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心情故事

黑暗少女天亮了,舞不尽悲怆感恩

时间:2012-10-7 9:09:31  作者:  来源:久久文章网  查看:983  评论:0
内容摘要:    学校在成立5周年的日子,举办了一场主题文艺演出。随着音乐声起,大幕拉开,两位同学的大幅合影照片出现在舞台背景上,一个凄美的故事回放开来……    少女的钻心之痛:妹妹的世界“黑”了    13岁女孩陈菲菲,去广东舞蹈学校...
  

  学校在成立5周年的日子,举办了一场主题文艺演出。随着音乐声起,大幕拉开,两位同学的大幅合影照片出现在舞台背景上,一个凄美的故事回放开来……
  
  少女的钻心之痛:妹妹的世界“黑”了
  
  13岁女孩陈菲菲,去广东舞蹈学校东莞训练基地学舞蹈。
  
  陈菲菲是一棵学舞的好苗子。此前,作为安徽老乡,舞蹈学校的校长陈军回安徽招生。在面试中,陈菲菲跳了一段电视中学来的杨丽萍的“雀之灵”。她罕见的舞蹈天赋让陈军大吃一惊,于是,他将她带来了东莞。
  
  从安徽乡下来到东莞,陈菲菲每天都处在兴奋之中。陈菲菲知道自己没有别的同学的舞蹈基本功好,在文化课学习之外,她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舞蹈练功房,一遍遍地练习。那些单调的、枯燥的基本动作常常练得菲菲汗流浃背。但想到乡下的爸爸妈妈是咬着牙送自己来学舞的,她便坚持下来了。
  
  陈菲菲的表现渐渐引起了同学萧晓的注意。
  
  萧晓比陈菲菲稍微大一点,是东莞本地人,她的父亲是一家电子厂的资产过千万的股东之一,***妈曾是石揭小学的音乐教师。萧晓学舞,寄托着***妈的心愿。
  
  不久,萧晓、菲菲成了好朋友。
  
  后来,萧晓知道了陈菲菲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从小只是凭自己的感觉在学跳舞,没有专业的老师,更没有练功房,完全凭着对音乐的感知,居然考了进来,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萧晓周末回到家,关于陈菲菲的点点滴滴是她对妈妈必说的话题。妈妈萧艺岚觉得十分吃惊和好奇,她想见一见这个乡下小姑娘。
  
  一见面,萧艺岚就喜欢上了陈菲菲,要认她为干女儿。她一眼就看出陈菲菲天生是练舞的坯子,出于喜爱,她不由自主当起了陈菲菲的业余舞蹈老师。在以后的许多场合,萧艺岚不止一次地对别人说,她可能只能把萧晓培养成和她一样的舞蹈老师,但她绝对可以让陈菲菲成为一颗耀眼的舞蹈新星。
  
  有了专业环境,还有了一位城里“妈妈”,幸运之神一夜之间光临了小小的陈菲菲。然而,谁也未能想到,就在她前途一片光明时,无边的黑暗却悄然抵达她如花的世界。
  
  2004年6月初,陈菲菲患了一场严重的感冒。以后,她的眼睛开始不停流泪且左眼出现红肿症状。她没在意,为省钱,只是点点眼药水应付。可是,这学期考完试后,她的眼睛不但未见好转,反而从单眼发展到双眼,最后连视力也模糊不清了。
  
  陈菲菲的病情引起了陈军校长的重视,他一方面安排人把菲菲送到东莞人民医院,一方面准备打电话给菲菲的父母。一听说校长要打电话回家,菲菲哭着说:“求求您了,陈校长,我没事的,您不要打电话去我家,我爸妈知道了会受不了的。再说,我们家里已经在抢割早稻、抢种二季稻了,爸妈没空也没钱来呀……”陈军听了,眼有点湿,点了下头。
  
  菲菲去医院时,萧晓也陪她去了。路上,这个也只有14岁的孩子把小她两个多月的菲菲抱在怀里,她捧着菲菲的脸蛋说:“菲菲,你不是说过,你患的是红眼病吗?就是这样的,你一定会没有事的,到医院打几针很快就会好的。暑假你就留在我家,我妈妈还要给你‘开小灶’呢。”“晓姐,我这次的眼痛好像和以往的不大一样,以往几天就好了,并且没有这么厉害。晓姐,你说,我会不会失明啊?”在场的老师都流下了眼泪。
  
  2004年6月27日,在东莞人民医院,陈菲菲的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严重的角膜坏死。主治医生何小杰神情凝重地告诉大家:由于陈菲菲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双目失明已经不可避免。
  
  无情的结论让萧晓大吃一惊,一种钻心的疼痛透入骨髓,她小小的年纪根本无法理解:怎么,我的好妹妹就这样什么也看不见了?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怎么能再跳舞呢?
  
  “阿依达的故事”在继续,“姐姐”却车祸临身
  
  失明无疑将使陈菲菲失去心爱的舞蹈,14岁的她无法承受。她绝望地想到了死,她开始绝食,甚至割腕。萧晓见后,害怕极了,更不敢离开“妹妹”半步。
  
  几天之后,在萧晓的陪护下,陈菲菲情绪稳定了。她向学校提出请求:“陈校长,我希望学校不要叫我退学,我还可以听到,我还可以跳舞的。”为了能让陈菲菲坚强地活下去,学校与陈菲菲父母商议后,决定让菲菲继续留在学校。
  
  之后,学校和医院就她的病情做了全面的沟通,了解到陈菲菲复明并不是没有希望,只要等到合适的角膜捐赠者,菲菲就有希望复明了。
  
  陈菲菲回到学校后,广东舞蹈学校东莞训练基地发起了一场捐赠活动,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收到爱心捐款12万多元,加上学校内部学生捐助的3万元,一共15万多元。这些钱,将保证菲菲在得到角膜捐赠时所要支付的手术费用以及其它费用。
  
  尽管萧晓和同学们担当了菲菲的眼睛,可是失去视力的陈菲菲只能远远地坐在角落听老师带同学们练功,这对陈菲菲而言,无疑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她一次又一次试图睁大眼睛,可是眼前是永远也抹不去的黑暗。尽管如此,菲菲开始尝试着在黑暗里舞动身体。
  
  见“妹妹”如此,萧晓又心酸又感动。每当“妹妹”起舞时,她就在一边保护她。有一天,她将陈菲菲带回家里。聊了一会,两人就开始跳舞。边跳,萧晓边流泪对她说:“菲菲,如果可以,我真想分一个角膜给你,我想只要一只眼睛,就能在舞台上旋转了……就让我们两人用一双眼睛跳舞吧。”说着说着,一对“小天鹅”尽情旋转起来,久违的欢声笑语又回荡在这一对好朋友身边……
  
  这感人的一幕,萧晓的母亲萧艺岚恰好看见了。她突然想:女儿和陈菲菲已经成为了不可分开的好朋友,特别是陈菲菲在失明以后对萧晓有了更强的依赖,我何不要女儿走读,把菲菲也接来家中住?这样,一则菲菲无论何时都有好伙伴照料了,二则给她单独辅导,不误了她的舞蹈生命。几天后,在和菲菲的父母沟通后,萧艺岚把陈菲菲接到自己家里。
  
  从此,萧家多了个女儿,菲菲多了一份安全。
  
  陈菲菲来到家里之后,萧艺岚觉得最要紧的就是让陈菲菲先适应黑暗的生活环境。
  
  萧艺岚夫妇都要上班,萧晓晚上才回家,为了不让菲菲寂寞,萧艺岚特地请了一个阿姨,萧晓也把自己的随身听送给了菲菲。有了阿姨的照顾、讲故事,有了随身听,陈菲菲不再觉得时光的停滞与没有安全感了。可是,有一天,音乐声中,情不自禁的陈菲菲又一次忘乎所以地舞蹈起来时,结果将台子上的热水瓶打落到地上,她的双腿被烫伤了。之后,萧晓从学校赶回,并送她去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菲菲的烫伤好了,但右腿却留下了褐色的瘢痕。
  
  这以后,乖巧的陈菲菲话就少了,她不再提学舞蹈的事,也更不敢像从前那样尝试着随意活动。她被黑暗完全地禁锢了。
  
  看到郁郁寡欢的陈菲菲,一个周末,萧晓特地找出了西班牙舞蹈家阿依达·戈麦斯——这个从小患有严重的“脊柱侧弯症”被人们誉为在刀尖上跳舞的舞蹈皇后的事迹读给陈菲菲听。她告诉“妹妹”:当年,所有的医生都无一例外地告诉阿依达必须彻底离开舞台,并告诫她如果执意继续跳舞,她的脊柱侧弯将会加剧,甚至殃及生命;在这种情况下,阿依达硬是接受了命运的挑战,从此她就戴着沉重的金属矫正器一路跳了过来,终于成功地攀上了舞蹈艺术的高峰,成为西班牙弗拉门戈舞的“灵魂舞者”。“‘心中有舞蹈的魂魄,身体就应该能够舞姿翩翩’,阿依达是这样说的。而你,菲菲,你也能够这样的。”萧晓肯定地说。
  
  阿依达的事迹解开了陈菲菲心上的结:一个脊柱严重变形,身体自脖子到胯骨必须整日戴着矫形金属支架的人都可以像蝴蝶一样飞舞,自己为什么要放弃?相对阿依达,失明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心中有舞蹈的魂魄,身体就应该能够舞姿翩翩”,阿依达的这句话,深深烙在了菲菲的心里。
  
  我想跳舞!我要跳舞!我一定能够跳舞!
  
  重新找到生命支点的陈菲菲,再次点燃了舞蹈的欲望,她觉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有火苗燃烧,她必须随着那火苗舞动起来。
  
  毕竟,陈菲菲的眼前是黑暗的世界,她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从正常的语言表达中找到舞蹈动作的要领。为了能尽快适应黑暗,萧晓和母亲利用和陈菲菲散步的时间,试着和她分开,然后让菲菲听着话音用脚步感受它们的距离。开始,别说距离,就是方向也常常是阴差阳错。可是,她们并不泄气,渐渐地,方向对了,之后,陈菲菲通过声音有了方位感。
  
  一段时间的“相濡以沫”之后,陈菲菲又成了一个舞蹈精灵——黑暗世界中的舞蹈精灵。
  
  命运的残酷在于,就在萧晓帮助菲菲重新起舞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却降临在了萧晓的身上。
  
  2005年3月24日下午,萧晓放学后,从学校骑电动自行车回家。当车行至她家门口的一交叉路口时,突然,一辆小轿车从左边疾驶而来,她躲闪不及,被撞倒了!立即,东莞交警三大队的同志赶到现场,认定车祸因该车司机高速弯道超车所致,并将萧晓送往附近医院。
  
  在东莞市人民医院,萧晓的伤势诊断为:右颞骨骨折,脑挫裂伤。
  
  这一天,萧艺岚刚从学校回来就接到了女儿出车祸的电话,她当场大哭起来。而在家的菲菲则从萧妈妈接电话的哭声中知道了萧晓伤情很严重,她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随后,陈菲菲同萧晓的父母来到了东莞市人民医院。此时手术后的萧晓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菲菲看不到萧晓阳光的脸,也听不到萧晓明媚的笑声,只听到有各种仪器的声音,还有萧晓母亲的啜泣……在外间病房里,她俯下身子像以前一样顺着床沿触摸萧晓,她想实实在在知道萧晓就躺在床上,她只是在学校跳舞累了,只是睡着了,可是,当她俯下身子的时候,她却怎么也摸不到。“萧阿姨,晓姐呢,我们怎么把萧晓弄丢了……”巨大的恐惧感涌来,陈菲菲喊叫着,全身颤抖起来。
  
  当天晚上,萧晓父母签字之后,萧晓进行颅内清淤修补术。萧晓手术后,一直没有醒过来。
  
  到了第二天午夜,也许是听到了父母和菲菲的呼唤,萧晓的生命体征有些许好转,并且睁开了眼睛。望着眼泪和微笑一起涌动的父母,她用微弱的声音喊道:“妈妈,爸爸,菲菲……”
  
  萧晓醒了!天!三人一起站起身来,靠近她身边。萧晓浅浅地微笑了一下,又闭上了眼睛。
  
  约三个小时后,她又睁开了眼,并低声说:“妈妈,我可能……不行了……如果可以,把我的眼角膜给菲菲……妈妈喜欢看我跳舞,让菲菲代我去跳……”女儿怎么说起了这样的话?三人正不解时,萧晓的声音却越来越微弱。三个人刚刚欣喜一点的心又悬了起来。萧晓的母亲急促地喊起来:“医生,医生,快来救救我的女儿!”可是,当医生跑来后,萧晓又深度昏迷了过去……
  
  打开“我”的眼睛:让爱和你一起舞
  
  这是生命的回光返照。此后,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萧晓再没有醒过来。
  
  2005年4月5日,也就是萧晓车祸的第12天,在东莞人民医院邀请下,广东中山医院的专家来到东莞,对萧晓进行会诊。专家们在经过严格的检查之后认为:萧晓开颅术后脑部再度出现大出血,造成了脑死亡,现依靠呼吸机可维持一段时间的呼吸,但一去掉呼吸机,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离世。
  
  结论是无情的,也无法改变。萧晓夫妇一时陷入痛苦的深渊中。
  
  活生生的女儿难道真就这样走了?能让她就这样走了吗?能不能让她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呢?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萧艺岚想起了女儿的留言,脑子里闪出一个大义的想法:将女儿的眼角膜捐给菲菲,让她与菲菲合二为一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的想法得到了丈夫的支持。
  
  于是,萧艺岚把自己的意图告诉了医院方及学校。
  
  在移植角膜之前,为了不影响陈菲菲的情绪,萧艺岚还忍着巨大的悲痛告诉她:“菲菲,我的好女儿,萧晓情况好转了。”同时,萧艺岚和丈夫让舞蹈学校领导出面,告诉菲菲,就说学校帮助陈菲菲找到了适合的眼角膜,需要她马上住院,随时接受手术。
  
  想到要恢复光明,又可以和萧晓一起跳舞,陈菲菲显得异常兴奋,她一次又一次问进出的护士医生:“萧晓知道我就要重见光明了吗?晓姐会和我一起出院吗?”
  
  陈菲菲入院之后,做了相关检查。同时,移植专家再为萧晓做严格科学的测量,确定萧晓确实已经达到了“脑死亡”的标准,也完全符合眼角膜捐献的必要条件。而陈菲菲也完全可以接受萧晓的眼角膜。
  
  4月6日上午8点30分,萧艺岚洒泪为女儿做最后一次的梳妆打扮。在她最后一次亲吻女儿以后,医生拔去了萧晓的呼吸机管,萧晓的呼吸渐渐停止。然后,萧艺岚和丈夫贴着女儿的脸,每人握着女儿的一只手,静静地目送女儿远去……
  
  就在这过程中,陈菲菲已躺在手术室里,等待着角膜的到来。
  
  9时整,东莞市人民医院眼科两间相通的手术室里,在东莞人民医院副主任医生何小杰的组织下,两名少女生命的对接正式开始。一边,将萧晓的眼角膜轻柔地摘下……约30分钟后,眼角膜抵达另一个手术室,陈菲菲开始接受萧晓的角膜……
  
  两个小时后,移植手术宣告成功。术后,为了不影响陈菲菲的眼睛完全恢复,萧晓的父母一直瞒着她,说萧晓转到北京去治疗了,康复阶段要全面休息不能打扰。开始陈菲菲很相信,可是拆线以后,当她从老师、同学还有医生护士的言辞中,她预感到萧晓可能不在人世了,她的心中陡然涌起一阵又一阵疼痛的感觉……
  
  4月12日,陈菲菲出院。回到萧家,菲菲一眼看到那张萧晓照片上嵌着一朵雪白的花!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望着萧晓的照片,菲菲终于明白了正是萧晓让她重见了光明,她再也忍不住扑到萧艺岚的怀里:“妈妈!从此以后菲菲就是你的女儿!”菲菲激动的哭喊使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萧艺岚搂着菲菲,就像搂着萧晓一样:“菲菲,我的女儿,妈妈一定要让你站在舞台上,像我当年对萧晓的希望一样……”
  
  发生在东莞的事,远在安徽农村的陈菲菲父母一点也不知道。这对忠厚勤劳的夫妻只知道萧艺岚夫妇是他们的恩人,只知道那个比菲菲只大两个多月的可爱的萧晓与菲菲情同手足。当3月底的一天,菲菲的母亲把电话打到萧晓家,没有人接电话时,她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后来,她又连续打了多次,萧晓家里的电话均没有人接。丈夫说:“菲菲可能和萧晓到学校玩去了,萧晓父母有可能出去旅游了,你不用担心,菲菲在萧晓家算是天堂了。”“是啊,我是多心了,菲菲爸,我想等农活忙得差不多了去东莞一趟看看菲菲,带点我们家乡的土特产给艺岚大姐。”
  
  安徽的夫妻俩在想念女儿,在感恩萧家。他们哪里知道,此时在东莞,萧晓父母正在经历着这样一场前所未有的灵肉之痛。不久,菲菲的父母终于得知了这一消息,他们从安徽老家来到了东莞。他们在萧晓的遗像前痛喊萧晓的名字,他们以安徽农村那种特有的方式给这位女儿作了祭奠。
  
  2005年9月8日,陈菲菲父母再次来到东莞,同萧艺岚夫妇一道,把陈菲菲送回广东舞蹈学校东莞训练基地。临别之时,菲菲父母拉住女儿的手,告诉女儿:“从此,你是我们的女儿,更是萧妈妈的女儿,在她家,你一定要听话……”萧艺岚听后,接着说:“是啊,菲菲就是我的女儿,我寄托在萧晓身上的舞蹈梦想,就只能靠菲菲实现了!我也相信,菲菲会不负我的期望……”
  
  “是的,我一定会跳得更好!”站在两位母亲中间,陈菲菲抬起头,坚定地回答说。
  
  两个小姑娘动人的故事传开,东莞人感动了。不少人要来萧艺岚家看望这位英雄的母亲。广东省文艺家协会会员、现工作于东莞训练基地的丁宝来教授,在校长陈军建议下,还把萧晓与陈菲菲的故事编成了一个大型舞剧——《让爱走得更远》,再现了她们动人的故事……
  
  节目进行中,在“世界充满爱”的音乐声中,陈菲菲独自走上舞台,她深情地说:“我想再为大家跳一支舞,这支舞蹈是我自己编舞的,我想把它献给我的姐姐——萧晓。这段舞蹈的名字就叫:《让我和你一起舞》。
  
  菲菲舞起来了。天堂里萧晓仿佛正“看”到,菲菲像一只美丽的精灵正代替她在翩翩起舞……
  
  



       转载声明:

       尊重写作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添加出处链接,感谢!

       99原创散文网是一个纯公益的文学网站,我们倾力于打造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温馨家园,我们希望每一篇文字在这里都可以受到重视,我们真挚的愿意和每一位文学爱好者建立纯洁的友谊,我们也渴望每一位加入我们的成员都能够有所进步。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朝着这一目标奋斗,只要您能够支持,我们付出再多的汗水也无所谓。只要在这里能够让您进步,那么我们的存在才真正的具有价值。 99散文网,您网上的精神家园!所有文章归原作者版权所有,如果您转载了,请注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
下一篇:只是一个故事
相关评论

99原创散文网,原创基地,散文基地,原创散文,优秀散文原创基地,焦点时讯,焦点新闻,精美图文,原创文学,原创文章,散文原创,原创散文诗,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创散文网基地

声明:站内所有资源均由网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联网,谨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互动交流平台。所有文章、图片版权及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及其授权。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学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99原创散文网

晋ICP备12005891号-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