回想一下我这半年来的点滴生活,忽然间有一种想要抽自己的感觉,因为对我来说,与别人终归是不一样的,家里的情况是如此的糟糕,当回家后看到那所几代人居住过的土墙房已经有一面墙坍塌了大半,屋顶的瓦砾也破烂不堪,阳光与雨水直入了,我的心里闪动着一丝丝的酸楚,看看爸爸日渐弯下去的腰和越来越消瘦的脸庞,曾经出现过很多次要辍学的念头又涌上了心头,而如今,我只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毕业了,我知道我也许改变不了这个国家,但是至少我急不可待的要改变我的家。
        
        但,也许值得庆幸的是,我的晚回正好错过了目睹大黄的离去,这样,我就可以少一些心痛,犹记得那年那只白狗的离开,至今想起还会涌动着些许的不舍和心疼,这些年,家里糟糕透顶的经济情况,也连累了可怜的大黄,它的一生,同样是伴随了一生的痛苦和悲哀,我想,我们一家,都会深深刻刻的记得有它守护的这段日子,这是一段让人滴泪如雨不堪回首的时光,在忍辱负重和韬光养晦中受尽了欺辱和折磨。甚而到如今,我都不敢与人聊起有关什么《火影》什么《龙珠》,因为我知道,我的童年里,离这些动漫真的太远太远,我更会记得曾经因为问起“美邦”是什么东西而被人嘲笑时的苦涩和无奈,无论何时,都不敢参与别人关于“李宁”和“安踏”的讨论,更不敢与别人聊起动辄上几百的包哪一个更好,因为我背上的,仅仅是20块的地摊货,但我也并没有因此而有过一点点的不幸福感。我想,童年里我们泥巴地里玩弹珠,田野丛林追小鸟又是另一种乐趣吧。
        
        弹指间,二十年光阴不再。抬头望向那遥远的边际,是那些被我遗忘的岁月,和父母渐渐老去的身影,积劳成疾的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病痛带来的痛楚,前些天的夜晚,都和爸妈聊到很晚,听他们诉说老一辈那些纠葛不清的往事,和这些年来他们所忍受的屈辱,在绝境中苦苦生活,我于是明白了那些年他们的不容易,理解了我们兄弟从小到大里的点滴细节,在很多时候,我甚至会愤怒爸爸的自卑和懦弱,气愤他这么多年来忍气吞声任别人欺负的沉默,但往往更多的时候,我也会理解他的无奈和无助,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这一生,就败在了他的不善言辞里,惨淡的人际交往,注定他四面楚歌的境况。当然,更加重要的是,这些年来的恩情与怨恨,我也会记得清清楚楚,相信哥哥们也是一样的,看清人心是一件不易的事,而,这些年的处境,给了我们一个莫好的的机会。
        
        时光伴随着青春的脚步,让我们越走越远。当初,我们都不会想太多。慢慢地看着周围的风景,渐渐地学会了大人的模样,然后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很成熟,什么都不怕。风中奔跑,雨下跳跃,雪里追逐。然而现如今,回想起身后的一路坎坷,又不得不扬起嘴角假装轻轻的微笑,前几天的夜晚,爸妈又一次劝诫我入党,我知道,他们的确是为我好,所以才会长时间的喋喋不休,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坚定的决心有了一些动摇,继而否定了自己之前自以为是的清高,虽然那一刻,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对的。当然,那一晚我说道要放弃下学年的助学金时,爸爸的心里也会像我一样这么难受,回头想想,我的这些年,接受过的资助的确是已经不很少了,在这个物质的世界里,可想别人会有什么样的心情,可是,拮据的家庭经济,让爸爸不得不劝我放弃我的想法,当然,我也知道,对于今天的情况,那数千元对于别人与对于我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因而让我矛盾的心理不得不向现实妥协,告诉他们我会再接受的。同时,我也能感受到,这些年他们在村里处境的尴尬和无奈。
        
        之后的不几天,到县城去借贷我们兄弟三人的学费,我在县城接到爸爸时,看着他佝偻的背和瘦弱的身体,好似风大一点就会被吹走一般,不知是何时开始就不再像我记忆中的那般高大那般坚不可摧,于是,我的心酸痛了好一阵,也更加的生气他不听我们说的话好好的休息,所以从县城回来以后,我也劝他们到个旧去走走,前些天哥哥和他们说过的,要他们到那边去走亲戚,只是那时他们还犹豫,现在我也要劝他们去,只是想让他们也能趁机休息休息。
        
        此情难赴旧时,难忘那素淡熟悉的背影,相隔千里,经年已过渐远离,一切都和曾经不一样了,时光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渐渐老去的父母,还有慢慢成熟的我们,哥哥们的感情人生也算是有了归宿,而同时,我伴随着一种更久远的担忧,从先辈和年长者们那里看到的,以及我自己所目睹和经历的,我不得不发问自己,到底谁可以清楚明确的回答:“随着感情重心的转移,在多年以后,是老婆亲还是父母亲,是儿女亲还是兄弟亲”?也许那些,全部都是个未知数,因为我知道,感情要维系,就可以有一千个原谅别人的理由,而一旦要毁灭,就可以有一万个执拗的借口,也许仅仅因为一句话,也许只是某一刻情绪的激动,就可能让亲密的兄弟顷刻间形同陌路,甚而反目成仇,毕竟,我们每一个人未来的生活,都不只属于自己。
        
        走过的岁月里,我深深的明白,这些年能给我最大影响的事,要么就是家人身体不舒服,要么就是家人不和气。因而往往很多时候,看着悄无声息离去的人群,我恐惧不安,异常失落。突然看清自己是一个极其无助的人。原来,我是害怕寂寞的。原来,我是在乎自己的。我也是一个喜欢被人呵护的人,也希望有依靠,可是,慢慢的一路走来,我知道自己只能选择坚强,只能假装超人,不会生病受伤,也不会有不好的负面情绪,所以我只能微笑着告诉所有的人,于我而言,什么都是无所谓的,我都不在乎。
        
        我想,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会倾尽心力,为家而活。
        
        2012/8/10
        
        弘轶
        
        


      上一篇:牵心恋音渡凡尘
      下一篇:夜色下的黄昏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