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心情故事

時間:2012-10-7 9:09:28  作者:  來源:久久文章網  查看:981  評論:0
內容摘要:    我曾經在一篇題為《永恒》的文字里說過,我是愿意相信靈魂的存在的。我說了兩個字,愿意。也許有人會說相信就是相信,為什么要加上愿意兩字?對我來說這是有原因的。    我是一個十分矛盾的人,對于一些只有兩個答案“是”或“否”的問題...
  

  我曾經在一篇題為《永恒》的文字里說過,我是愿意相信靈魂的存在的。我說了兩個字,愿意。也許有人會說相信就是相信,為什么要加上愿意兩字?對我來說這是有原因的。
  
  我是一個十分矛盾的人,對于一些只有兩個答案“是”或“否”的問題我通常都說我好我到底傾向哪一面。比如說我就弄不清我是個有神論者還是個無神論者,如果說我屬于有神論者,我又常對一些怪力亂神的事不屑一顧,更沒有對神保持應有的尊敬。但如果說我是無神論者,我內心中又十分期盼一種如同神明般的存在。我就是在這種心情下寫的《永恒》。
  
  其實世間很多事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很多人都會說,我真的不想活著,活著太苦。可內心中卻也不愿死去。這些所有讓我們堅持活著的理由我愿意用一個十分美麗的詞來表述——追求。
  
  記得有人告訴我,人都是有追求的,就像夸父逐日,就像精衛填海。然而我卻是沒有追求的(如果幻想不算是一種追求的話)。盡管看到別人紙醉金迷時我也渴望,盡管看到別人指點江山時,我也會激情澎湃,欲與天公比高。不過世間的事變幻莫測,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的想法就會改變,這是我所不能掌控的,畢竟我剛過弱冠之年,后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說起生活,我是無力的,我總感覺我生活在一片迷霧之中。有些東西我明明想要擁有,可是卻又害怕得到。對于我所企盼的事物,我大多都只能在心里構想。而更多的時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似乎什么都可以舍棄,又似乎什么都想擁有。
  
  我一直對自己說:未來離我還很遠,遠到我不該去想。其實我自己也明白,我只是在逃避,我害怕一種陌生的生活。有一段時間我無可避免的想到了未來,想到我在年少時說過我要做個偉大的人,那是我的學習成績極好受到人們贊揚而自信心爆棚的時候。我驀地感到一陣害怕,我害怕自己將來一事無成,我害怕我將來只能沿街乞討。這時候,我迫切的想要得到解脫。我翻閱各家各派的典籍,但結果卻都讓我失望了。在翻閱這許多書籍后,我卻是更加沉默。
  
  記得有一句話說的是: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想想我是不愿意就這樣死去,但爆發卻也不知如何做起。在這悠悠的歲月里我遺漏了太多太多,其中有我的執念,有我的夢想。
  
  但是我更愿意說那些所有的執念與理想只是睡著了,我希望在某一天,她們從沉睡中醒來,伴著我,向太陽升起的方向追逐。
  
  一、明天
  
  莫文和元山走在漫長的街道上,來往的車輛閃耀的燈光仿若倒掛天空的星斗,四周七彩的燈影給都市蒙上一層絢麗而神秘的面紗。不過他們似乎不為所動,他們仿佛已經超脫這片時空,成為那不入塵世的仙人。
  
  好累,元山說。莫文點點頭,這并不是他不喜歡說話,他只是不喜歡在一個特定的場合說話,假如餓了一天,恐怕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嘮叨個不停。
  
  他們找了個地方坐下。元山深吸一口氣,正打算發表什么驚世大論時,一輛急停的大奔打斷了他。大奔車門緩緩打開,一個靚麗的女子款款走下。元山和莫文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著她移動。旁邊,一雙肉呼呼的大手摟住女子的腰,示威似的往臺階上走去。這時他倆才發現原來他們坐著的臺階的盡頭是一座極大地娛樂城,偶爾還可以聽到一陣陣的歡笑傳出來。
  
  元山碰碰他身邊的莫文,很是是鄭重的說到:看到沒,那是深城的市長。莫文不為所動。元山急急地道:“你不懂我的意思?”“那你什么意思?”莫文隨口敷衍。“我是說做人要做人上人,真不知道老師上課時你在想些什么……”兩人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
  
  過了好久,一對情侶向他們走來。元山看著花枝招展的倆人,吐了口唾沫,暗罵了句“狗男女”。這時“狗女”突然指著他們大聲對他旁邊的男人說道:“好可憐哦,你給他們點錢吃飯嘛!”男人很慷慨的扔下一張百元大鈔,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他們。元山正想義正言辭的說上句“廉者不受嗟來之食”時他的肚子忍不住咕咕的叫起來,元山一把抓住錢,一把拉著莫文跑開了,隱約間,他們仿佛聽到眾人得意的笑聲。
  
  元山拉著莫文一直跑到街弄里的面點房坐下,大聲叫道:“老板,來兩分牛肉面,各加一個煎蛋,快點。”經過一番掃蕩,元山拍拍肚子:“老板,結賬。”“粉面十塊,加蛋兩五塊,兩份一共三十。請問先生刷卡還是現金結算?”老板面帶笑容。“你這里還可以刷卡?”元山好奇的問。“當然了,為了滿足顧客的需要嘛。”老板說著閃過身子,一臺標有“銀聯”的機器立在一旁。元山嘖嘖的感嘆聲,然后遞上一張百元大鈔。老板看了看,一臉嚴肅的說:“同志你這是假鈔,還請另付。”“不會吧!我看看。”元山說著伸出手。“不行,收到假鈔一例要送往派出所,至于你們,先把賬給結了吧!”元山捅了捅莫文低聲道:“要不我們跑吧!”莫文無奈,怎么跑。說著眼光瞄向門口,只見兩個滿臉橫肉的大漢堵住門口,一左一右就像兩門神。元山說:“那怎么辦,讓他們揍一頓?”莫文一臉哀痛:“我和老板說說吧!”莫文說著就嚎哭起來:“老板,那...那錢是假的?我和阿元做了半天的事,本來還要給我奶奶買藥,可憐我奶奶八十歲的年紀到現在都還沒有吃上一點東西...”莫文說著就哽咽住說不出話來。老板似乎愣住:“你爸媽呢?”“我從小就和奶奶妹妹一起,家里再沒有別人。”“這么說你是個孤兒,那你怎么過的,這些年。”老板似乎來了興致。莫文慢慢的說到:“這些年......”
  
  最后神奇的是老板沒有再為難他們。老板意猶未盡的點點頭,讓他們打包兩份粉面回家。“真神奇,以前怎么沒發現你有這天分呢?要不是我熟悉你都會被騙過去。”元山笑著說到。“哪里哪里。”莫文拱拱手,“出來混總要有一技之長嘛!不過說起騙我還真想弄是那對‘狗男女’。”“說的對,有機會我們一起弄死他們。”元山瞎吼,然后又說:“接下來怎么辦?”“還能怎么辦?折騰了這么久,我都餓了,先吃東西,你吃不吃?”元山一把奪過莫文手上的飯盒。兩人就坐在路邊吃起來。“明天怎么辦?我們現在可是一分錢都沒有的。”元山一邊吃一邊含糊的問。“明天啊,明天再說吧!”
  
  兩人正議論明天時,一聲沉重的鐘聲響起,無數的煙火閃耀著劃向夜空,街上的行人歡呼著:元旦快樂!原來已經過了午夜,這是新的一年到來了。元山和莫文靠在街邊的石凳上,臉上輝映著漫天的花火。
  
  二、愛情
  
  南方的風是柔和的,柔柔的風吹過柔凜的河面,漾開幾卷柔柔的波紋。就連這元旦后的冬雨也下的有些纏綿的味道。
  
  此時元山正走在一條小河邊。據說這是一條從長江上分流出的小河,不過這說法的可信度不是很高。用元山的話來說:皇帝生出來的兒子就算在不得寵也還得是個王爺啊,你看著條小河都沒人家的一條水渠大。至于他說的是那條水渠,又或者有沒有這么大的水渠這也是無從考證的。
  
  天空又灑下幾點雨,路上的行人依舊不慌不忙的走著,似乎已經習慣這種感覺,也有人撐開傘,五顏六色,仿若在這個冬天里盛開了幾朵鮮花。這座南方的城市是不下雪的,在別的地方早已經銀妝素裹時,這里卻能找到春天的味道。這很好,元山心里想。
  
  遠遠的河岸上。一對情侶手牽著手低聲的訴說什么,臉上洋溢著一種幸福的味道。元山靜靜的看著,心里突然有一種孤獨的感覺,這種孤獨仿若冬天的風吹進骨子里。這種孤獨和莫文在一起時不明顯,和家人在一起時也不明顯,但是它卻是一直存在的。自一出生,這種孤獨就伴著他。而在這個南國的冬天里,這種孤獨被無限的擴大了。
  
  愛情,這是一個偉大的詞匯。元山靜靜的想,這一瞬間就如同有盞明燈穿過重重迷霧照在他心上,也許我該去找個女朋友。元山告訴自己。
  
  這天晚上,元山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腦海中一幅一幅畫面閃過。
  
  天剛蒙蒙亮,元山就早早的來到這小河邊。至于為什么,元山自己也說不清楚,如果硬是要找一個理由,那就是這里河水清澈,環境優美,是一個適合思考的好地方。
  
  此時河邊行人尚少,遠遠的開闊地上,幾個老大爺正打著太極,也有人穿著運動服跑過。元山的眼光越過河面,對面的河亭里端坐著一個少女。少女手里拿著一個綠色的什么。少女靜靜的坐著,偶爾也會往這邊看。元山覺得少女也在看著自己,這是一種直覺,這種感覺讓元山有點欣喜又有點害羞。元山很想到河的對面去,就算不說話,和她坐在亭子里也是一件快樂的事。元山抬起頭,左看右看也找不到一座可以通往對岸的橋。“真不知道路政的人都在做什么,這么寬的河也不修座橋。”元山感嘆后卻發現少女已經不見蹤影。元山又站在河邊良久。然后滿臉失望的踱著步子走回他的小窩。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元山都會早早的來到河邊,只是再也沒有看到那少女元山很失落,但是他依舊會來到這不知名的河邊,這似乎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有時他是一個人,有時他也會拉上莫文。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
  
  河水依舊流淌著。從春到秋,從冬到夏。
  
  三、夢想
  
  有許多花開了并不會結果,比如說那開在莫文小屋前的那樹梅,不過雖然沒有結果,但是她也熱烈的開放了......
  
  一天,元山和莫文在屋里閑聊,聊著聊著,元山突然說到:“我是有夢想的。”莫文沉默。
  
  記得以前元山和莫文說起個笑話:小學時,老師叫大家說說自己的夢想,有的說我長大了要做科學家,有的說,我要做宇航員。許多年后,只有一個人的夢想成為了現實,他說的是我想當農民。當時他倆笑的很歡,而如今想起來卻只剩下沉默。
  
  莫文似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抬頭望向窗外的樹,樹上正開著點點白花,一點一點的白光仿佛從花中漫開來。“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哦,你說。”“我的夢想就是做個人上人。”“就像那市長一樣?”“呃...也可以那樣說吧!你呢?”“不知道,也許是有的吧!”
  
  其實莫文心里也是有夢想的,而正是為了這個夢想,他才輾轉來到這個南方的城市,盡管其間歷經許多波折,他卻感到這種愿望越來越強烈。
  
  他的夢想很簡單,就是想出人頭地,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如果不驚天動地,那至少也要讓別人知道,在這片廣袤的大地上有如此的一個人存在。他把這個夢想深藏心底,誰也沒有告訴。他只想靜靜的,像培育一株幼苗般,看著幼苗慢慢長大,直到有一天,當幼苗可以撐起一片天空時,他就可以大聲宣布,我的夢想已經開始實現。
  
  但是這是遙遠的,起碼對于現在的莫文來說是遙遠的。畢竟來到這座城市已經兩年,他始終沒能做出什么大事。他的夢想也自然如同一顆種子般開始了冬眠。
  
  這一夜,天空中又幾點星星,這和莫文老家很像,他的家鄉冬天時也偶爾會有幾點星星。莫文抑制不住想家的感覺,掏出手機撥下一串熟悉的號碼。他已經想好,只要家人愿意,他便會放下一切回去,盡管他曾經說過,我一定會做出一番大事。連接的幾秒鐘莫文仿佛過了一世紀。“喂...是小文么?”電話那頭傳出一個熟悉的聲音,“小文,怎么不說話?是不是想家了?想家了就回來吧!爸媽還年輕,還養的起你......”
  
  莫文緩緩的按下掛機鍵,慢慢的蹲下去,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莫文努力的抬起頭想止住眼淚,模糊中看到天空上一顆星星特別明亮。
  
  第二天,莫文醒來時元山正靠在床沿,莫文推了推元山。元山擦了擦嘴角說到:“你醒了,沒事吧!昨天我回來時看到你躺在地上。”莫文很感動,正要握住他的手。元山接著說到,“幸虧你沒事,不然明天我們就得去沿街乞討了......”元山一邊嘮叨,一邊把煮好的面條遞過來。莫文看著他的臉,心里驀地感到很溫暖,這一刻,他想到了家人,想到了那些給予他無私關懷的朋友。突然間,一種豪邁就涌上心頭,有這么多的人站在我的身后,我還有什么可畏懼?莫文大聲叫住元山:“山,我們去做點正事吧!”元山打了個哈欠:“找到了叫我,我先補個覺。”
  
  莫文洗漱后走出房間,一輪紅日緩緩升起,紅光照在他的身上。他回過頭,看了看熟睡著的元山,然后轉過身子,向太陽升起的方向走去。
  
  寫在后面的話:其實我不喜歡寫這種小說類型的文字。小說要求有很高的人物刻畫和故事布局能力,這是我的弱點。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小說始終讓人有一種講故事的感覺,我不想讓別人說我在編故事。但是我還是寫下了這篇小說(姑且說它是小說吧!),其一,文字里面的人(莫文,元山)有很多我的影子,我不能直接表達,所以就換了個稱謂,當然我也知道這是掩耳盜鈴罷!其二,里面畢竟有了些我虛構的元素,不是純粹的真實。再有,在這個世界上,夢想太多都是幻想,而如果我說我的夢想是做個偉大的人的話難免會讓人說:黃口小兒,不知天高地厚。在寫作我一直想追求一種屬于自己的風格,用平淡的文字描繪不平淡的感情。這是我邁開的第一步!
  
  



       轉載聲明:

       尊重寫作成果,轉載請注明出處并添加出處鏈接,感謝!

       99原創散文網是一個純公益的文學網站,我們傾力于打造一個文學愛好者的溫馨家園,我們希望每一篇文字在這里都可以受到重視,我們真摯的愿意和每一位文學愛好者建立純潔的友誼,我們也渴望每一位加入我們的成員都能夠有所進步。我們會堅定不移的朝著這一目標奮斗,只要您能夠支持,我們付出再多的汗水也無所謂。只要在這里能夠讓您進步,那么我們的存在才真正的具有價值。 99散文網,您網上的精神家園!所有文章歸原作者版權所有,如果您轉載了,請注明出處,謝謝!

上一篇:思念,很辛苦
下一篇:只能做你的弟弟
相關評論

99原創散文網,原創基地,散文基地,原創散文,優秀散文原創基地,焦點時訊,焦點新聞,精美圖文,原創文學,原創文章,散文原創,原創散文詩,抒情散文,愛情散文,心情故事,99原創散文網基地

聲明:站內所有資源均由網友提供或收集于互聯網,謹給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互動交流平臺。所有文章、圖片版權及所有權歸屬原作者及其授權。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Copyright © 2005-2014

文學交流群:17564786   ②117933420

mengyu365.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99原創散文網

晉ICP備12005891號-8
扑克圈app官网 -真人扑克圈官网 - 扑克圈官网下载